笔趣库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贫僧要十个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贫僧要十个

第1766章贫僧要十个
  
  慕容云亥的计划很简单,既然徐缺是这种品德高尚之人,那让他手握地图,其实是最可靠的。
  
  毕竟他之前已经说了,自己找缺德狗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
  
  什么太古秘境,根本不感兴趣。
  
  “你这样做,会不会有风险?”上官锐千低声问道。
  
  慕容云亥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轻声道:“应该不会,你知道为什么佛门的修士,往往修炼都比较快吗?”
  
  佛门修士在仙云洲属于比较特殊的群体,他们修炼到仙尊之前,往往速度会比寻常的修士快上不少,虽然实际的战力略弱,但这种快速的修炼方式,却让不少修士都羡慕不已。
  
  个中原因其实大部分修士都了解,但在了解清楚以后却只能苦笑一声,望而兴叹。
  
  “因为他们在入佛门那一刻,便已经立下了清规戒律,佛门三毒八戒乃是他们必须要遵守的戒条,相当于抛弃了一些属于常人的欲望,换取了天道的眷顾,达到快速修炼的效果。”慕容云亥沉声道。
  
  贪嗔痴为三毒,八戒分别为杀生,偷盗,淫邪,妄语,饮酒,着香华,坐卧高广大床,非时食。
  
  一旦犯了戒,就会佛心动摇,轻则引动心魔,重则当场佛心崩裂,修为尽毁。
  
  因此佛门弟子在仙云洲的信用可谓是数一数二,在看完徐缺方才的表演后,慕容云亥彻底相信了徐缺的话。
  
  他确实是和缺德狗有深仇大恨。
  
  如果他撒谎,或者说和缺德狗是一伙的,现在早就已经佛心动摇,气息萎靡,饱受摧残之苦了。
  
  哪儿可能像现在这样,还有力气站起来?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唐三藏,而且品性道德如此高尚,我相信他在带路的过程中,也绝对不会恶意坑害我们。”慕容云亥自信满满,坚定地说道,“相信我,我看人一向很准的!”
  
  佛门弟子不能撒谎,所以他说的一定是真话。
  
  所以他一定和缺德狗有深仇大恨。
  
  所以他刚才所表现出来的仁德正义,全都是真的。
  
  逻辑清晰缜密,无懈可击,连慕容云亥都为自己感到佩服。
  
  可惜的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徐缺压根就特么不是佛门弟子!
  
  唯一一个知晓真相的法慧,在旁边看得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徐道友不是和这条狗是老相识吗?
  
  为什么还是这样一幅苦大仇深的模样,自己的人生是跳过了一段时间吗?
  
  常年生活在寺庙中,不谙世事的法慧,此时感觉脑袋一团浆糊。
  
  “那个,徐……唐师兄,你和那条狗……”犹豫了片刻,法慧还是决定问问清楚。
  
  徐缺面色不变,依旧保持着那副三分肃穆三分悲痛还有四分仇恨的表情,抬手将发挥拉到身边。
  
  “你要是说出我和二狗子的关系,我立刻就自杀让你们佛门没有佛子!”徐缺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法慧当时就震惊了。
  
  这年头还有用自杀来威胁人的!
  
  但是转念一想,佛子对于佛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要不是因为这一次出现的佛子实在是不讨喜,估计那些监管的老僧们都会亲自过来护法。
  
  但即便如此,法慧依旧自觉地担任起了护法的职责,目的便是为了保全徐缺。
  
  若是徐缺自杀,佛门试炼百年之内不会再开,下一任佛子的出现少说也要等到百年之后了。
  
  那时候天晓得佛门会凋零成啥样!
  
  “明白了,唐师兄果真是我佛门榜样,不但仁爱宽厚而且充满正义感,小僧一定和师兄多多学习。”法慧当即开口道。
  
  徐缺看得一愣一愣的,心想着小灯泡说起瞎话来倒是像模像样。
  
  说完这番话,法慧面色一变,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念起了佛经。
  
  “你咋的了?”徐缺关怀道。
  
  法慧面露苦涩:“方才小僧所言,犯了妄言之戒,此时佛心动摇。”
  
  徐缺沉默了片刻,差点拍案而起。
  
  你这小和尚骂人不带脏啊!
  
  此时,中年男人缓步走了过来,站定在徐缺身边,面露敬重之色:“唐道友……哦不,唐大师,我们都知道你在方才的过程中应该受伤不轻,因此收集了一些宝物,来为您疗伤。”
  
  说着,递上了一枚储物戒:“里面都是我们这些人刚刚凑出来的天材地宝,对您的伤势应该有帮助。”
  
  徐缺一脸感动,转而又忽然叹了口气,推开了储物戒:“不可,你们方才刚被那恶狗打劫,这些天材地宝对你们来说也相当重要……”
  
  “道友放心,我们方才所给的不过是一部分,那恶狗就算再聪明,又怎么可能知道我们有多少宝物呢。”中年男人得意地笑道。
  
  徐缺心中暗骂,这帮狗东西藏得好东西还不少,表面上却是半推半就地接了下来。
  
  收起储物戒,徐缺以通讯玉悄然传音给二狗子。
  
  “注意注意,这帮家伙身上好东西还有不少,一会儿记得想办法榨干他们。”
  
  “神尊明白,神尊明白!”
  
  “去你妈的神尊,占老子便宜,你现在叫土狗一号,段九德叫土狗二号!”
  
  “我尼玛……”
  
  没等二狗子开骂,徐缺便单方面地切断了两者的通讯。
  
  众人此时已经集结好了队伍,准备向幽魂谷进发。
  
  在场基本上都算得上是精英了,但在探索幽魂谷这件事情上,依旧保持了最大的慎重。
  
  毕竟在场众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真正地进入过幽魂谷。
  
  按照地图的指引,众人踏入幽魂谷中,入口处并没有什么异样。
  
  但是随着不断深入,天色变得越来越暗,周遭的空气中开始回荡起似有似无的哀鸣声,仿佛有恶鬼在此地盘桓。
  
  慕容云亥第一个停下脚步,皱眉道:“诸位,此地似乎有异。”
  
  “按照地图上所说,入口处应该是一座法阵,但是我们一路行来,根本没有见到任何的阵法啊。”中年男人看了眼地图,疑惑道。
  
  徐缺走在最后方,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忽然眼前一花,场景顿时出现了变化。
  
  一片幽暗中,一个几乎不着片缕的美人正在缓缓朝着自己靠近。
  
  “官人……”妖娆声音响起,让人一时间神魂恍惚。
  
  徐缺抹了一把嘴角留下的泪水,正色道:“贫僧乃出家人……一个怎么够?我要十个!”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