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进背包的伤,看见的,不是狭窄的背包,而是一个无尽的背包空间,一望无际,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弹药堆,大的吓人,各种型号的子弹都有。刚要继续看时,有一只手要抓住伤,伤怎么可能会从了她呢?而且看得出来,那不是主人的手。连忙爬出背包,躲在衣服里。说什么也不会再进背包了。
  苏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事后一想也就释然了,那么多人共同背包,看见伤不抓她就见鬼了。而且还那么可爱,就是似乎不爱见人。苏名哪里知道,在这个游戏里,当玩具是一种默认的耻辱,同性还好,异性那就百无禁忌,想干嘛干嘛了。苏名把伤拿在手里,看看她那委屈的样子,然后开启了衣服舒适度共享,并把伤扔到了衣服里。(对宠物和玩具开放属性之类的东西需要大量的金钱和票,非土豪想都不要想)
  采集完毕后,苏名直接回去了。这个副本基本上就那么点东西,经验没有死寂城站高,不过生活方面产出是可以的。回到望海城,城里还是那么热闹非凡,在商店里买了钓鱼之类的东西,爬到了悬崖之上,开始钓鱼了。伤自从爬进苏名的衣服后就打死也不出来了,对于这种事,苏名也是无奈,没办法,太舒服了。而且最初这个家伙进入自己的衣服里时,都那啥了。
  望海城是东面靠近海的先锋,所在地区三面环海,所以有时候也有海族的NPC来,具体做什么玩家是无法知道的。只能从其他NPC的口中知道一点点有用的信息。坐在海边看看论坛,和自己有关的事似乎不少,不过那些苏名都不在意。反正现实中也没人找得到自己。至于游戏上的东西,私聊早就关闭了。手伸进衣服里,摩擦着伤的身躯,似乎很享受的样子。然后自己的手似乎湿了,马上就懂了。
  苏名对于伤似乎感觉满可怜的,当伏昼者只有一件外衣,而且是很容易坏的衣服,这是要干嘛?真要打起来把衣服损坏掉,那可乱套了。会被传到论坛上吧。然后组团围观?
  想歪了,似乎只有大叔这么坏吧,自己现在是萝莉,那么就该吃喝。边钓鱼边拿出蛋糕吃,这种东西,现在似乎不在稀有了,不过boss不掉票了之后,依旧价格飞涨。消耗品往往是最赚钱的。
  伤在爬进苏名的衣服里时候就把衣服扔了,没属性不说,还掉舒适度,完全是折磨人用的。趴在袖口看主人吃东西,实在是忍不住呢。用最快的速度吞下一块蛋糕,然后回到袖口里。伤即使这样,脸上依旧有点红,没办法,身上光溜溜,而且还不时在这极高的舒适度下那啥了,是人都会脸红吧。
  苏名跟伤说一声后,自己下线了。自动钓鱼功能这在游戏之初就有了。离线自动钓鱼当然也有,只不过不会召唤大批怪物,相应来说,宝物的掉率也会低很多。海族喜欢把宝物放在嘴里,所以想得到宝物就得扒开鱼的嘴看看。
  伤本身就是神族,而且是九星天神,对于无耻的人类自然不屑,不过对于自己主人却很矛盾。突然钓到一条特别巨大的鱼,看那鱼的名字,伤顿时乐了,这不是自己老冤家南海鱼皇么?怎么上钩了?‘呦,老朋友,你咋混成这样了?还让人家钓上来了’‘你不也是,丫的,还给人当玩具,找死呢?不记得当年的事么?’‘忘记差不多啦,都几百年了,如果我不去当伏昼者,或许你早就死了’南海鱼皇拉开架势,正要动手的时候,伤把自己的其中一条属性共享给鱼皇时,鱼皇跪了,很彻底的那种。重击加三亿,意味着攻击出的伤害是三百亿位数以上,所以,还是等死吧。伤指着南海鱼皇,‘给我当玩具吧’‘凭什么?’伤意味深长的看着鱼皇,‘我能打的过你哦,只要可以,直接打成没星的小怪都可以’‘不至于吧,咱俩也没什么大仇,话说你怎么老躲在衣服里面干嘛,为啥不出来’‘快过来给我当咸鱼,我要吃咸鱼’‘诶诶’
  然后堂堂的鱼皇就这样从世间消失了,给一个玩具当磨牙的咸鱼。伤拿着鱼皇,这家伙以前是自己的好闺密,不过南海大乱时候伤去当伏昼者,没帮什么忙。后来鱼皇靠着自己的努力总算稳定东海和南海了。东海归龙王那家伙,南海归自己。这次是卷走了大批宝物是想跑路的,当那么多年鱼皇早就当够了,想出来玩玩。哪知道这货用的是囚龙鱼线,虽然能挣扎断,但是会钩下去一大块肉吧。想把钓鱼的人宰了,但是遇到好闺密了,还威胁自己。这货手里可有货,能够使低星级的成为自己玩具道具的东西还真不少,即使几率有些低,那么多估计也会有可能成功吧。鱼皇本身的名字叫做,不过是男女一体,不过女性的特征大而已。至于男性那部分基本上没什么特征了,所以被伤忽略了。神也是需要学习的,伤还很小的时候和学过很多东西,尤其是魂级怒术,俩人同时使用的时候老龙王也得跑路。
  ‘呦呦,怪不得,原来衣服什么的都不穿呀,你倒是出去啊’
  伤有些气,拿着就咬,咬的怪叫连连喊不要后才肯罢休。
  苏名下线之后睡了一觉才去吃饭。自己去下馆子了。这个世界的小吃真心不咋样,没几样好吃的。想想那个世界,自己就算吃穷自己也吃不完每一样吧。点了一份猪心,一份米饭,就开吃了。苏名并不挑食,但吃完在评价上只能写一个及格,火候掌握的好但是你调料用不好,还是一样难以下咽吧。随便写了点意见,然后回去玩游戏了。看看自己钓到的东西,似乎只有鱼吧,到时候挨个开膛破肚。看着伤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仔细一看,是一条咸鱼,玩就玩吧,不找麻烦就行。拿出木材,点燃后就架起了烤鱼,这东西弄好了也是很好吃的,有时间苏名打算去专门弄一套,游戏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开心就好。自己好像进了游戏真没怎么认真玩,一个是会影像平衡吧,一个是会很累的。毕竟玩游戏猝死的几率也不小,不过在智脑的监视下基本上没有。烧烤是一门大学问,用不同的燃品烤出来的也不会一样,味道会有一些差距。原料什么的差距大了,那基本就是两样东西。
  从哥布林部落带回来的材料里只有很少一部分是能凑合用的香料,味道很差不过还能凑合吃吧。刚刚烤完一条鱼,自己还没张嘴呢,伤就一下子把鱼的下半身用咸鱼砍断了,然后扛着就跑了。
  苏名有点纳闷,‘玩具呦,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呢’伤听到这话,泪点被戳中了,一下子就哭了。边吃鱼边骂苏名女流氓。
  不过苏名并没有搭理伤,本来想给她弄一件衣服来的,现在看来算了。抓住伤,‘既然这么着急吃鱼,那么吃完也要给点回报么,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伤受惊的样子苏名很喜欢,低着头,脸很红。就这样继续被苏名拿在手里,用手指摩擦着。没办法。谁让自己命苦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