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藏剑玄梦 > 第一一七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第一一七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当辰风醒来的时候,已经的次日的傍晚了,事实上,他是被宁诗诗的叫门声吵醒的。
  
      辰风蒙着睡眼打开门,见到穿了一身大红色的宁诗诗,顿时睡意全无了。
  
      小姑娘今天是特别装扮了一番,梳着齐齐的留海,两只精致的丫角髻上,用红丝带结了个很好看的蝴蝶结,衬着一件裁剪合身的大红色齐胸襦裙,美得如童话里的人儿。
  
      见到小姑娘蜜糖一般甜美的笑容,辰风内心的阴霾顿时驱散了很多。
  
      他哈哈一笑,将宁诗诗请到屋中,大赞道“哟,诗诗,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你穿那么漂亮,跟一个仙女似的。”
  
      听辰风这么一说,宁诗诗的表情顿时垮了。
  
      她白了辰风一眼,十分无语的问道“辰大哥,你居然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辰风愣了愣,他看了一眼宁诗诗手里还提了一只用来装酒菜的篮子,想了想,顿时明悟了,叫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宁诗诗登时目瞪口呆,摆出一副被彻底打败了的样子。
  
      她摇了摇头,仿佛觉得辰风已经无药可救了,便不再理会他,提着食篮直径去了饭厅。
  
      她把食篮放到桌上,打开盖子,拿出了一盘煮好的饺子,一碟姜葱鸡,还有两碟小菜。
  
      做完这些后,宁诗诗才转过身,瞪眼看着跟在身后的辰风,悻悻的说道“辰大哥,今天是除夕,大年三十啊!”
  
      辰风再次一愣,眼神突然变得茫然起来“哦,原来是过年了……”
  
      但很快,他又回复常态。
  
      他动了动鼻子,哈哈一笑“嗯,好香的味道啊!诗诗,你的厨艺又有长进了。”
  
      “才不是呢,这些饺子和菜都是我姐姐亲手做的。我的厨艺跟姐姐相比,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啦。”宁诗诗嘟了嘟小嘴,不知道是不满辰风的说话,还是不满自己的厨艺。
  
      “哦,原来是凌家大小姐亲自下厨啊,那更要尝了尝了。”
  
      说着,辰风拿了一只饺子吃起来,味道好不鲜美,嚼着嚼着,却让他更想一个人了。
  
      “我本来想把你请到东苑做客的,但姐姐说她身体有恙,不宜见客人,所以只能把这些东西送过来了。”宁诗诗叹了一口气,显出很遗憾的样子。
  
      辰风笑了笑,又拿起一块鸡肉吃着。
  
      他从宁诗诗口中得知,这位神秘的女房东名有一个十分好听的名字,叫宁雪。
  
      自从在一处秘境里探险回来后,宁雪的身体一直不好,并且,身上和脸上还长了一些小水痘。很好理解,对于一名女子而言,如果没有必要,谁愿意在这种状态下去见一名陌生人呢?
  
      “辰大哥,那你慢慢吃啊,我先走了,姐姐还在等着我吃饭呢。”
  
      宁诗诗对着辰风甜甜一笑,想了想,又道“辰大哥,要不我吃完饭后,来找你聊天。”
  
      “还是不要了,我昨天练功一直练到天亮,现在还觉得很困,吃完饭后我就睡了。”
  
      辰风自然明白宁诗诗的心思,她是怕他一个人过节会倍感孤独,所以打算来陪他。
  
      辰风又何尝不希望在这种特殊的日子里,能找人说说话,只是他知道,他不能这样自私,因为宁诗诗来了西苑,那么,东苑同样会有一个孤独的人。
  
      “哦,那我明天再来找你玩吧。”
  
      说罢,宁诗诗便转身,蹦跳着出了屋,把房门关上了。
  
      “真是个善良的小丫头。”
  
      辰风又吃了一只饺子后,想了想,便走到后堂,拿了一壶清酒来。坐下,一边吃酒,一边吃菜,他的动作很慢,表情很平静。
  
      人生的第二十一个除夕,却不想,竟是这样一个人,默默的度过呢。
  
      屋外飘着雪,不大,一片一片的鹅绒雪,还能听见一丝丝风声。房间里没有生火炉,所以很冷。
  
      原本还热气腾腾的饭菜很快都凉下来了,酒自然更冷了……
  
      ………………
  
      “臭小子,你不知道今晚是大年三十啊!居然只有一盘饺子,而且还是白菜馅的,连点肉都没有!”
  
      “死老头,钱都被你拿到杨柳街鬼混去了,你还敢说!我真不明白,你都多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色呢?”
  
      “那只能说明你爷爷我身体好,嘿嘿,当你到了我这把岁数,恐怕早就举不起来了。”
  
      “我呸!你可以去死了,我保证帮你收尸!”
  
      “我不管,就算死我要吃肉,我还要喝酒!肉也没有,酒也没有,这年无法过了!”
  
      “……………”
  
      ………………
  
      “羲辰大哥,不准偷吃!林大婶和石头哥还没有来呢。”
  
      “这不能怪我啊,谁叫我们家小雨做的菜那么好吃,别说我一个凡夫俗子,就是天上的神仙恐怕也坐不住了。”
  
      “嘻嘻,虽然你说的都是事实,但还是不能吃,长辈还没来怎么可以动筷的。”
  
      “就是,石头哥怎么还不来,他说了要带一壶三十年的雨花酒来的,想想就流口水了。”
  
      “真不明白你们这些男人,酒有什么好喝的,每年都喝得醉醺醺的。”
  
      “那是必须的,有酒有肉,那才叫过年呢。”
  
      …………………
  
      辰风突然用力的放下筷子,拿着酒昂首而喝,这时,才发现原来壶里早已没酒了……
  
      “啯,啯,啯”
  
      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当辰风转头看去的时候,门已经被推开了,是宁诗诗。
  
      小丫头把门关上后,便皱了皱眉头,道“辰大哥,那么冷,怎么不生个炉子啊!”
  
      “你怎么来了?”辰风惊奇的看着宁诗诗。
  
      “张叔和张婶他们来我们家串门了。张叔跟我父亲是兄弟,父亲出事后,张叔对我和姐姐都十分关照,每年的除夕我们都会到他们家串门,今年因为姐姐身体不好,转由他们来我们家了。他们说的话题我又不喜欢听,所以就来找你玩了。”
  
      宁诗诗解释了一轮后,当看见桌上的饭菜只吃了一点点,却已经冷了,顿时皱起小眉头“哎呀,菜都冷了,无法吃了。辰大哥,你赶快生个炉子,我拿锅过来,我们刷火锅好了。”
  
      说罢,宁诗诗又急忙忙的推门而去了。
  
      辰风放下酒壶,微微一笑,却不知怎的,眼睛有些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