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藏剑玄梦 > 第一二五章 劫花魁

第一二五章 劫花魁

    未央湖上发生了此等大事,岸上的十里洋场早已炸开锅了,场面混乱不堪,近乎失控。
  
      有不少人围在湖边看热闹,也有人选择马上离开,同时,又有更多的人涌了进来。
  
      上岸后,辰风说了几句简单的感谢说话后,便带着宁诗诗匆匆离开了。
  
      一来,他自知能力有限,这么种大事件还轮不到他参和,留下来只会徒添危险;二来,此事涉及到白莲教,他本能就想着远远避开。
  
      柳芊墨三人则是自持武功了得,都选择留下来进一步打探情况。
  
      虽然,有很多受了惊吓的人涌出十里洋场,但同样,也有不少好事之徒从外面涌进来,大街上充斥着各种杂声,一片混乱。
  
      辰风背着宁诗诗默默的走着,两人都没有说话的心思,辰风惊奇的发现,宁诗诗的心理素质比他想象的要强很多,遇上了这种生死瞬间的大劫难,虽然有些慌张,但思维一直都很清晰,显然是训练有素的表现。
  
      由此看出,宁雪在她这个宝贝妹妹身上,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因为行人实在太多了,辰风的速度一直提不起来,心里有些焦急,却也没有办法。他叹了一口气,由衷的感叹:“石头城真是藏龙卧虎之地!”
  
      离开的人先不说,那些从外面涌进来看热闹的人当中,恐怕就没有几个是泛泛之辈。现在局势还不明朗,到处都是危险,没有一点实力,谁会把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
  
      走了一刻钟后,两人终于出了十里洋场,街上的行人顿时少了很多,终于可是提速了,辰风轻轻拍了拍宁诗诗的背脊,示意没有事了。然后足上运力,快步疾走。
  
      跟辰风一样,出了十里洋场便立刻加速离开的人并不在少数,大伙都明白,这趟浑水很深,万万不可沾惹。
  
      这个时候,辰风更感受到石头城的可怕了。
  
      他一直引以为傲的速度,放在这里,便根本不值一提了,抬眼望去,比他厉害得就有一大把。再想想刚才的画面,柳芊墨等人在水上踏波而行,那是何等的飘逸,何等的潇洒!
  
      辰风更是感慨良多:自己真是一只优秀的井底之蛙啊!
  
      跑了约莫一刻钟时间,人群已经分散了大半,街上的行人明显放慢了脚步。辰风便把背上的宁诗诗放下,询问了几句。
  
      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出来了,两人的心情都舒畅了不少,表情也渐渐自然起来,手牵着手,慢慢的走着。
  
      这个时候,前面走来一名彪形大汉。
  
      他拦着一名只顾低头赶路的肥胖中年男子,便问道:“张磊,你不是参加花魁大会了吗?怎么弄成这样子?刚才,我听说未央湖那边摊大事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二人显然是相识的。
  
      中年胖子身穿一件华丽的黄色锦袍,肥头大耳,显然是个有钱人家。然而,他现在的状态却有些狼狈,衣衫不整,头发散乱,嘴角还残留着一丝鲜血的痕迹。
  
      张磊抬起头,见着是相熟的人,表情立刻激动起来:“吴大哥,从你手上买来的花魁大会邀请函,可把我害惨了。这哪里是花魁大会的邀请函,它分明就是阎王爷的邀请函啊!”
  
      “哼,当初我就没打算要卖给你的,还不是你自己死皮赖脸的缠着我,我才一时心软了。”彪型汉子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高兴了。
  
      张磊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人可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他连忙堆起笑容,连声认错。彪型汉子也不是真心生气的,没一会表情就平静下来了。
  
      “吴大哥,未央湖今晚当真摊大事了,不得了的大事!”
  
      说起这件事,张磊仿佛还有些后怕,身体竟直哆嗦了一下:“柳依依才华出众,艳压群芳,绝对是本届花魁大会夺冠的不二人选,苏瑾一曲《四季吟》更是把大会推至**。可就在这个时候,未央湖上突然发生大爆炸,爆炸威力极大,十多艘画船顷刻间化成残片,当场死伤无数,我幸好在看台的最外围,有惊无险,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
  
      “什么!参加花魁大会的人,哪一个不是石头城里有头有面的人物?这一炸,岂不是把整个石头城都得罪透了!究竟是什么人干的?这也太横了!”彪型大汉震惊之极,表面一愣一愣的,目瞪口呆。
  
      “是葵水神雷阵。”张磊饶有深意的低声说道。
  
      “白莲教!”彪型大汉顿时恍然大悟,苦笑两声,不无感叹的说道:“想来也是,也只有那帮疯子,才敢干出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
  
      张磊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略作思量,又嘿嘿一笑的说道:“我刚才碰见梵神医了,你也知道,我跟他有些交情,便聊了几句。他老人家德高望重,位置自然在中心区域,所以看得比我更透彻。他说,趁着混乱之际,有几个黑衣人直接把柳依依劫走了!”
  
      “劫花魁?把整个石头城炸了,就是为了一个青楼女子?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彪型大汉哈哈一笑,完全是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表情。
  
      “嘿嘿,这次城卫队的脸是丢大了,大会的保卫工作就是他们承担的。其实呢,城卫队对这次花魁大会也极为重视,直接调派了猎鹰卫和飞虎营坐镇,可以说,这是历届花魁大会最强的安保力量了。现在好了,居然还出了这摊事,由此可见,白莲教是铁了心要把柳依依弄到手的。”这时,张磊的情绪放松了很多,说话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调侃意思。
  
      听张磊这样一说,彪型大汉的脸色又微微一变:“猎鹰卫队长张冲,飞虎营营长霍飞虎,两人都是炼窍境后期强者,能在他们眼皮底下生事,看来白莲教是来了不得了的人物呢!”
  
      “自然是来了大人物,梵神医告诉我,人家单单一名黑衣人,就将张将军和霍将军同时拦住了。我当时还想着在湖边看看热闹的,听梵神医这样一说,哪还敢逗留,今晚这事绝对是捅破天了。”张磊冷冷一笑,说道。
  
      “在场的大人物可不少,更不乏炼窍境武者。白莲教的人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绝对得不到好果子的!”彪型大汉说道。
  
      张磊冷笑一声:“哼,在场确实有不少高手,但问题是谁会管这种事情呢?有资格出手的人,在爆炸中基本是毫发不伤。大家心里都明白,这种爆炸威力,绝对不是针对他们的,他们若要出手,那就是直接跟白莲教撕破脸,这帮疯子会做出什么事?谁知道?他们到底来了什么人?谁知道?”
  
      “反正这个锅有城卫队背,他们还能以此为借口,向段飞施压,从中获得好处。段飞在城主的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获得的好处之多,早就有人眼红了。恐怕这些人当时想得,不是如何阻止白莲教,反而是希望白莲教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
  
      张磊言之凿凿的分析了一大篇,眼中精光闪烁,倒真有几分智者的风范。
  
      “嘿,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道理。但是,难道偌大一个石头城就这样让这帮疯子来去自如了?”
  
      “结果怎样我便不知道了,当时的场面实在太混乱了……”
  
      辰风和宁诗诗对望一眼,微微一笑:“我们提速吧,快点回家,石头城恐怕有一阵子忙乱了。”
  
      宁诗诗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无惊无险,穿了几条大街,再走了一段小巷子,两人终于来到赏云小筑的大街上。这时,街上很安静,居然一个人都看不见。
  
      看着不远处的那扇朱红色大门,辰风和宁诗诗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两人对望而笑。
  
      却在这个时候,辰风的心脏骤然一跳,一股生死危机顿时汹涌而至。根本不容他细想,仅凭本能的抱起宁诗诗,纵身一跃。
  
      就在他身体刚离地,一股强劲的气浪直接从他背后擦过。
  
      虽然避开了气浪的大部分威力,但辰风还在被气浪的余威抛到丈余外,在地上滚了两个跟斗才停了下来。
  
      “辰大哥!”宁诗诗惊叫一声。
  
      辰风把她保护得严实,连一点损伤都没有。
  
      “我没事……”辰风摇了摇头,口刚张开,就感到一股浊气冲胸口冲上喉咙,他连忙把口合上,一线血丝却直接从嘴角钻了出来。
  
      “真气离体?这是炼窍境武者!”辰风抬头望去,此时,大街已经站着一对男女。
  
      男的穿一件淡黄色华服,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他一手执剑,一手护着一名白衣女子。
  
      此女辰风和宁诗诗都认识,居然是本届花魁大会的花魁,柳依依!
  
      这两人的状况都不太好,柳依依便罢了,只是秀发有些凌乱,而那男子衣服上已明显有几道血痕。
  
      “依依,你现在跟我回去,向穆王爷认个错,事情还是可以补救的。”却在此时,一名蓝衣少妇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