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藏剑玄梦 > 第一五三章 白巫

第一五三章 白巫

    其实,从表面上看,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风险,因为那个老者足够弱小,如果不是遇上辰风,那老者会死在他们手上,不,应该是那老者和刘醒都会死在陈海手上,这样,秘密便只有一个人知道了,一切天衣无缝。
  
      可惜天意弄人,谁会想到这种偏僻的地方,居然有一个傻子在挖矿!
  
      陈海的心在滴血,他想不到会遇上辰风,更不想到老者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这老家伙疯了吗!难道他不知道,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之后,这里的人便只会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这个人可以是我,也可以是眼前那小子,但绝不可能是他!”
  
      陈海脸颊上的肌肉在轻微的抽搐,根本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之所以敢离开,就是很有信心,老者不会把秘密说出来。换位思考,如果他是那位老者,他绝对会将这个秘密守口如瓶,然后想尽一切办法离开矿区,避开一切追踪,从此销声匿迹。
  
      事实上,他已经想好了一万种方法来对付那老者,他自信老者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一切都是掌握之中。
  
      陈海随意的把刘醒扔到一旁,用吃人一般的眼神瞪着那名老者。
  
      “这老东西真够狠啊!居然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方法,想拖上我一起下地狱。哼,那也要看看这小子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陈海慢慢踏前,目光越过老者,落在了辰风身上。这时,辰风也在冷冷的看着他。
  
      辰风的心脏跳得很快,是常人的两倍,三倍,甚至四倍!
  
      这件事关系太大,他不想有任何意外,所以他直接动用了血脉狂潮!
  
      陈海与辰风对视,微微冷笑,刚想张口想些什么,这个时候,辰风却动手了。
  
      只见辰风身影一闪,一眨眼的时间,已经出现在陈海面前。
  
      这种速度是陈海预想不到的,甚至是难以理解的,他脑海突然一片空白,像短路一样。当他想起这种情况应该惊叫一声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黑,便再也没有了知觉。
  
      他的死法跟鹰鼻男子如出一辙,被辰风用手刀劈碎颈骨,没有一丝痛苦,生与死,真是只有一瞬之间。
  
      当辰风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那名老者正在平静的看着他。
  
      辰风微微皱眉,有些想不明白,难道这家伙不怕死?在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说几句感激,讨好,甚至是求饶的说话,然后再发几个恶毒无比的誓言吗?
  
      辰风突然想起,这名老者在初次见到他的时候,也没有开口请求帮助。
  
      或者,他真的不怕死。
  
      “速度不错,力量不错,就是力度的把握一塌糊涂,真是可惜了。”老者莫名其妙的评点起辰风的伸手。
  
      顿了顿,他从怀里拿出一块绿油油的石头,扔给辰风,说道:“这块空间玉髓现在归你了,希望不会给你带来厄运吧。”
  
      说罢,老者终于支撑不住,两眼一黑,昏倒在地。
  
      辰风接过石头,看也不看老者一眼,便立刻低头,打量起手上的空间玉髓。
  
      这块玉髓约莫跟一枚鸡蛋差不多大小,表面有菱有角,很不规整,通体碧绿色,半透明,还散发着淡淡的绿光。
  
      辰风翻来覆去的看了几眼,终究看不出门道,这枚玉髓除了会发光之外,与普通的翡翠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要不要找茹梦鉴别一下?”
  
      辰风马上摇头,否决了这个念头。茹梦虽然富有,不过,一枚空间玉髓呢,难保她不会动心思。
  
      “算了,此物先藏起来,不动声色,回到石头城再找我家雪儿看看吧。”
  
      辰风沉吟了一会,有了一个比较妥当的打算。
  
      辰风收起玉髓,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三个家伙,大皱眉头,真正头痛的事情终于来了。
  
      “兄台,你躲在一旁看了那么久,也应该出来见个面了?”辰风目光微冷的看着通道的另一个尽头,那是一个拐弯处,一个光线昏暗的地方。
  
      “嘿嘿,想不到隔得那么远,你居然还能发现我。”一阵轻柔的笑声过后,在暗淡的光线下出现了一名白衣男子。
  
      此人很年轻,跟辰风相仿,二十出头的样子,却已经是一名五脉武者!
  
      他的个子高且瘦,头上戴着一个银色发冠,唇红齿白,皮肤白切,十足一个奶油小生。这样的打扮,在浑浊无章的矿区中,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他的步子很慢,动作过分的斯文,以至于有些别扭,但他的眼神很凌厉,像两把尖刀,与他柔弱的外表形成鲜明对比。
  
      辰风心中暗叹,他早就感应到此人的存在,也知道那三人其实都是此人的猎物,所以辰风才一直不想插手此事。
  
      谁会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现在他想抽身退出,恐怕此人也不会同意。
  
      辰风没有说话,屏气凝神,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对方只是五脉武者,他不想招惹,但惹上了,他也不怕。
  
      这种事没什么好说的,本来就很简单,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仅此而已。
  
      白衣男子慢条斯理的走来,脚步很轻,几乎无声。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显示他对眼前事态的自信,直至在距离辰风两丈外的地方,他才停了下来。
  
      “将东西交出来,自行了断吧,这样,你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痛苦。”白衣男子柔声说道。
  
      辰风有些无语,冷笑起来。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是谭青吗?他哪里来的自信?
  
      “东西就在我身上,有本事就过来拿,别说这些无聊的话,大家都是成年人,成熟点好不好。”辰风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哈哈哈……”
  
      白衣男子仿佛听到了弥天笑话,竟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最近没怎么杀人,我白巫的名字都快要被人遗忘了。”
  
      “白巫?哪个林子的鸟啊?没听过。不过看他那副德行,恐怕也不是一个默默无闻之人,若是把他做了掉了,会不会引来一些麻烦事呢?”辰风心中揣摩着。
  
      幸好白衣男子不知道辰风心中在想什么,不然,他恐怕会笑得更加疯狂了。
  
      毒人白巫,矿区中的旧人里,恐怕没有谁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此人擅长用毒,为人更是阴险毒辣,据说,凡是得罪过他的人,不久后都会莫名其妙的中毒而亡。
  
      别看白巫只是五脉武者,但他一身毒功,就连冯浩哲刘焱这样的山头霸主,倘若没有绝对的利益,也不想去招惹他的。
  
      对于白巫来说,整个矿区都是自由的,他喜欢在哪里挖矿,就在哪里挖矿,根本不会理会此地是谁的地盘。矿区的人都知道,白巫来绿湖矿区不是为了挣钱,因为他从来都不会上交钨铁,挖出的钨铁便随手扔在地上,根本不理会。
  
      所以,他来绿湖矿区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来寻找空间玉髓的。
  
      如此一来,白巫跟矿区里那些山头势力便没有多少利益冲突,于是大家对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则是敬而远之。
  
      白巫的笑容渐渐收敛,目光却更加森严了。他伸出嫣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嘴角挂起了残忍的冷笑,如同一条饥饿的毒蛇,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白巫没有动,辰风也没有动,两人对目而视。
  
      辰风内心在冷笑,他知道白巫在等什么。事实上,在白巫现身的瞬间,他就嗅到了空气中有一股极其稀薄的腥味。这股腥味普通人肯定觉察不到,但他是觅血者,嗅觉比野兽还要灵敏几倍。
  
      辰风立刻就判断出这是一种无色无形的毒气,也大概明悟,这个白巫是一名用毒高手。辰风很隐蔽的含下聚气珠,心中不禁感叹,这件宝贝来得太及时了。
  
      “真是可惜,倘若知道这种毒气发作后的症状,便可以装上一装,然后狠狠偷袭这家伙一回了。”
  
      辰风心里在琢磨,聚气珠只能破解毒气,如果这家伙不止一种用毒手段呢?
  
      白巫并没有给辰风太多思考的时间,率先发动了攻势。
  
      他一个箭步前冲,同时抬手一扬,“咻咻咻”,一连打出三枚银光闪闪的钢针。
  
      这三枚钢针分别从上中下三个方位打来,而且不在一条直线上,如果在地上倒没有多少威胁,但放在在这个空间十分有限的通道中,却几乎把所有躲避的退路都封死了。
  
      辰风冷哼一声,施展轻猿步,身体灵活多变,一连两个极其刁钻身法,避开钢针。
  
      轻猿步在速度上没有优势,但应付复杂的环境却十分好用,此刻间,正好派上用场。
  
      白巫见辰风轻描淡写便避开自己的白骨钢针,也有些意外。他两脚一蹬,突然加速逼近辰风,如此同时,右手推前,化掌为爪,朝着辰风上三路攻去。
  
      他的手掌如同白玉一样漂亮,手指修长,指甲长出手指两寸余,都涂成了深蓝色。
  
      辰风暗吃一惊,这白巫的速度居然不比他慢多少。他忌惮白巫的用毒手段,不敢硬接白巫的攻势,便连忙腰间用力一扭,整个身体贴着洞壁骨碌一转,躲开白巫凌厉的白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