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藏剑玄梦 > 第二零六章 玄级魔种显威

第二零六章 玄级魔种显威


  余谦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冷冷说道:“辰师弟,我们师兄弟今日有缘相遇,这是天大的好事,定当把酒言欢,促膝谈心。你这般匆匆而去,岂不是骂为兄招待不周?为兄会很不高兴的。”
  “实不相瞒,家里内子身体抱恙,不敢耽误啊。望师兄见谅。”辰风一边装可怜的说着,一边急提真气,打算随时闪人。
  他不自禁的扫了桌子上的东西一眼,心痛得如同在滴血。
  他知道,自己能够逃出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不得不搏一把。他不知道这余谦有什么图谋,但从这家伙的眼神不难看出,哪有什么好事?
  只要能逃出这个院子,到了大街上,他就能暂时安全了。他断定余谦不敢在街上当众杀人。
  在石头城里,对白莲教恨之入骨的人多得去了,只要将这家伙的身份曝光,到时候,嘿嘿,麻烦的就不是他辰风了。
  “辰师弟,没有我的允许,你认为你能出得了这个房间?”
  辰风刚急运真气,余谦便立刻有所察觉,竟抢先动手了!
  在一名炼窍境觅血者面前,任何暗地里的小动作,几乎都是自欺欺人!余谦不加掩饰的露出了嘲弄的狞笑,身影一闪,眨眼间出现在辰风面前,一只白玉般的手掌,趁势印向辰风心口。
  “啊!”
  辰风一声怒吼!在这转瞬之间,血脉狂潮轰然爆发。
  “噗通,噗通!”
  心脏像撕裂一般,疯狂跳动,血液瞬间沸腾起来,怒潮一般,席卷全身。
  “轰!”
  辰风一咬牙,居然将丹田的真气直接引爆!
  在没有任何过度的情况下,辰风丹田中的真气几乎毫无保留的顷入体内的十二条武脉中。这些武脉顿时膨胀几倍!
  “呼呼呼!”
  仿佛听到真气在疯狂的咆哮!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控制,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向前,向前,疯狂的向前!
  “吼!!”
  辰风不顾一切的举拳相迎。
  “轰,轰,轰!!!”
  一拳一掌狭路相逢!两股勇猛无匹的力量,在拳与掌交汇的原点上,空间仿佛被无限的挤压,然后,在瞬间爆炸!
  两人一交手,各自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震得倒飞而出。
  辰风“嘭”的一声,撞在墙上,张口喷出一道鲜血。
  余谦便更加狼狈,撞在门上,但这扇门显然无法承受余谦身上的力量,直接爆开,整个人直接飞出了偏厅,掉进了院子里。
  辰风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意识好像要被人强行抽离似的。他强咬着银牙,知道现在决不能昏倒,不然,后果无法想象。
  他拼命的吸气,然后又拼命的呼吸,一连几个深呼吸后,意识终于清晰起来。
  辰风紧咬着牙,强忍着全身剧痛爬起身。在几乎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施展血脉狂潮和爆门秘术,无论是丹田,还是全身武脉血脉,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身体没动荡一下,即便是动一根手指头,都会产生一种撕裂的痛楚。
  辰风想也不想,从怀里掏出一只紫金色小盒子,打开,从中取出一枚暗金色的丹药,一吞而下。然后一跌一撞的走到桌子前,迅速将桌上的东西卷起来,选择了旁边的一个窗户,越窗而出。
  院子里
  余谦艰难的坐起身,顿时喉咙一甜,一道鲜血便涌进口中。
  “糟糕,旧伤了发作了……”
  他直接将口中的鲜血吞回肚子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脸色又阴沉又困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在交手的一刹那,我不但无法施展血脉狂潮,身体的血气更是突然凌乱起来,力量硬生生的剧降了一半都不止。这次外出,我受的伤虽然重,但基本控制住了,绝不可能在交手时出现这样情况的……问题一定出在这小子身上!”
  余谦一边想着,一边爬起身,走进偏厅。
  进入偏厅一看,辰风早已不见踪影了,余谦的脸色气得发紫,猛的一脚踢在已经破烂不堪的木门上。
  “砰”的一声,木屑飞溅。
  “这小子……不是六脉武者!”余谦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就算他身上有伤,就算在交手的瞬间,他的血气突然混乱,力量骤降,但他毕竟是货真价实的炼窍境武者,那一掌打下,区区一名六脉武者,能够不死就是幸运了,居然还能跑掉?
  余谦走到那扇半开着的窗户前看了几眼,断定辰风确实是一个人离开,而不是被人救走的。
  “你逃不掉的,只要你在石头城,我就能把你挖出来!”
  …………………………………
  辰风加快步伐,穿过人流拥挤的大街。他不敢直接回赏云小筑,而是在离赏云小筑不太的地方,找了一间小客栈,租了个房间。
  锁上门后,辰风立刻在床上盘膝而坐,运气疗伤。
  大还丹的药效实在惊人,服药后一刻钟不到,他的伤势已经控制住了,甚至还有好转的迹象,疗伤圣药的名号真不是白叫的。
  两个时辰后
  辰风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除了精神有些萎靡不振外,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辰风由衷感叹,这大还丹实在太神妙了,不止是身体的伤势,就连干枯的丹田,此刻也已经真气澎湃,恢复了巅峰的状态。
  可惜,此丹来历神妙,几乎不会在坊间出现,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市面上倒是有一些仿制品流传,名为小还丹,其药效自然无法比拟了。
  伤势痊愈,但辰风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行踪暴露了,石头城恐怕不能再待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安心的落脚点,想不到一个意外,他又要漂泊天涯了。
  其他事情都好说,但宁雪……
  他实在有些割舍不下,虽然,宁雪显然没有喜欢上他,但只要能够待在她身边,为她做点事,辰风还是觉得很快乐。
  究竟何去何从?辰风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踱步。
  回想起跟余谦交手的情形,辰风清晰的感觉到,在交手的一刹那,余谦的气血突然变得凌乱不堪,攻击威力锐减。
  辰风倒是很快就想出了答案。
  宁雪说过,魔族是一个等级十分森严的种族,这个规则,放在魔种上同样有效。余谦体内那枚所谓的圣血种子,其实连凡级魔种都算不上,在他这枚玄级魔种面前,自然生不出丝毫抵抗之力。
  “由此推测,对上这些所谓的觅血者,我岂不是有着先天的优势!”
  想了一会,辰风却又苦笑摇头。
  “可惜我现在的实力还太低了,这种优势反而成为了最大的危险,他们绝不允许我成长起来的,甚至会不惜代价将我抹杀掉……”
  “辰小子,你怎么躲在这种地方?”黑光一闪,太阿突然出现了。
  小丫头嘿嘿一笑,围着辰风打转,
  她跟辰风之间,有着一种冥冥之中的联系,即便相隔千里,也能感应到彼此的存在,所以,她想找辰风,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辰风长叹一声,便将刚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太阿,你立刻动身,去探探知善堂那边的情况。”辰风想了一会,说道。
  “好的,你等我消息。”清脆的声音还在空中飘着,太阿的身影已经不知所踪了。
  一刻钟不到,太阿便回来了。
  “辰小子,那家伙早跑得没影了。从那些下人讨论的内容推断,你立刻不久,那家伙也消失了。”太阿略略有些遗憾,这次打探,基本没有得倒任何有用的信息。
  辰风冷冷一笑,说道:“这个倒没什么意外,老巫叔曾经说过,白莲教的人最忌惮就是身份曝光,余谦没有第一时间把我控制住,自然会选择立刻离开。”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要立刻离开石头城吗?”太阿叹了一口气,有些像泄气的皮球,无奈极了。
  辰风摇了摇头,“现在是肯定不能离开的,那家伙恐怕就在成为候着我呢。”
  “那怎么办啊?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难道就在这里等死吗?”太阿锁上黛眉,不由焦急起来。
  “不焦急,我突然有一个想法。”
  辰风轻轻一笑,目光幽深的说道:“所谓敌不动,我不动。那帮家伙肯定会进城找我的,在石头城里,仇恨白莲教的人多的去了,只有我们把他们的行踪曝光,到时候,嘿嘿,根本就不用我们出手。”
  “这个办法不错,本姑娘喜欢。”太阿眨了眨大眼睛,俏脸上又泛起了笑容。
  “那帮家伙,不知用什么方法,居然将尸毒的气味除去了。但他们体内都有圣血种子,气息特殊,以你的感应能力,应该很好辨认。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你平时多走动走动,尤其关注知善堂和赏云小筑这两个地方,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找上门的。”
  想了想,辰风又叮嘱道:“对了,你可要保护好诗诗的安全。这些人在没有找到我之前,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但也不排除他们有极端行为,毕竟,外面的人都说,白莲教的人都是疯子。”
  太阿拍了拍胸脯,哈哈一笑,说道“没问题,包在本姑娘身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