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藏剑玄梦 > 第二一二章 《苍龙破》

第二一二章 《苍龙破》


  辰风拿起茶杯,一饮而尽,略作思量后,便道:“宁姑娘,既然已经提及了,我便一起说吧。我心里有一个疑惑,是关于修炼瓶颈的事,我发觉自己的瓶颈之大,远超正常的范畴。这三个月来,我把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手段全出,但第七条武脉,却迟迟没有动静,都把我急疯了。”
  宁雪淡然一笑,解释道:“世界是平衡的,《开天诀》的威力远超普通功法,它的修炼成本和修炼难度,自然也会成比例的增加,而且,你还是双丹田,困难自然又会增加数倍!”
  “果然如此。”辰风点头苦笑。
  宁雪优雅的给辰风添上香茗,含笑道:“你之前的修炼,之所以一路绿灯,是有原因的。你在开辟第二,第三条武脉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困难,那是因为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你的修为一直停步不前,所以,你的身体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而在你开辟第四,五,六条武脉,更是幸运的遇到了七彩魂莲,不然的话,你现在担心的,不是开辟第七条武脉的事情,而是第四条武脉的事情了。”
  “你的意思是说,在以后的修炼里,我每开辟一条武脉,都会遇到这种瓶颈吗?”辰风担心的问道。
  宁雪摇了摇头,说道:“服下这枚龙虎锻造丹,你开辟出第七条武脉,应该不成问题的,之后的第八,第九条武脉,都不会遇到修炼瓶颈的,但修炼的时间应该的大幅度拉长。不过,你倒不用焦急,你跟别人不同,你体内有玄级魔种,等这枚魔种醒觉后,本身就会产生大量精纯的先天之气,到时候,你体内的灵根自然会慢慢醒觉的。所以,你不需要太去在意现在的修炼速度,打好基础才是关键!”
  “这么说来,我就算修为原地不前,我开辟灵海的事,一样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辰风吃惊的问道。
  “不错,这就是你那位神秘师父留给你的重礼了。将一枚普通的魔种,在还未醒觉的时候,就提升至玄级,她必定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所以,她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宁雪美眸里流光转动,饶有深意的道。
  “这,这可怎么办?”辰风吞了吞口水,满脸复杂的表情。
  “被一名灵境修士盯上了,还能有什么办法?也只能祈祷你那位师父,人品不要太差吧。”宁雪却是罕见的掩嘴一笑,不知是辰风现在的表情太滑稽了,逗乐了她?还是这件事,本身就很好笑。
  “这下完了,铁定完了,那家伙什么都好,恰恰人品是个大问题!”辰风的脸色更难看了,简直有些欲哭无泪。
  “呵呵,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检查过了,你身上并没有追踪的记号,茫茫人海,她想找到你,也不是十分容易的事,至少,在一段很长的日子里,情况就是这样。当然了,如果你们真是那么有缘分,遇见了,这就另说罢了。”
  “……”
  离开东苑的时候,又是深夜了,仿佛每次离开东苑,辰风都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于是,只要有一些时间,他都想待在这里。
  今晚,天气晴朗,星河如带。
  然而,辰风的脸色却大相庭径,愁云密布,准确的说呢,是满满的忐忑和不安。
  太阿坐在辰风的肩上,昂着头在看满天的星斗,悠闲的哼着小曲。最近,她跟宁诗诗学了不少曲子,有事无事,就在辰风耳边哼唱。她的声音十分动听,曲子自然唱得溜溜的。
  可今晚,辰风显然没有心情听曲子,他板着脸,沉声说道:“太阿,以后每一次外出,你都要给我打醒十二分精神!千万不能让我师父找到我。不然,我便要死翘翘了。”
  太阿撇了撇嘴,鄙夷的说道:“小风子,不是本姑娘看不起你。你说你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吓成这样,至于吗?”
  “我师父是一般人吗?她可是修士啊!而且,还是一个脑子有点不正常的修士。被她盯上的人,哪一个有好下场的?”辰风深以为然的说道。
  想起茹梦,想起那些被她惦记的人的下场,他登时感觉背上凉飕飕的,仿佛有一双阴森的眼睛在身后盯着他似的,说不出的心寒。
  “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这个女人呢!”太阿咯咯的娇笑起来,一点都不在意辰风的心情。
  辰风没好气的说道:“你放心好了,你会见到的,宁姑娘说了,我师父一定会来找我的。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修为恢复之前,躲得远远的……”
  回到西苑,辰风直接进入了练功房。
  盘膝坐下后,他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瓶,把小瓶的龙虎锻造丹倒出来,想也不想,便直接吞入肚子里。
  这三个月来,他为开辟第七条武脉的事,弄得心力交瘁,当听到宁雪的肯定说法后,他便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甚至想立刻告辞,回来吞下这枚丹药。
  虽然,宁雪说过,他现在不需要太在意修炼速度,只要等魔种苏醒后,他体内的灵根就会醒觉。但辰风知道,他要的不仅仅是开辟灵海。
  跟宁雪聊了那么多,他已然知道,开辟灵海时,能引起“天启”现象,这是多么夸张的事情,林若雨的修炼资质简直堪称逆天,如果仅仅是开辟出灵海,他与林若雨的距离,依旧大得无边。日后,即便相见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要成为他的绊脚石。
  他若想追赶上林若雨的步伐,便只有一条路,一条传说中的路!
  龙虎锻造丹入肚后,药力很快便化开。
  辰风能够清晰感觉到,有一股又一股微温的热力,从腹中速度向全身扩散。这些热力所过之处,身体的细胞就好像打了激素一般,顿时活跃起来,在剧烈的做着新陈代谢活动。
  这种感觉,辰风并不陌生,居然与血祭之后,魔种反馈精血时的情景十分相似,不同的是,这些热力的效果比起魔种反馈的精血还要强大。
  而且,这些热力散播到全身后,又迅速汇聚到丹田中,化作一股股强大又精纯的真气!
  一个时辰后。
  辰风实在有些骇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枚小小的丹药,竟能蕴藏如此巨大的药力,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龙虎锻造丹的药力,依旧没有一丝减弱的迹象。
  此时,他全身的表皮上,都覆盖着一层黏黏糊糊的灰黑色胶装液体,带着浓烈的酸臭味。
  辰风知道,这是他体内的杂质。以前,在血祭之后,身体也会排除这种杂质,但数量却是少得多。
  龙虎锻造丹,果然名符其实,正在不断的锻造着他的身体,这一次,即便他未能开辟武脉,单是肉身的锻造,他就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事实上,这个时候,变化最大的恰恰正是丹田!
  此刻,体内的两个丹田里,均是真气激荡,仿佛要把丹田冲破一样。
  辰风不惊反喜,他知道,这是开辟武脉最为明显的征兆之!
  忽然间,丹田中仿佛响起了“噗噗”几声,紧接着,在激荡的真气推动之下,两条崭新的武脉瞬间形成了。
  “啊!!”
  辰风舒畅得昂天叫了起来。
  ………………………………
  光阴如流水,一晃,两年便悄然过去了。
  这一日,辰风如常的在院子里练习剑法,正是《苍龙破》中的剑法,苍龙破月。
  苍龙破月有且只有一招剑法,此剑法杀伐之意极浓,剑势霸道又凌厉,一往无前,确实有破月之姿。
  此招以修炼剑气为要点,修炼至大圆满,一剑斩出,能衍化出六重剑气,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可谓霸道绝伦,天下无双!
  早在一年前,辰风已经修炼出一重剑气了,之后,又经过一年努力,就在上周,他终于修炼出第三重剑气。
  有了这一招剑法,再加上无坚不摧的伏魔剑,辰风的战斗力简直一下子提升了好几个台阶。
  《苍龙破》中,还有一式拳法,名为:沧海横龙。
  这一式拳法,要点是势,拳势!
  据宁雪说,此招修炼起来极难,需要领悟一种意境,很考修炼者的悟性。却谁也没有想到,辰风仅仅用了半个月时间,便将沧海横龙修炼上手了。
  说来也怪,不知怎的,每次修炼这招拳法的时候,辰风的脑海里总是回忆起,当初在未央湖上,听苏瑾抚琴时,脑海里浮现的那一副景象:一条苍龙,从怒海中腾出海面,对月吼天。
  他也把这个情况告知了宁雪,可宁雪并没有多说,随便说了一句,这或者是机缘巧合罢了。
  沧海横龙,是一招突然而至的拳法,是用来偷袭,或者反败为胜的大招。因为它的一切准备功夫都是在体内完成,只要你的拳头尚在,便能在任何姿势,任何时间,任何环境下打出这一招!
  正因如此,这招沧海横龙,往往能造成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而且,此招杀伤力相当惊人,堪称大杀器。
  沧海横龙,从头到尾只有一招,也不像苍龙破月那般,需要修炼剑气。它的原则只有一个,熟练掌握后,体内的真气越雄厚,它表现出来的威力就会越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