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藏剑玄梦 > 第二一三章 血月岭

第二一三章 血月岭


  除了一式剑法和一式拳法外,辰风还修炼了一种秘术:冰龙破!
  此招的妙用更是无穷,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宁雪说了,冰龙破若是与炎龙劲一同配合使用,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两年时间,辰风已经从七脉武者,一跃成为了九脉武者,在他的身体里,开辟了惊人的一十八条武脉!真气之雄厚,已然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
  事情一如宁雪料想的那样,突破了第七条武脉之后,开辟后面的第八和第九武脉时,辰风都没有遇到修炼上的瓶颈,一切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唯一的缺点就是,修炼的时间被拉长了很多,修炼成本也随之大幅增加。
  两年下来,他身上的几亿巨款,几乎被挥霍一空。
  除此之外,从老章那里学来的《三重门》,他自然不会落下,一番苦练后,终于达到随心而发的境界。倒是他自己所创的《神猿身法》,却在宁雪的建议下,放弃了修炼。
  宁雪给出的解释有二:第一,随着他武功不断提升,以及魔种晋级后带来的好处,他在施展血脉狂潮的时候,速度已经达到肉身的极致,在这种状态下,《神猿身法》不但没有加持作用,反而成了一种累赘。
  第二,《神猿身法》太过粗糙,上升空间有限,而且《苍龙破》中,就有一式身法,腾龙踏云,这一式身法,比之《神猿身法》要好太多了,而是,即便在施展血脉狂潮之时,仍有加持作用。
  不过,腾龙踏云必须要在修炼了炎龙劲和冰龙破之后,才能修炼,由于修炼条件限制,辰风只修炼了冰龙破,炎龙劲才学了一些皮毛,刚刚起步罢了。
  总的来说,辰风修为和战斗力都有了长足的进展,不说翻天覆地,也差之不多了。
  唯一让辰风感到担忧的是,时至今日,魔种不但没有苏醒的迹象,反而睡得越来越深沉。
  事实上,这种现象也令宁雪大为震惊,感觉不可思议,若不是那枚魔种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她还以为是魔种出了问题呢。
  宁雪说,魔种出现这种现象,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在孕育魔纹的过程中出了问题,被卡在某个阶段,停滞不前;二是,魔种孕育的魔纹太过复杂,所以需要更深层次的沉睡,以及一段更长的孕育时间。
  对辰风来说,这两个可能性都没有什么好结果,第一种可能性便不说了,一目了然。
  且说第二种可能性,魔种的魔纹越复杂,便说明魔种的起点越高,这本来是一件好事,然而,却又带来一个问题,魔种等级越高,血祭时要求血液的品质就越高,以他现在的境况,恐怕大大不妙呢,万一无法满足魔种的需要,那就是自掘坟墓!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几年之后,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两年时间,有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例如辰风的武功,又例如宁诗诗的身高,但同样的,也有一些事情,却是如古井里的死水,纹丝不变,例如他和宁雪的距离。
  这两年里,他跟宁雪相处的时间不可谓不多,不说朝夕相对,但隔三差五便会聚一次。事实上,宁雪对他的指导可谓是尽心尽力,事无巨细,都分析得入木三分,甚至很多时候,还会亲自到场督练。
  然而,宁雪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平平淡淡,不是陌生人,但也不是亲密的人,宛如萍水相逢罢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宁雪是个不喜与外人接触的人,两年多下来,除了几个不得不见的长辈外,她几乎不与外人接触,更不要说男人了。
  所以,辰风总会如此安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他就是最接近宁雪的男人了。
  “辰大哥!”
  “老大!”
  突然间,两把欢快的声音,打断了辰风的思绪。他抬头望去,原来是宋大宝和宋小贝两兄妹来了。
  “哟,原来是你们啊!对了,前些日子,你们不是说要去仓河谷探险的吗?那么快就回来了?”
  辰风一面说着,一面将两人引进阁楼里。
  “我们在半路上打听到一个消息,便立刻放弃了这次探险,赶回石头城。”宋小贝神秘一笑,说道。
  “老大,我们回到石头城,连家都没有回,便第一时间来找你了。”宋大宝也在一旁和声道。
  辰风微微一愣,说道:“小贝,你们打探到的消息,难道跟我有莫大关系?”
  “辰大哥,这可是一个不得了的消息,说起来,它不但跟你有莫大关系,跟很多人都有莫大关系。具体情况,我们进屋再说……”
  进屋后,辰风急匆匆的泡了一壶热茶,又找来了一些水果和点心,三人便围着一张小圆桌坐下,又聊了起来。
  “辰大哥,我们得到可靠的消息,大荒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探险地,名为:血月岭。”宋小贝首先打开了话夹。
  “血月岭?听名字就感觉不是一处善地。”辰风轻轻一笑,实力的提升,让他由内而外的多了一种从容和冷静。
  “呵呵,在大荒,又有哪处地方是善地?”
  宋小贝深以为然的点头,脸色略显凝重,语气微微一变,沉声又道:“不过,这血月岭确实更是邪乎。此地不仅盘踞着无数凶猛野兽,天然险地,更可怕的是,每到晚上,都会升起一重诡异的血雾,将整片山野,甚至是天上的月亮都染成了血红色。据说,每个这样的夜晚,都将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甚至有人见到过,一些明明已经死去多日的人,又重新出现了。”
  辰风不由抽了抽嘴角,笑道:“小贝妹子,你该不是在说鬼故事吧。大荒里固然凶险,但过这种鬼鬼怪怪的东西,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的。”
  “嘻嘻,我也是道听途说的。”宋小贝笑了笑,又道:“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血月岭藏着无数珍稀药草,据说,便是‘洗髓天葵’,‘冷月霜莲’,这等绝世好药都出现了!”
  “洗髓天葵?冷月霜莲?真有这种神药!我还以为只是一些好事之人,意淫出来的东西呢!”辰风大为惊奇,眯起眼,一阵若有所思。
  宋小贝梨涡浅笑,说道:“我在拍卖会工作的时候,倒是有幸见过这两种药草。我听一些老前辈说,这两种药草,都是灵草!服用任何一种,都能提升凝聚神窍三成的成功率,若是两种神药一同服下,嘿嘿,凝聚神窍便是板上钉钉的事!”
  辰风微微颔首,想了想,便道:“这个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开的,到时候,涌入血月岭的人不知凡几,哼哼,先不说天灾,人祸就绝对不少。”
  宋小贝摊了摊手,略显无奈的道:“这是免不了的事,机缘就那么一点,人却太多了。”
  “看你们的架势,是打算去浑这趟浊水了!”辰风扫了宋小贝和大宝一眼,笑道。
  宋小贝点了点头,说道:“我和哥哥都已经是十脉武者,事实上,早有半年前,我们就着手准备凝聚神窍的事宜了,这么难得的机会,自然是要去碰碰运气的。”
  顿了顿,她又满脸开花的道:“眼下,血月岭的情况十分混乱,所以,我们便打算找辰大哥保驾护航呢。”
  辰风的实力,她最清楚不过了,两年前,他还是六脉武者,就敢计算炼窍境武者了。
  事实上,辰风也动心了。鉴于开辟第七条武脉的经历,他对开辟第十条武脉的难度,已经有所估计,若是真能找到这些传说中的好药,对他也是有大帮助的。
  一番思量后,辰风便点头笑道:“找我保驾护航,必须管吃管住饿!”
  “当然,当然……”
  听见辰风答应下来,宋小贝和大宝都哈哈笑了起来。
  “西苑真是热闹呢,小女子不请自来,希望不会打扰到你们的雅兴。”一把清脆声音响起后,一身白色素衣的宁雪便登门而来。
  “宁姐姐!”
  “小妹见过宁姐姐!”
  “宁姑娘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了。”
  见着是宁雪,三人登时大喜,便纷纷上前相迎。一番寒暄后,几人宾主坐下,又聊了起来。
  “宁姑娘,我们刚商量着要前往血月岭探险呢,你见识广博,正好给我们一些建议。”辰风笑道。
  “血月岭?”宁雪微微一愣,显然是头一次听说这个地方。
  “事情是这样的……”
  辰风哈哈一笑,便详细的将血月岭的情况介绍了一遍。
  听罢后,宁雪微微颔首,“这个地方倒是有些意思,不如这样,我搭个顺风车,跟你们一同前往血月岭吧。”
  “宁姑娘能一同前往,实在是求之不得。”辰风激动的叫道。
  先不说他终于能够跟宁雪一同冒险了,单是宁雪的见识,便与此行变得轻松很多。
  宁雪看了众人一眼,正色道:“这一次外出,我是打算带诗诗去见一见世面,所以,诗诗会跟随我们一起前往血月岭。不过,你们请放心,她的安全我自会完全负责,断不会拖你们后腿的。”
  听言,宋家兄妹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辰风则是哈哈一笑,一口答应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