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10章 命运女神爱开玩笑

第10章 命运女神爱开玩笑

    当王志睁开双眼时,他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眨了几次眼皮,王志最终确认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他正躺在明日奈给自己安排的公寓里,这里是他的卧室。
  
      深呼吸了几次,感受着空气进出肺部给自己赋予的活力,王志扭过头看向右手的方向。在他刚恢复意识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了手臂上,整个手臂都有种酸麻感。
  
      然后他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
  
      有人靠在自己的手上休息,这是王志预料到的。但是这人是明日奈,这是王志没有预料到的。
  
      茶色的头发并未像之前那样打理得鲜亮整洁,而是随意披散着;俏丽的容颜褪去了之前相处时的坚毅和冷静,显得如此温柔而多情,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现在的她不像一个叱咤商场的女强人,而像一个温柔贤惠的小女人。
  
      “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展开?”自言自语说了一句,王志伸出左手轻轻摸着明日奈的秀发:“话说这手感还真不错...”
  
      也许是王志的动作幅度过大,也或许是明日奈根本没睡熟。王志才摸了两下,她的眼皮就睁开了。
  
      看到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撑着床沿坐直身体的明日奈王志试着抬起右手打招呼,却发现手臂整个发麻。只得改成口头问候:“怎么样?睡得舒服吗?”
  
      “还行吧,毕竟我一整天没合眼了。”认真回答了王志半开玩笑的问题后掏出怀里的手机看了看,明日奈伸了个懒腰:“你的追随者去买菜了,她今晚打算煮点粥。”
  
      王志从对方的话里听到了一个不妙的词汇。“一整天?”他重复道:“我昏过去一天了?”
  
      “准确地说,是一天又三个小时。”明日奈伸出白皙的手自然地放在王志的额头上。“你出了很多汗呢…我去拿湿毛巾。”
  
      直到明日奈端着脸盆回到房间,开始把王志平时使用的毛巾打湿时,王志都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他什么时候把明日奈的好感刷满了,让她这样心甘情愿来照顾自己,甚至摆出了一副贤妻良母的姿态?
  
      这边明日奈已经开始把毛巾轻柔地在王志脸上擦拭着。毛巾上残留的水渍附带着暖意,王志感觉自己内心逐渐平静了下来。算了,反正自己也没吃亏,随她高兴吧。放下心来的王志问出了自己之前一直担心的事:“那个,在我…”
  
      迟疑了一下,王志还是没有把死字说出口。“在我…昏迷后情况如何?”
  
      一边把毛巾在脸盆里清洗着,明日奈一边回答道:“因为你的及时行动,我和你的追随者都没事。至于平民嘛…事后清理现场发现了几具尸体,可能是没听到疏散警报吧。”
  
      虽然产生了死难者让人有些难过,不过想到大多数人平安王志还是松了口气。不过回忆起那几乎被夷为平地的半个街道他还是有些忐忑。“现场搞成那样,善后什么的很麻烦吧?”
  
      “你还知道麻烦?知道的话当初为什么二话不说让你追随者轰掉近半条街?”明日奈给了王志一个白眼。“下次做这种事之前好歹通知我一声,你搞得那么大我差点收不了场。”
  
      王志打着哈哈无言以对,他也觉得二话不说就开打有点过。只是他已经习惯了简单直接的做事风格,让他和那个穿越者虚与委蛇半天,然后采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取胜利什么的他可做不到。
  
      再一次洗净了毛巾,明日奈坐在床沿上拉住王志的手。“答应我,以后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了,好吗?”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度,看着那温润如水的橙色双瞳,王志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女人是水做的’这句台词。
  
      莫名地感觉喉咙有些发干,王志努力咽了口口水,却发现情况并没有好转。瞅着那红润的嘴唇,他的内心开始逐渐燃烧起了一团火。既然对方看上去不反对,那是不是可以趁机做点什么?
  
      正当王志缓缓靠向明日奈时。“主~人~啊…”门口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你~在~做什么呢?”
  
      就像寒冬被一盆凉水从头浇下,王志一下把身子后缩,力道大得甚至一下撞在了床头,发出‘咚’地一声。明日奈也一下正襟危坐板起了脸,只是那通红的脸蛋暴露了她此刻的内心。
  
      “啊哈哈哈,声望你回来啦!”王志一边揉着还有些疼痛的脊背一边尴尬地笑着,可惜睿智的女仆舰娘早就看穿了一切。“结城女士,你刚才是想做什么奇怪的事吗?”
  
      “诶?没有啊,我,我只是想给你的主人擦一下手上的汗。”就像一个被抓现行的小偷那样,明日奈略带慌乱地解释着。
  
      “咳咳,声望啊...”“主人你先不要说话。”王志刚开了个头就被声望用话堵死,她用复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明日奈好一会,这才发出一声叹息。“结城女士,我不是说过了你不能偷偷吻他吗?”
  
      王志现在的感觉就像是看动画少看了一集那样。到底在自己死亡期间发生了什么展开,怎么连偷吻这个词都冒出来了?而且看明日奈那羞红的脸蛋就知道声望所言不虚,这到底什么鬼?
  
      “可是你都偷吻过他了,我为什么不可以!”明日奈的辩解声越来越小,最后就像是蚊子叫:“明明是我先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话说,声望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看到房内的气氛愈加尴尬,王志只好打圆场道。
  
      至于明日奈那句听起来信息量同样不小的话,他打算以后再求证。现在不管是明日奈还是声望的脸都红的像西红柿,问这类问题明显是触雷。
  
      “哎呀,我都忘了!”声望如梦方醒地叫起来:“虾要赶紧放水里,不然就要死了。”
  
      “呃……”这边明日奈也如蒙大赦道:“不行,我想起来要给小莎一个电话。我先出去打电话了。”
  
      五秒钟后,看着重新关上的房门王志挠了挠头:“怎么一个比一个跑得快,不想说可以不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