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28章 觉醒与逆转

第28章 觉醒与逆转

意识恢复之际,王志发现自己再次来到了那神秘的空间之中。陪伴他的,仍旧是一块块不规则的记忆碎片。
  
  “又死了啊~”自嘲地笑了笑,王志试图驱赶那些黏上来的碎片。“一边去,我现在没时间和你们玩。如果不赶紧复活,莱因哈特说不定真的会死。”也许是明白王志此刻的烦躁,碎片们逐渐后退,像卫星那样环绕着他慢慢飘荡。王志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分析起了当下的形势。
  
  很显然,杀死他的应该是163号,对方下意识的讥讽也证明了这一点。从射击的角度,王志判断攻击来自他的身后。攻击甚至可能来自之前一直被他忽视的货柜箱。
  
  原著里的维罗妮卡系统有着多种模块化部件,王志与莱因哈特之前对付的那套大块头强化装甲名为‘绿巨人克星’,仅仅是它多种功能中最广为人知的一种。也许轨道空降下来的货柜里搭载了某种强大的远程武器,只是163号之前一直没使用罢了。
  
  虽然靠着这次死亡得知了对方的伎俩,可王志并未因此而乐观。只要他一刻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来对付那套几乎无懈可击的钢铁侠战衣,他就没有办法打败总是躲在战衣里的163号。
  
  刀砍不开,枪轰不动,就连得自救世军的大号炸弹也拿这铁疙瘩无可奈何。而用物理方式嘛---莱因哈特伤势未愈且体力有限,指望他慢慢把对方砸扁更不现实。
  
  “要是有把更锋利的刀或者更大口径的枪就好了呢~”想不到更好的手段,有点自暴自弃的王志随口抱怨了一句。话音刚落,他突然感觉整个空间开始震动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他不解地观察着四周,却惊讶地发现原来还静静停滞在身边的记忆碎片全都四散飞走,仿佛受到了某种惊吓的小动物。
  
  不知不觉间,震动停止了。“你似乎有些烦恼。”一个平淡如水的女声传入了王志耳中。他好奇地转过视线,随即被吓了一跳。就在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一位除了腿上的黑色过膝丝袜,全身上下毫无遮掩的白发少女正静静地站在虚空之中。
  
  “你好。”举手和神色淡然的少女打了个招呼,王志不好意思地用手挠着自己的鼻子。“这个...你就不能穿点什么吗?”
  
  不知道是逐渐死习惯了,还是精神力运用更完善了。王志第一次死亡拜访此地时还是一个连话都不能说、身体也不成形的小光球,现在他已经可以幻化出自己在现实中的形象,甚至能给自己套一身白色的提督制服。所以在看到少女不着片缕的身体后,他善意地给了个提醒。
  
  听完王志的话,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女露出了迷糊的表情。“我穿了啊!”她指了指黑色丝袜重复道。“我穿了。”
  
  王志一下有了种‘出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只穿丝袜毫无意义...算了,你爱咋穿就咋穿吧。”没再盯着这位少女那明显还没发育的身体,王志仔细端详了一阵对方那可爱的脸蛋后尴尬地问道:“请问,你是谁?”
  
  略带弧线的下巴,羊脂般光滑的肌肤,初雪一样洁白亮丽的及臀长发,还有那樱桃似得粉嫩小嘴,以及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少女远观就像一个瓷娃娃,让人不由心生一阵怜爱之情。也正因少女的相貌如此出众,王志才非常确定自己记忆中并未见过她。
  
  听到王志的提问,少女的眼光黯淡了几分。“我是谁并不重要。”她一步一踏来到王志面前,抬起头与之对视着。“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遇到麻烦了是吗?”
  
  “嗯--算是吧。”因为角度的问题,王志在凝视只到自己胸口高的少女时难免看到一些风景。贝蒂有B,维内托只有A,而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白毛,估计连A都不到。心中想着一些糟糕的话题,王志随口应道:“外面有个敌人,我现在的所有攻击手段打不穿他的防御。”
  
  听完王志的解释,少女歪过了脑袋。“打不穿?”她的脸上毫无表情,这使王志没法判断她是困惑还是讥讽。“用那种力量也不行吗?”
  
  那种力量?王志想了想,很快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你是说世界之力吗?没用。”他耸了耸肩膀,略带苦涩地砸吧着嘴。“我的精神力会被他身上那套动力甲给吸收,直接用刀...”“你错了!”少女突然开口打断了王志的话。“那种力量不是精神力,它无法被直接吸收。”
  
  “你对那种力量的认知,有错。”少女一字一顿地说完,抬起白皙的胳膊用青葱似得手指戳在王志胸口的位置。“你对那种力量的使用,同样有错。”
  
  王志之前脸上的苦笑消失了,他闭上眼睛开始仔细回忆明日奈所传授的经验。而少女见状也不再多嘴,而是收回手指静静等待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志终于睁开了双眼。“我明白了。”他一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叹了口气。“明日奈一开始就提醒过我,只是我忘记了。”
  
  在提出世界之力概念时明日奈就告诉过王志,世界之力是御坂美琴提出来的说法。而她的初衷,是为了在幻想乡以及其他世界,可以无障碍地使用力量。
  
  一直以来,王志都把这句话错误地理解为在别的世界使用自己世界力量体系下的力量。所以他不断练习精神力的运用,试图提高精神力总量和使用技巧。却忘了明日奈始终在强调的那句话:各种形式的力量,本源就是力量。
  
  真正的世界之力,就是本源之力。明日奈可以在自己并不擅长的生命领域把种子变成苍天大树,就是最好的证据。
  
  想通了这一点,王志眼前豁然开朗。之前他一直局限于使用精神力,所以被那身可以吸收能量的战衣给克制得死死的。可他若是使出了真正的本源之力,那么163号若是还敢信心满满地用钢铁侠战衣来扛,下场只有一个--粉身碎骨。
  
  “谢谢你!!”依靠对方的提醒找到了应对之策,还避免了继续在歧途上走下去,王志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伸出双手直接握住少女的小手,用力地上下摇晃着。“真是帮大忙了,美女。”
  
  虽然被王志主动握住了双手,少女的神情却依旧清冷圣洁。她既没斥责王志的唐突,也没表现出矜持或是羞涩。“还不够。”樱唇轻分吐出三个字,少女顿了顿继续道:“你太过依赖你固有的力量了。它们陪伴你的时间太长,让你已经养成了惯性思维。而这,是她们忘记考虑到的。”
  
  王志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很有道理。在舰娘世界二十多年的时间,已经让他习惯了使用精神力与热火器去解决问题。虽然跟着明日奈学习了世界之力,但王志仅仅将其当作一种能量转换并储存的方法,从未想过在战斗中使用它。“我有一套武器,它们好像能转化世界之力。”他请教着眼前这位神秘莫测的少女。“临阵磨枪可行不?”
  
  听到王志的问题,之前一直冷若冰霜的少女突然微笑了起来。“你能这么依赖你的武器我很高兴,但是这件事只能靠你自己。”再次拉近了二人的距离,少女整个人贴在了王志身上。“不要沦为武器的奴隶,而要成为武器的主人。记住这句话。”
  
  光滑的小手轻轻放在胸口上,雪白的玉体与自己紧紧相靠。就算王志并非色中饿鬼,也失神了一刹那。“可是我的朋友还在外面和穿越者战斗,我没有时间去慢慢转化世界之力。”他伸手抚摸着少女柔顺的白发,表情显得十分纠结。“我总不能让莱因哈特替我争取时间,他的盾牌都坏掉了。”
  
  “这次就交给我吧。”就在王志还在思索对方要如何帮助自己时,他突然感觉怀中的丽人用力推了他一把。“你该走了,这不是你适合呆的地方。”
  
  似有所悟地转过身,王志发现眼前出现了阵阵白光。这意味着他久候的复活时刻来临了。“记住,以后使用完我记得擦干净。”王志双眼微闭之时,他身后突然传来了少女略带恼怒的抱怨。“我好歹是个女孩子,你不能直接把我往剑鞘里一塞就不闻不问。”
  
  在听到这番抱怨的瞬间,王志的双眼骤然睁大。他的脑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等等!你---”可惜他话刚出口,就被耀眼的白光所覆盖。而当白光一闪而逝过后,重新陷入黑暗的空间里,就只剩下了那有着娃娃脸的可爱少女。
  
  “他走了呢~”看向王志之前所处的位置,少女用略显遗憾的口气对着身旁的空气说道。接下来她沉默了片刻,似乎在聆听着什么。“我很清楚我们都未痊愈,所以我也很清楚我帮他会有什么后果--”她缓缓转过身面对着空无一物的虚空道:“接下来就拜托你了,德丽莎·阿波卡利斯。”
  
  ------------------------
  
  “你到底--”王志的后半句话本已到了嗓子眼,但当他看清眼前的一幕时他不得不闭上了嘴巴。
  
  莱因哈特的右手无力地下垂着。他头盔上那犹如王冠般的漂亮尖顶也消失了一大半,背后的推进器也不时迸发出火花,看起来随时都会歇菜。遍体鳞伤的守望先锋王牌正舞动着手里那缺了一角的战锤,用力砸向咫尺之遥的一枚飞弹。
  
  轰隆的巨响声中,一具冒着烟的动力甲被炸飞出去,撞倒几颗大树后倒在了地上。“哟!瞧瞧这是谁?”听到王志的呼声,163号转过身阴阳怪气道。“刚才系统明明告诉我你已经失去生命反应了呢...你是携带着重生十字章还是用了时间回溯魔法?”
  
  王志并未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果然。”他对着右手那把外型已经截然不同的武器吹了个口哨。他之前一直以为少女是自己某段已经被遗忘记忆的具现化,却没料到和自己沟通的就是与之朝夕相处的日本刀。
  
  说日本刀并不准确,因为它已经变成了一把两面开刃的长剑。剑长约半米,中央的剑脊上绘制着一个背生双翼的女性天使;剑柄非金亦非木,刻画了一道道螺旋纹,既方便抓握又带有些许美感。而在剑柄末端,镶嵌了一颗人眼大小的红宝石。
  
  这不像一把杀人利器,而像是一件艺术品。更奇妙的是,当王志握住它的时候,可以感到源源不绝的力量正从剑上涌出,补充着他之前消耗掉大半的精神力。
  
  另外一边,163号显然也发现了王志武器的变化。他冷哼了一声,再次抬起双手。王志注意到他左手的离子炮已经从单管变为了双管,想必之前莱因哈特已经用行动让他又进行了一次部位更换。
  
  “不说也无所谓,再杀你一次就是了。”在163号的冷笑声中,三道粗大的离子光束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射向了王志。而面对对方的攻击,王志一动不动地举起了手中的剑。“世界之力,乃是本源之力。”重复着这句话,他用力劈下了手中的剑。
  
  “哼,你以为----这不可能!!”163号突然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连巨大的动力装甲都晃动了两下。“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为什么要回答敌人的问题?”感受着剑上传来的余温,王志回头对163号做了个鬼脸。就在刚才离子光束即将击中他的同时,他手中的长剑劈在了光束上。于是完全不科学的一幕出现了:离子光束被剑给拦腰切开,从王志身体两侧擦过,击中他身后的树丛引发了大爆炸,而王志则毫发无损。
  
  把剑横握于身前感受着它传来的淡淡温暖,王志微笑着用手在剑脊上弹了弹。“原来世界之力是要这样使用的啊,真是太感谢你了。”他随即对着163号眨了眨眼。“刚才承蒙你的盛情款待,现在该轮到我来好好招待你了呢。”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