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32章 武器的心

第32章 武器的心

客轮高耸的烟囱正喷吐着黑烟,像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朽在海面上逐渐远去。王志站在码头上举目远眺,直至它化为一个小点消失与海天的交界线。这才伸手拍了拍身边之人的脑袋。“他们不会有事的...应该。”“别拍,会长不高的。”不耐烦地打掉王志的手,维内托似乎有些小情绪。
  
  二人重逢后,因为不想对方操心,王志对于前段时间自己的经历一笔带过;而出于同样的想法,维内托也没详细描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的故事。所以王志并不知道她怎么招到那么多小弟,并把他们调教得服服帖帖的。
  
  维内托是位责任心很重的舰娘,所以她宁可对A·L·F那帮人低头也想给自己这群部下一个好归宿。看在她的份上,王志冒着可能激怒阿坎的风险替他们决定了出路。但他们两都忘了考虑两个因素:A·L·F,以及这群人自己的想法。
  
  大多数人经此一役已经心灰意冷。他们最后既不愿加入A·L·F去做炮灰,也不想留在这个伤心地继续养羊或是当种植园工,而是打算继续跟随维内托闯荡。
  
  这些写作小弟读作拖油瓶的家伙让王志与维内托都有点头痛。但他们没想到,救星居然在这是出现了。当两人坐在裂痕满地的荒原上恢复时王志无意中讲起这件事,阿坎则表示他可以收留那群人。
  
  “我的人类身份是尼日利亚某位酋长的儿子,整个非洲地区最大的义体公司现任董事长。”粗壮的黑人拗着指节,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官二代兼富二代。按照他的说法,他可以代替王志收留这群人。至于他们是打算务工还是参战,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反正这群人也带不回自己的世界,更不可能扔在幻想乡,王志干脆一股脑全交由阿坎来安置。而他们之所以现在出现在港口,就是来给这帮小弟送行。“谢了,我欠你一个人情。”感觉维内托不愿搭理自己,王志转而与世界意志聊起了天。“我记得你刚才说过,打完了就什么都告诉我。这件事你没忘吧?”
  
  “没忘。不过我建议找个地方边吃边谈。”光头黑人指了指身后,深海少女正上下摆着手喔喔地叫。“你的仆从似乎饿了。”
  
  -------------------------
  
  “第一个问题,你是怎么认出我身份的?”三口两口把竹签上香气四溢的肉片咽下肚,王志迫不及待揭开了话匣子。听完他的提问,阿坎并未开口而是仔细观观察着王志的眼神。直到十多秒钟后,他才若有所思地点着头。“看来你是真不知道。”
  
  “你的武器---”粗大而有着老茧的手指指向了王志的袖口。“那是前任幻想乡守护者的武器。”阿坎头也不抬翻动着铁丝网上的肉串,仿佛这才是人生的头等大事。
  
  打开个人空间取出了之前战斗时使用的那把长剑。在与163号的战斗后,她就由日本刀变为了这把造型精美的双刃长剑。“这把剑很出名吗?”
  
  “不出名。因为除了你的前任没人知道它们的名字,即使是他的妻子们也不知道。”待到王志满面惊愕正欲开口,阿坎才抬起脑袋狡猾地笑起来。“但它们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们是由他的爱妻所化身而成的。”
  
  王志的脑海里,突然浮现起那位身材娇小只穿着黑丝袜的可爱少女。“可即便如此,我的前任已经逝去了百年。我也很可能是机缘巧合下得到了这把剑,并未---”
  
  “那不可能。”因为几人现在身处城外,在头顶太阳的照射下阿坎脑门上都是豆粒大小的汗珠。当他摇头时,那些汗珠随着惯性被甩落,使他看上去像是带着珠帘状的假发。“它现在处在激活模式,这意味着你已经得到了它的认可。据我所知,唯有继承那位大人的名号,方有资格让它们展露真颜。”
  
  王志沉默了好一阵,这才掏出了燧发式手枪。“那她呢?”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阿坎接过手枪查看了一番才递还给王志。“它还未激活,看来你还没得到它的认可。”
  
  “伴侣伴侣,食物!”一串热气腾腾的烤肉被递到了王志嘴边,打断了他的思绪。“哦,谢谢。”一边享受着喔酱的喂食,他一边组织着语言。“据我所知,在源世界有款游戏名为《守望先锋》。你听说过它吗?”
  
  “发售那款游戏的公司总裁,就是源世界世界意志的分身。和我一样,它喜欢用人类的身份去观察他们的喜怒哀乐。”用手抹去嘴角的酒渍,阿坎把一个拧掉拉环的易拉罐递了过来。“喝一点,这可是全麦芽的。”
  
  “如果你是担心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让这个世界的命运大幅被改变而激怒我,那我只能说你太小看命运的修正力。”看到王志皱着眉头灌了一口啤酒,肌肤黝黑的世界意志满意地又拿出一罐递给了旁边从头到尾保持沉默的维内托。“你看似挽救了一个人,但也许别的人会替他死去;你看似杀死了某个坏人,但除非你将整股势力连根拔起,否则他们一定会死灰复燃。”
  
  王志沉默了好一阵,这才掏出了燧发式手枪。“那她呢?”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阿坎接过手枪查看了一番才递还给王志。“它还未激活,看来你还没得到它的认可。”
  
  “伴侣伴侣,食物!”一串热气腾腾的烤肉被递到了王志嘴边,打断了他的思绪。“哦,谢谢。”一边享受着喔酱的喂食,他一边组织着语言。“据我所知,在源世界有款游戏名为《守望先锋》。你听说过它吗?”
  
  “发售那款游戏的公司总裁,就是源世界世界意志的分身。和我一样,它喜欢用人类的身份去观察他们的喜怒哀乐。”用手抹去嘴角的酒渍,阿坎把一个拧掉拉环的易拉罐递了过来。“喝一点,这可是全麦芽的。”
  
  “如果你是担心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让这个世界的命运大幅被改变而激怒我,那我只能说你太小看命运的修正力。”看到王志皱着眉头灌了一口啤酒,肌肤黝黑的世界意志满意地又拿出一罐递给了旁边从头到尾保持沉默的维内托。“你看似挽救了一个人,但也许别的人会替他死去;你看似杀死了某个坏人,但除非你将整股势力连根拔起,否则他们一定会死灰复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