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1章 怕不是拉克希尔仪式

第1章 怕不是拉克希尔仪式

因为昨晚刚下过雨,所以天空万里无云。倚在护栏边的王志打呵欠时无意间俯瞰了眼船舷外的海面,然后会心地笑了起来。
  
  “笑什么呐萝莉控,表情那么猥琐。”人未到声先至,总是精力充沛的猎空蹦蹦跳跳行至护栏边往下一看,惊喜地张大了嘴。“哇啊,是海豚!”
  
  听到猎空对自己的称呼,王志整张嘴都是歪的。“我说,能别用这个绰号吗?”一边从个人空间里取出面包撕碎了丢进海里喂食着这些与船同行的海洋生物,他一边发出微弱的抗议。不过就像之前几次那样,他的抗议迅速被理直气壮的猎空给镇压下去。“怎么,做了事想不认吗?”猎空双眼一瞪,佯装愤怒道:“那个小家伙的求饶声连隔壁房间的我都能听到,你可别说那是你们在室内练习近身搏击发出的声音。”
  
  “你的关心我十分感谢,奥克斯顿小姐。”就在猎空旧话重提打算调侃王志昨天的丑事时,有人发声打断了她。“不过事情与你的说法有出入。我必须强调一点,我已经成年了。所以我和长官之间的任何行为,都不能……”
  
  “好啦好啦,她也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别那么较真~”把剩下的面包全扔进海里,王志对站在船舱口的维内托招手示意。“过来看海豚吧,洪都那里可看不到这些可爱的小东西。”观察到她走路时还是一瘸一拐,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关切道:“还痛吗?”
  
  话刚出口王志就意识到了不妥。来不及把话收回,他的脚掌就传来被高跟鞋踩踏的痛感。“还不是你害的!”维内托脸上浮起阵阵红晕,缩回了小脚若无其事把双手摊开高举过头。“还不快抱我起来,你难道要我找个垫脚箱来看海豚吗?”
  
  揉着太阳穴苦笑了几声,王志绕到了对方身后。右手环抱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左手托起她的膝盖。而彼此关系已经突破了最后一层纸的秘书舰小姐也不复之前的羞涩,对于王志明目张胆的吃豆腐选择了视而不见。“哇啊,真是海豚!”她双手扒住护栏,两只眼睛都在发光。“好可爱…快拿点面包出来,它们在看我呢。”
  
  “它们看的不是你,是食物啦。”口中虽在反驳,王志还是取出了一大块面包。“耶!”兴高采烈接过袋子,维内托满脸笑容双手在护栏上用力一摁,整个人就这样跳下了船。
  
  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做,王志仓促间根本来不及阻止。“别紧张啦,亲爱的萝莉控。”刚拽下救生圈打算扔进海里,他就被眼疾手快的猎空给拦住了。“仔细看,她现在可一点事都没有。”
  
  王志这才记起维内托是舰娘。她也许会情绪低落,也许会身体状况欠佳,但绝对不会溺水。原型舰舰娘被誉为大海的精灵,立足于海面上不下沉对她们来说就并不比呼吸来得困难。
  
  放眼望去,穿着女式黑西装的秘书舰小姐正在把面包撕碎放于掌心。而在她的周围,已经围绕着不下五只海豚。它们时不时把细长的嘴巴探出水面,调皮地去顶维内托的小腿,逗弄得她发出清脆的笑声。
  
  “她似乎很开心呢~”“也许吧——”王志一边取出罐装咖啡递给身边之人一边附和着。因为那场战争导致的海平面上升,全球的生态系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许多生物已经彻底消失,这其中就包括海豚。
  
  “不对哟。”意味深长地竖起食指左右摆动了几下,猎空在接过易拉罐的同时浅笑道:“我的女性直觉告诉我,她的心情之所以这么愉快绝不是因为海豚。”
  
  砸吧着嘴取出又一罐咖啡,正拧开拉环的王志叹了口气。随后他似乎想通了什么,自嘲地笑起来。“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我承认我是个萝莉控,但你能别再嘲笑她是个萝莉好吗?维内托总是对自己的身材耿耿于怀,你再这么说我担心她背着我教训你。”
  
  脖子朝后一仰,大半罐咖啡很快消失在了猎空口中。“我不是在嘲笑她,亲爱的。”就在王志以为她会和以往那样嬉皮笑脸把这件事糊弄过去时,向来阳光的少女脸上出现了一片阴霾。“昨晚黑大个来找过我了。”
  
  王志的脑海中,迅速涌起昨天分别前阿坎的那番话。“它找你做什么?”
  
  “还能有什么,不就是——”猎空突然停下话头看往船舱方向,片刻后她回头坏笑着拍了拍王志的肩膀。“反正黑大个给我的时间很宽裕,等回去后再与你商量吧。现在你的麻烦明显比我的大,好自为之哟亲爱的萝莉控。”对着船舱方向挤眉弄眼,她毫不迟疑离开了甲板。
  
  看着与猎空交错而过走上甲板的倩影,饶是王志脸皮很厚也不免一时语塞。“呃…喔酱。”他有些尴尬地与对方打着招呼,却只看到深海少女那鼓起腮帮子的不悦表情。
  
  王志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前脚刚和喔酱栖装内沉睡的岳母大人打了包票要好好待她,后脚就把维内托给推倒了。从昨天下午自己与维内托有了夫妻之实后,喔酱就一直保持着这幅生闷气的表情。
  
  因为把注意力放在了组织语言上,所以当王志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那胳膊粗细的触手给牢牢缠住了。而看到王志已经束手就擒,喔酱满意地点了点头将他拖拽到自己身边。少女用双手将王志的脑袋固定住,然后闭上双眼将嘴唇凑了上去。
  
  就在两人的距离接近到彼此可以嗅到对方身上的气味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进了他们的耳朵。“你-们-在-做-什-么?”刚刚顺着绳梯爬回甲板的维内托看到这一幕,笑颜瞬间化为了冰山。“放开长官,快一点!”“喔喔!”少女一边摇着头一边从背后死死抱住了王志,还用她那姣好的身躯在对方背上磨蹭着。
  
  “她在说什么?翻译一下。”看到喔酱在那手舞足蹈,而王志的眼睛也越睁越大,好心情快要消失殆尽的维内托直接问道。“呃---”侧耳倾听了片刻,他一脸认命的表情对维内托道:“她说要和你进行决斗。如果她赢了你要让出一切,包括对我的所有权...话说喔酱,我的所有权难道不该由我自己来决定吗?”
  
  “长官你别说话~”维内托怒极反笑打断了王志的发言,用拇指比划着护栏外的海面。“想打?我奉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