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20章 三线作战 二

第20章 三线作战 二

仓促间停下了对舰载机的控制,列克星敦直接往侧方扑去。身在半空中的她随即被滔天的气浪所笼罩,整个人如断线木偶那样连续滚了好几圈。
  
  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与碎石站起身,航母舰娘努力晃了晃脑袋以摆脱脑中的眩晕与耳鸣。感到身体有所恢复后,她对一旁身材姣好的红发美人感激道:“谢谢提醒。”
  
  “不客气。”指挥刀向下甩动间,君主身后的三联装主炮丢出一个还散发着热气的弹壳。注意到列克星敦已经回过神,她这才感慨道:“这就是真正的原型舰舰娘实力吗?让人羡慕啊……”
  
  即使知道对方这句话没有任何恶意,列克星敦依然感到十分惭愧。最近因为沉溺于与王志滚床单,她在训练上有所倦怠。这才酿成了刚才惊险的一幕——炮弹临头却浑然不觉。要不是君主的提醒,她现在已经重伤了。
  
  努力平复心中的愧意,列克星敦将一块铝锭丢进舰装进行舰载机的赶制。看着快要见底的物资储备,她的语气有些苦涩。“我还剩三个基准单位的弹药,油料和铝锭也不多了。”“两个。”“三个。”“三个。”听着周围所剩不多舰娘们报上的数字,君主的表情愈发凝重。在遭遇了前敌指挥部联络突然中断的意外下,她已经被还有战力的舰娘们推举为临时指挥。尽管目前大家还在她的指挥下和深海前锋打了个五五开,但君主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一旦她们弹尽粮绝,敌人很快就会突破前方已经摇摇欲坠的防线。
  
  深海与灭世者们显然是有备而来。量产型舰娘们失去与提督联络的同时,一批数量庞大的敌方增援就出现在了正与防御部队鏖战的敌人身后。这群生力军的加入一下让防线后退了数百米,连原本处在支援位置的留守主力舰娘们都进入了敌方深海战列舰的射程。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就在君主看着远处那对天长啸的深海战列恨得牙痒痒时,一个还气喘吁吁的稚嫩女声将她唤回现实。看到那个身材矮小的猫耳少女把几乎有两倍自己体型的物资放在地上,她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对方的脑袋。“对不起,你是叫弗莱彻吧。辛苦你了。”
  
  似乎是很享受对方的爱抚,金发舰娘闭上眼睛发出了呼噜噜的喘息声。“没事,我的技能本来就擅长做这类事,能帮上大家的忙就再好不过了。”将一份份资源递给了暂停炮击凑上来的量产型舰娘们,弗莱彻用沉痛的语气对她们说道:“很抱歉,已经确认是敌方偷袭了指挥部。”注意到她们的表情,她连忙摆动双手想要劝解她们。“请放心,司令官现在正与入侵者交战中。他要我转告诸位,他绝对要让那个入侵者付出惨痛的代价!”
  
  就在猫耳驱逐舰舰娘说话的功夫,众女不远处的建筑内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看着那瞬间布满裂痕的窗玻璃,连君主都不免咋舌。要不是昨晚亲眼目睹了那个男人肉身抗炮弹、拳打脚踢核心移植者的一幕,她真的很怀疑自己听到的是不是梦话。
  
  看到那个在舰娘间奔走试图让她们振作起来的少女,君主突然想起了另一个孩子,她们虽然相貌截然不同,可却有着相同的名字与性格。如果这次行动顺利,也许不久后她们就能相逢吧。“好了好了诸位,别再垂头丧气了。”用了打了个响指,她拿起一份弹药放进了舰装的弹药库。“纵然你们对自己的提督有着诸多不舍或是关心,那也得活下来才能做到。现在先把注意力放在敌人身上,打败了他们再去缅怀逝者吧。至于伤者...就拜托你们了。”她最后一句话,是对已经准备离开的弗莱彻说的。
  
  用力点了点头,弗莱彻充满信心道:“司令官已经要求肇和小姐领头,率领其他小型舰舰娘们参与救援工作。所以请各位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拯救你们的提督的!我还要去库房搬弹药,先走了。”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要是能和她并肩战斗就好了。君主刚启动制冷系统给已经开始发热的炮塔降温,突然听到一阵牙酸的破空声。当发现迎面飞来的炮弹落点赫然是正在跑向屋子的弗莱彻,她紧张地开口道:“小心!!”
  
  千钧一发之际,却见一样黑色物体以闪电般的速度撞上了炮弹,提前将其引爆。当某样还在燃烧的残骸从君主眼前坠落时,她认出那是一个破碎的螺旋桨。似有所悟地转过身,她对上了列克星敦疲倦而自豪的目光。“别松懈。”将又一块铝锭放进舰装,航母舰娘重复了君主不久前刚说过的话。
  
  给了对方一个鼓励的眼神,君主恼怒地看着远处那个面无表情的深海少女以及她座下那咆哮不止的栖装。即使不精通深海语言,她也能猜出对方的意思。这家伙就是在挑衅。
  
  雪上加霜的是,她不但很强还很狡猾。这艘遍体都是金色花纹的禁卫级深海是第二批敌军的王牌,甫一现身就击伤了三位量产型舰娘。可她看似狂妄却很谨慎,总是躲在那些已经投靠深海的人类或是低阶深海后面,俨然一副拿他们做人体盾牌的架势。自己和其他舰娘不是没想过集火消灭她,可惜试了两次都没能成功。
  
  回头瞄了眼那个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君主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利刃。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解除固定支架与舰装的正面防护装甲。这一反常行为,自然被旁边正在等待舰载机临时赶制的列克星敦注意到了。“你这是要做什么?”为了不影响周围仍旧在与敌对轰的战列舰舰娘们,她压低了嗓音狐疑道。
  
  对上那毫不动摇的视线,君主明白自己如果不坦白她是不会让自己走的。“我的技能,是受伤后能提高战斗力。”她整了整自己的军帽,言简意赅解释着。“只要我落单她必然会攻击我,到时我就能---”
  
  “不行!”没等君主说完,列克星敦就否决了她的提议。“你现在的责任就是指挥大家渡过难关,而不是冲上去与那艘深海同归于尽。”被她的气势所慑,君主一时居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但是--那家伙怎么办?”想了好一会,她总算想到个借口。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列克星敦很快也注意到了那艘金皮深海。
  
  “这点不用麻烦你,我们自然有办法。”神秘地冲对方眨眨眼,列克星敦启动了舰装自带的短距离通讯器。“马里兰,你抵达预定位置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