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2章 晨练

第2章 晨练

当朝阳像个顽皮的孩童从海平面处缓缓升起时,沐浴着阳光的镇守府已经热闹了起来。早在镇守府还停留在图纸上时,王志就大手一挥在综合楼旁的海滩处划定了一个区域当作训练场。尽管遭遇了这样那样的意外,专为舰娘们准备的训练场还是按原定计划竣工了。
  
  作为依赖舰装与深海战斗的特殊存在,舰娘们的训练自然不可能是举哑铃或者做俯卧撑。更快用舰炮锁定目标、更熟练地装弹与补给燃料、操作舰装进行闪避机动、与队友的阵型保持...所有的项目,都只为一个目的:如何在消灭敌人的同时,活下来。
  
  近有外海游弋的深海与重樱无人舰队,远有蛰伏于黑暗中蠢蠢欲动的塞壬与野心勃勃的穿越者。事关自己与提督的生死,大多数舰娘都无法等闲视之。所以天才刚亮,训练场里就几乎汇聚了王志麾下所有的舰娘。
  
  因为没有指定教官,大多数人只能凭个人喜好聚在一起交流经验。注意到眼前之人身体的僵硬,举止优雅的贝尔法斯特樱唇轻启半开玩笑道:“别那么紧张,鲍曼小姐。我和吴小冉不同,我是异性恋。”
  
  没想到平素有些严格的皇家女仆居然会拿不在场的事务官开涮,忍俊不禁的法兰黛莉卡立刻感觉对方的自己的距离拉进了许多。“呃...是这样的。”想了想机会难得,她干脆厚着脸皮把话挑明。“我希望贝尔法斯特小姐教我如何在水上活动与战斗。”
  
  咦?听到对方请求的瞬间,贝尔法斯特甚至怀疑对方是在讲一个不好笑的笑话。“鲍曼小姐--”看着对方那鲜红的眼眸以及苍白到有些病态的肌肤,她不解地歪过头。“你所说的技巧,难道不是深海天生就会的吗?”
  
  贝尔法斯特不开口还好,她这一反问立马引得法兰黛莉卡大吐苦水。“贝尔法斯特小姐你是不知道,北方大人根本就不会教人游泳。我以前在罗兹瓦尔家的时候连海都没见过几次,她倒好,二话不说就把我往海里扔,还美其名曰深海就是这么教育的......”
  
  对方的抱怨里有很多槽点,但贝尔法斯特很快注意到了某个细节。“等会,鲍曼小姐。”打断对方的发言,皇家的女仆长疑惑道:“你出身时不是深海吗?”
  
  “当然不是。我是人类,有四分之一的亚人血统。”看到对方还是一头雾水,反应过来这个世界没有亚人的法兰黛莉卡急中生智道:“就是混血儿啦,我是不久前才变成深海的。”
  
  发出哦的感叹声,贝尔法斯特望着对方的视线里多了几分同情与关切。在善良的皇家舰娘看来,对方很可能是‘大溃退’时期出生并患有‘深海侵蚀症’的孩子。自行脑补了对方这些年的凄惨遭遇,她主动牵起对方的手来到海边。“赌上皇家女佣队的名义,我一定要教会你驰骋于大海上的技术!”具现出自己的舰装,贝尔法斯特提起裙摆往前一迈稳稳地立足于海面上。“首先,我们要学会把自己当成是大海的一部分......”
  
  在有的人眼里,清晨的训练场是她们弥补短板不断提升的地方。可在另一些人看来,训练场的作用只有一个:实战演练。或者说,决斗。
  
  驱动着身下的舰装,维内托与一道手腕粗细的光束擦肩而过。看着不远处那串由水下升起的气泡,她半是生气半是好笑地品了口手中的咖啡。“连这都有,U96到底教了她什么啊?”
  
  在从守望先锋的世界归来后,已经和王志滚过床单的维内托就成了喔酱的宿敌。不甘心的深海空母只要逮住机会,就会和秘书舰小姐来场‘训练’。而在训练场完工后,她更是变本加厉每天都要和维内托打上一场。
  
  如果正面对撸,可以通过技能‘过装填’来增加弹药射程和威力的意大利战列舰完全可以把深海空母揍得找不着北。所以在几次失败后,总结经验教训的喔酱发明了一种颇为奇葩的战术:平时躲在水面下COS潜艇,这样就可以拉近与对手的距离而不必顾虑她的火炮。等距离足够接近后,再上浮到接近水面的位置投放深海攻击机或是使用光束攻击。
  
  不得不承认,这种和传说中潜水母舰一样的攻击手段让维内托有些老虎咬刺猬--无处下口。381mm口径火炮的威力再惊人,也不可能当反潜深水炸弹使。偏偏对方和最近刚加入舰队的U96私交不错,学了不少U型潜艇的战法。就比如刚才那串气泡,如果维内托以为喔酱就在那而贸然攻击,那么背后突如其来的光束肯定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有些气急败坏望着远处破水而出的几架深海攻击机,维内托脑中突然浮起一个她自己都有些可笑的念头:要不要找明石,让她给自己安装一个深水炸弹投放装置?不过想到某人床第间曾经半开玩笑的那句‘VV你作为驱逐舰居然不能反潜,真是太失败了’,她又赶忙晃晃头把这个念头赶走。如果真装了那玩意,估计身材贫瘠的她一辈子都甩不掉对方给自己的外号了。“反正你也没有鱼雷,我就不信你永远躲在深海!”冷哼一声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维内托眯起双眼开始寻找喔酱的踪迹。
  
  既然有人刻苦‘锻炼’,必然有人浑水摸鱼。用有些尖锐的石头在沙子上划了条线,萤火虫拍着手上的砂砾示意对方先来。“说好咯,谁命中目标的次数多谁就胜利。胜者可以享用败者的冰激凌,有异议吗?”
  
  一边发出噗咕的叫声,北方一边摇晃着脑袋。体型娇小的深海栖姬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放在手中掂量着。“喂,等等!”远处的海面上,传来了有些慌乱的叫声。“萤火虫同志,当初你可没说石头有这么大啊!”被绑在移动靶上的果敢看到那块足有自己半个脑袋大小的石块,整张脸变得苍白如纸。萤火虫见状竖起大拇指,脸上是爽朗的笑容。“我们会克制力度的~~~”
  
  这是已经默认会砸到自己了吗?果敢听到她的回答,更加用力扭动起来。似乎把对方的行为当成是增加命中难度的挑战,北方噗咕了两声把石头举过头顶。但就在她瞄准果敢头顶的苹果准备丢出石头时,从旁伸过的纤纤玉手阻止了深海栖姬的‘锻炼’。“别闹了,快回去。”声望揉着对方的小脑袋,面带微笑道:“主人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