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26章 说好的近战呢

第26章 说好的近战呢

尽管王志的初始舰有意隐瞒,但她的另一个个体最近的反常还是被大家察觉到了。
  
  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喃喃自语,就连吃饭和巡逻的时候都会走神;过去作息规律的她,现在大半夜精神得宛若猫头鹰,而整个白天却顶着黑眼圈呵欠连天;再加上时不时的大喊大叫,就连胆子最肥的北方都离她远远的。
  
  作为一位真实年龄超过三十岁的舰娘,声望自然早就渡过了喜欢装神弄鬼的中二阶段。性格沉稳的她,同样没有吓人取乐的恶劣嗜好。自己最近神经兮兮的表现让大家受到惊吓,更非她吃饱了撑的无聊之举。但她对此亦有些无可奈何,因为她也是受害者。
  
  自从那天作为护航舰娘与苏赫巴托尔同行后,她脑中的混乱与日俱增。原本只在梦中出现的情景,现在大白天都会映入眼帘。巨龙、骑士、魔法许多唯有奇幻小说中才会出现的东西,不断在她的脑海与意识中浮现。随着时间的持续,她发现自己已经愈来愈难以区分现实与脑中的幻象。
  
  就比如现在。她的理智告诉自己她正在洪都镇守府的食堂,但她的眼中却出现了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原。如果闭上双眼,她甚至可以嗅到青草与泥土的气息。用力甩动着脑袋把幻象赶走,她有些疑惑地注视着眼前之人道“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要不是知道对方最近状态不对,马里兰估计早就一拳揍过去了。“我说,你不是答应了我今天一起练习吗”耐着性子说明来意,她一脸雀跃地拉起声望的手。“走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声望才记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为了治愈自己与日俱增的幻觉,她打算用更大量的练习来提高自己的意志和抵抗力。可在镇守府里转了半圈,她却发现一个有些悲哀的现实没人愿意当她的练习对手。而光靠打固定靶,声望觉得自己的病症不会有丝毫好转。不过幸运的是,她最终找到了一个同样无人愿意与之对练的舰娘马里兰。
  
  作为n之一,马里兰的实力毋容置疑。但她喜欢近身战的个人爱好,让她同样成了孤家寡人舰娘绝大多数都是倚靠舰装进行战斗,甚少主动进行近身战。而镇守府另一位擅长近身战的重樱舰娘,最近在爱情的滋润下颇有些乐不思蜀的趋势。对于马里兰的邀请,表现得有些爱理不理。所以当声望提出训练请求时,苦于只能打靶的马里兰欣喜若狂一口答应下来。想明白个中缘由,声望也就没阻止对方的拉扯。希望训练能让自己摆脱那个名为阿尔托莉亚的少女吧,她在心中如此祈祷着。
  
  “既然你选择和我对练,那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因为某位n的预约,今天的训练场空无一人。并未具现出自己的舰装,头有双角的舰娘兴致勃勃解释起了规则。“记住,不用舰装。”
  
  用手托了托头顶的小号皇冠,声望的表情是懵逼的。“马里兰小姐,如果不用舰装那要如何战斗”“那还用问,用身体啊”竖起握紧的拳头,马里兰的眼中斗志满满。“拳头、腿、肘部、膝盖,你要是想用额头撞我也没意见。就让我们痛痛快快打一架吧”
  
  总觉得她对于练习的理解有些偏颇,声望突然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她真该去找另一个自己商量看看,尽管她同样不会医术但好歹是那个男人的爱人。如果是那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家伙,说不定不对醒悟过来的声望连忙摆头将这个充满诱惑的想法赶走。自己都决定了万不得已才找他,怎么能如此轻易就放弃呢。
  
  看到面前的舰娘像是抽风似得死命甩头,马里兰疑惑地抓了抓头发。“呃,声望小姐。你要是身体不适就算了,我可以自个打靶。”“不,我没事。”冷静下来的金发少女同样收起舰装,只留下手中的长剑。“马里兰小姐,请问我可以保留它吗”拔出长剑耍了个剑花,声望双手握住剑柄剑尖朝下行了个骑士礼。“毕竟肉搏战什么的,我几乎一窍不通。”
  
  “e”砸吧了两下嘴,马里兰最终还是答应了对方的请求。毕竟在这个镇守府,愿意和她对练的家伙已经没有几个。司令官虽然实力够,但是太忙碌。刚才带声望来训练场的路上,她还看到司令官往舰娘码头那里跑。“你这把剑不是什么伪装的炮吧。”得到了对方的承诺,她无所谓地拗着指关节。“那就开始吧”
  
  吧字出口的瞬间,面带笑容的马里兰就扑向了声望。有着麻花辫的舰娘见状,剑尖一挑直接迎了上去。绑着铁链的粉拳和闪着寒光的剑尖相碰,发出了刺耳的金铁交击之声。一边仰仗着自己强大的身体素质,另一边依靠着成为舰娘前日夜苦练养成的剑术。两位舰娘使出浑身解数,一时间战了个旗鼓相当。
  
  感受着剑上传来的一股股反震力,声望心中暗暗叫苦。她现在才明白,昨天晚餐时秘书舰小姐在知道自己即将与马里兰对练时,为何会隐晦地提醒她明石最近刚研发出新款的便携式单人修理装置。马里兰压根不是把这当成训练,而是当成了实战。尽管声望自认剑术不错,还是在对方这疯狗般的打发下有些吃力。“早知如此真该去找另一个自己,起码不会挨一顿揍。”自嘲地笑了笑,她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
  
  如果是在之前,声望说不定会避之唯恐不及地驱散它。但在此刻,因为激战而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她不知怎的就把那一幕给牢牢记在脑中。靴底用力踩在沙地上,用后跳避过马里兰直拳的声望条件反射双腿一前一后深深陷入沙地。两手握住剑柄高举过头,对准迎面冲来的舰娘重重挥下,同时声嘶力竭喊道“ecibur”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