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13章 拖家带口 上

第13章 拖家带口 上

没有任何皮肉的上下颌开闭间,晦涩难懂的词句从中缓缓吐出。奢华的长袍边缘无风自动,露出了其下苍白的骸骨;每个手指各佩戴一枚戒指的骨爪紧紧握住细长的法杖,杖头上浮空的红球放射出与身边人空洞双眼里同样的血色光芒。配合施咒者脚下正冒着红光的法阵,在漆黑的夜晚怎么看都像是在进行某种不可告人的邪恶仪式。
  
  虽然早已被打过预防针,但亲眼目睹此幕还是让使用三笠之名的舰娘有些口干舌燥。不过那并非源自紧张,而是兴奋。“居然是骨傲天馁!”不敢去打扰一望可知是在吟唱某个法术的安兹·乌尔·恭,她猛地抓住身旁男人的胳膊。“你能帮我去要个签名吗?”
  
  被她这一打岔,王志在便携包上写写划划的行为不得不中止。有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他没好气推开了像鼻涕虫那样黏在身上的三笠。“要签名自己去拿,别来烦我。我这还有正事要办呢!”
  
  本就技不如人,现在又重伤未愈。所以即便王志的动作有些粗暴,三笠也只能忍气吞声。“真是的,坏脾气的男人可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哦~”嘴上不服输讽刺了一句,重新拄好拐杖的她最后还是败给了好奇心。慢慢凑到对方身旁,三笠总算看清了对方腕上装置显示的内容。“幻想乡通行申请许可?”逐字念出标题,她的表情一下变得僵硬无比。
  
  作为ACG爱好者,幻想乡的大名对三笠来说可谓如雷贯耳。在她心里,那是无数妖孽横行、众多美少女们嘻嘻哈哈欢笑度日之所。是力量为尊、异变不断地遗忘之地。怎么到了王志这里就画风骤变,像是旅游那样还得中规中矩填写出入境申请表。
  
  脸上的表情太过明显,以至于没与之签约的王志都能猜到她的心思。反复确认表格没有疏漏后,黑发男子在屏幕右上角的‘发送’上轻点了一下。“以前幻想乡因为不加甄别地允许任何人拜访,曾引发过好几次危机。”同样不希望打扰安兹施法,王志把嗓音压低到唯有身边人能听清的程度。“投机倒把的奸商;对美女来之不拒的人口贩子;总是想征服其他世界的野心家;以及……总之牛鬼蛇神们闹了几回后,幻想乡就参照源世界开始对出入者进行审批。具体执行的,是风见幽香统领的警备队。”有意跳过了穿越者的话题,他装作不经意打量了三笠一眼。
  
  明明相貌与体型都与成人无异,但三笠听到那个名字时还是兴奋得像个知道明天停课的孩子。若非腿脚不便,王志觉得她铁定会跳起来以示喜悦。“花妈呃不对,你认识风见幽香?”
  
  看到对方的表现,王志不由在心中将她的嫌疑程度再下调一个档次。合上眼皮再度启动了世界之力,他很快从更本质的角度‘看’清了安兹的手段。靠着法杖的加持,骷髅魔法吟唱者以精妙的手段成功驾驭了这个世界稀薄到近乎没有的魔力。肉眼不可见的力量正在他前方的半空交织,形成一副精妙绝伦的图案。
  
  胳膊上传来了拉扯的力道,王志不用低头都知道肯定是某位不死心的重樱前BOSS。但他尚未开口,从旁目睹一切的某位舰娘却有些看不下去了。“三笠女士,你对于那尚未踏足之地的好奇心可以理解。”干咳两声后,某位身穿军礼服的金发BigSeven脸上带着充满优越感的冷笑。“不过你还没和提督缔结契约,这么做很容易让人误会你的生活作风过于开放呢~~”
  
  能在乱世做出番事业者,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面对身负救命恩人、同乡、可以吊打自己强者数重身份的王志,三笠最多只敢口头上占点便宜;但面对非重樱势力的其他舰娘,她就直接化身为牙尖嘴利的女强人。“哎哟哟,瞧瞧这是谁。这不是靠高跟鞋来给自己撑场面的罗德尼女士吗?”用手捂住嘴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发现那三位自己忌惮舰娘并未插手的她很快大着胆子反唇相讥。“哈,好大的醋味。也不知道谁这么不知趣,在这样重要的场合都要带着醋坛子。万一被外人闻到,说不定会以为王志提督教导无方呢。”
  
  在三笠与罗德尼互不认输打嘴炮的功夫,安兹已经完成了魔法的架构。随着眼窝中那两团漂浮的火焰燃烧得愈发旺盛,一道半透明的大门在沙滩上逐渐成型。发现整扇门是由数之不尽白骨所组成时,王志这才明白为何对方要强调在没人的地方进行法术。倘若被无关者看到,估计第二天‘提督是邪教徒’的说法就会传遍整座岛。
  
  目测法术一时半会还完成不了,王志果断把头转向另一边。“你真的不去吗?权当是放假嘛。”面对他这很有诱惑力的提议,紫发御姐迟疑了片刻还是摇摇头。“我之前浪费了太多次机会,这回...我不会再逃避了。”
  
  两世为人的阅历,让王志深知‘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道理。不想自己这位部下被彻底击垮,他觉得有必要给对方打点预防针。“南里香。按照三笠的说法,那些资料都是上次大战前的。虽然真实性毋容置疑,但时效性---”
  
  “我知道。”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治安部队的负责人掏出一根棒棒糖塞进口中。“不过我已经想通了。无论如何,我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干嘛这样看我,烟瘾发作找个替代品有错吗?”
  
  右手握拳在胸口狠敲了几下,王志总算止住了笑容。“没错没错,你高兴就好。”与南里香击掌后,他把视线转到了在场的另一人身上。“你也不去吗...我还以为,你有很多事会想和八云紫汇报呢。”
  
  浓妆艳抹的脸上浮现出胸有成竹的娇媚笑颜,外批黑羽织的成熟美人摇了摇身后的大尾巴。“妾身和那位大人的联络很频繁,用不着特意去幻想乡。何况---”红色的眼睛不动声色瞥向旁边,赤城发出了有些做作的夸张笑声。“如果连妾身都离开,岛上可就没人能管住她们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