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 > 第62章 蛇有蛇道 上

第62章 蛇有蛇道 上

国家经济的发展,必然带来国民收入间的шщЩ.而那些收入较低,甚至很难维持温饱之人,通常拥有一个公认的称呼---贫民。而他们大量聚集的区域,也被赋予了一个特殊词汇。
  
  贫民窟。不论东方还是西方,强国还是弱国,最上面那位叫总统还是国王,都无法避免贫民窟的出现。它就像恋爱时男人的谎言,只有多和少之分,而不可能是有和没有的区别。
  
  当收入低到饿肚子时,法律、道德、底限什么的统统都要让位于生存欲。因此甭管什么地方,贫民窟的第一印象总是和肮脏、混乱、拥挤、犯罪频发等负面词汇划等号,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越来越多有钱人或是受过高等教育者想方设法也要搬离后,留在此地的除了无力改变现状者,就只剩下自甘堕落与犯罪者们。而在高层眼中,这些‘刁民’纳税服兵役都不行,唯独坑蒙拐骗杀人放火是一把手。与其浪费大量税金与人力物力去改变他们,不如放置py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反正里面都是些人渣,如果能自相残杀死绝还能省点子弹。
  
  具体到新联邦,情况则更加严重。由数十个国家在危难之际紧急组成的联合,本身在民族宗教政权诸多领域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深海层层进逼时,他们都能因为各种在王志看来可笑至极的理由在议会里争执乃至动拳头;在和平协议签订后的漫长时光中,未再有大规模战争仅仅屯兵北疆警惕塞壬的国家上层更是内斗严重。即便有哪位心地善良的政治家提出要在贫民窟投入更多警力或是多盖点医院学校等满足群众需求的设施,也很快会被政敌以‘你是不是在用公款收买人心和选票’‘有这余钱还不如给高收入者减减税’等理由驳得灰头土脸。
  
  几次不成功的尝试后,新决策者们更是不愿在这块土地上花费心思,所以王志甫一进入被当地人叫做‘布肖薇’的区域时,他甚至以为自己穿越时空来到了中世纪---混合着积雪泥泞不堪的街道,破破烂烂四面透风的违章搭盖建筑,弥漫着令人作呕酸臭味的空气这些现代都市本该绝迹的现象,居然堂而皇之就这样呈现在他眼前。
  
  即便生存环境如此恶劣,但人类依旧坚持了下来。一路走来,王志目睹了不少在街边徘徊或是滞留者。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高矮不同着装各异,甚至连人种也有黑有白。除了异常瘦削的体型,他们都有着警惕且凶恶的眼神,当王志等人从旁经过时,这些原住民无一例外死死盯着他们。
  
  “我现在有点理解,为什么之前那位警察要劝我们雇佣个当地人了。”从视线中感受到不加掩饰的敌意与贪婪,从舰娘制造机诞生后就追随王志,没怎么体会过人世冷暖的列克星敦条件反射扯了扯衣领。握紧了身边人的手,感觉心神稍定她才继续道“总督,要不我们再返回检查哨去找那位大叔?”
  
  “我不建议你那么做,列克星敦小姐。”把努力将靴子从烂泥中拔出来的弗莱彻往身边拉了拉,环顾四周的轻巡舰娘给出了截然相反的意见。“司令官,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对吗?”
  
  正冲旁边的路牌抓耳挠腮,王志闻言脑袋用力点了点。见自己的女人还是一脸懵逼,觉得时间尚充裕的他干脆先停止辨认那沾染了不知是血还是屎的文字给对方做起讲解。“如果是到陌生城市,雇个当地人当向导确实是常见做法;但这是贫民窟,外面的法则不适用。”
  
  “如果我真表现出从善如流的样子,他肯定会以警察身份推荐一个看起来眉清目秀的人当向导。”把路牌连同下面的铁棍从地上连根拔起,王志五指化爪抠着表面的同时继续说道“然后他就会一路上套近乎,从我们来自何方到中午吃啥都会问----太好了,这玩意不是屎。”抠下一块黑乎乎的物资送到鼻子旁,他嗅了几下庆幸道。
  
  “倘若知道我们位高权重,那他多半会老老实实带我们去目的地;但要是像司令官这样的外国人?估计这会我们已经被好几个拿着刀的男人给堵在小巷子里了~”故意亮出身后舰装,冲远处正色眯眯打量自己的黑人男子丢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看着他讪讪然退进不远处的阴影中,海伦娜这才继续起中断的解释。“如果我们只是普通女性,估计这会早就被侵犯了;即便我们是舰娘,也很难讨到好处。只要出手稍微重点,之前向我们引荐向导的警察就会跳出来指责我们违反了‘舰娘人类互不伤害协议’。换成普通提督,多半只能破财消灾了。”
  
  “如果我只是个普通提督,估计连你们的贞洁都保不住。毕竟你们这么漂亮,指不定那些区域警局的负责人会起什么歪脑筋。”总算把路牌上的污物清理干净,王志仔细阅读街道提示的同时用大拇指朝身后指了指。一个赤膊男子正头朝下倒在烂泥中,干瘦的身躯一动不动。“我们才走了不到五百米,那已经是第九个抢劫犯了。”感慨同行者魅力非凡的同时,不想她们吃亏的王志郑重提醒道“新联邦的治安比华夏要乱许多,别太信任那些陌生人。老师说当年有个学长就是来这里当交换生,最后和他的量产型舰娘直接失踪---”
  
  将路牌从铁棍上拆下,王志将细长的金属棍在手中掂量了两下直接丢出。棍子带着尖啸瞬间飞出十多米远,深深插入旁边的砖墙中。某个正背靠墙壁对众女吹口哨的白人满脸愕然摸着脸颊边的血痕,最后恶狠狠瞪了王志一眼转身离开。
  
  “瞧,哪怕我展现出了可以一击把他干掉的实力与决心,他也没有恐惧。”曾经挥着刀跟人对砍,暂时退避者的眼神他再熟悉不过。“如果我们稍有松懈,他很可能就会像只恶狼那样扑上来给予致命一击。”有些无奈地耸耸肩,确认了方向的王志竖起食指敛容道“这就是贫民窟,为了活下去什么都可以做的鬼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