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撕破脸 二合一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撕破脸 二合一

“诈尸兄弟,瞧你那兴奋样,是不是爆出好东西了?”
  
  见诈尸乐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朵边了,北调忍不住问道,虽说他对这些东西都看不上眼,但这好奇心是在所难免的。
  
  “没有,这BOSS是一个大水货,根本配不上这暗金的名头,也可能是因为任务BOSS的缘故,爆率才没有期待的那么高,就爆出了一件40级的黄金装备,其它的都是些小玩意,没啥值钱的东西。”
  
  诈尸失望的撇了撇嘴,将这沙狼王的眼珠拿在了手中,这才重新焕发笑颜,“这眼珠才是重头戏,有了它,意味着我可以领取任务奖励了!就是不知道这奖励有没有掺水分,那蒙西尼看起来也不像是大方的主,要是像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我也拿他没有办法,只能认了。”
  
  “什么?这么难的任务,你没有和他提前说好任务奖励?”
  
  苏然感到很是诧异,“你看看任务界面,说不定里面已经带着了。”
  
  “是嘛,那我看看。”
  
  诈尸在领到任务后,压根就没看这任务界面,可当他把这界面打开,当场傻眼了。
  
  “两位老大,我怎么没找到这个任务?”
  
  诈尸不敢置信的看了好几遍,神色变得很不对劲,“难道说,系统出现BUG了?我们这岂不是白忙活了?”
  
  “诈尸,你小子连任务都不看,就直接做任务?真服了你了!”
  
  苏然感觉被诈尸给打败了,头一次遇见这种人,还以为领了个连环任务,没想到这只是镜花水月罢了!
  
  “靠,这蒙西尼老混蛋竟然敢阴我,找他算账去!”
  
  诈尸怒气冲冲的朝着白胡子老头走了过去,由于太过愤怒,连手指都不自觉的使上了劲,连沙狼王的眼珠子都为之变了形,再这么用力下去,不排除被捏爆的可能。
  
  “诈尸,先别急着和NPC撕破脸,看他怎么说!”
  
  北调生怕诈尸坏了大事,要是惹到这个NPC,啥奖励都没有了,到时候想后悔都已经来不及了。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说的正是这理。
  
  “北调老大,放心就行,我心里有数!”
  
  诈尸头也不回,朝着NPC走去,可从这架势上来看,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覆水兄弟,你说咱们要不要去拉架?我感觉这俩人很可能打起来。”
  
  北调有些不放心的说道,感觉诈尸这小子在愤怒的驱使下,完全能做的出来。
  
  “打个屁,一百个诈尸也不可能是这个老头的对手,和死人是打不起来的。”
  
  “覆水兄弟,你真相了。让诈尸死一次也不见得是坏事,通过这件事让他长长记性,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
  
  “这NPC不简单,要这么多任务道具,很可能是想搞什么大动作。”
  
  苏然的视线停留在这白胡子老头的身上,“希望诈尸别犯傻,在得到奖励之前,先别将这些任务道具交出去。”
  
  “糟了,忘记叮嘱他了!”
  
  “没事,正常人不会这么傻……”
  
  苏然话还没说完的,却见诈尸将所有的道具度乖乖的交了出去,一点犹豫都没有。对此,他只能咳嗽一声,借此缓解一下自身的尴尬,“草率了,刚才权当我没说。”
  
  ……
  
  话分两头。
  
  “前辈,醒醒,我有事要问你。”
  
  诈尸强压着心头的火气,走到了白胡子老头身边,说话的语气大变了个样,连敬称‘您’都变成了‘你’,这NPC应该能听得出来。
  
  其实这也是诈尸故意而为之,他要让这老头知道,自己不是软柿子,想捏就能捏的!
  
  “人类,不是和你说过么,在任务完成之前,别来烦我!”
  
  白胡子老头烦不胜烦的说道,朝着诈尸挥了挥手,懒得再说一个字,示意他赶紧离开这里,别扰他清修。
  
  “前辈,你看这是什么?!”
  
  诈尸强忍住将他踹翻在地的冲动,将沙狼王的眼珠摆到了老头的面前,心中却是多了一丝诧异,刚才沙狼王BOSS搞出的大动静,这家伙竟然没发现?
  
  心得多大啊?
  
  “这是……”
  
  白胡子老头在看到诈尸手中的眼珠后,脸色大变,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沙狼王的眼珠!人类,你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沙狼王给杀掉了,不简单,属实不简单!”
  
  “别说些没用的,我就想问问,你交给我的任务怎么没有了?还是说,你这是故意在玩我?”
  
  诈尸哪里还能忍得住,直接开门见了山,与其浪费时间周旋,不如直截了当的将来意说明,他倒要看看这老头该怎么解释!
  
  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沙狼王的眼珠就算喂狗,也不给他!
  
  要是沙狼王在天之灵能知晓诈尸的这个想法,估计要哭晕在厕所了。
  
  “任务?人类,你是不是已经死过一次了?”
  
  面对诈尸的质问,老头并没有觉得奇怪,只见他轻抚了下长长的白胡子,这才不急不慢的说道,“说实话,休要骗我。”
  
  “死过一次?前辈的意思是,这任务消失与死过一次有关系?”
  
  诈尸迟疑了,连说话的时候,有带着不确定性,因为他以前经历过这类似的事情,死了几次后,任务强制取消了,难道这任务也是这样?
  
  是自己误会这老头了?
  
  “人类,你糊涂啊!”
  
  白胡子老头痛心疾首的说道,“人死如灯灭,新生代表着开始,这任务自然就没有了!”
  
  “啊?这怎么办?”
  
  诈尸傻了眼,他万万没想到,这任务消失竟然是自己造成的!早知道这样的话,就不会轻易的放出沙狼王了……
  
  “唉,事已至此,也只能尽力挽回了。”
  
  老头叹了口气,“现在有两种选择,你将所有的任务道具都给我,任务奖励我只会给你一半,另外一种就是,任务判定失败,这些任务物品我也不要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这哪行?!”
  
  一听这话,诈尸当场不干了,忙活半天,不就为了这点任务奖励么?这第二种选择他连想都不想,直接排除了,至于这第一种选择,最起码还有一半奖励,总比没有强!
  
  “前辈,您能不能透个底,这奖励的一半,有什么?”
  
  诈尸不放心的问道,他这次学乖了,在问清楚任务奖励之前,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人类,看你这人实在,不像是那种奸诈之人,我也不必太过为难你,这奖励……”
  
  白胡子老头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天人交战,狠了狠心说道,“就给你一件暗金匕首作为奖励吧!”
  
  暗金匕首?!
  
  又是一件暗金装备!
  
  而且还是契合自己职业的暗金装备!
  
  诈尸的脑袋轰的一下,直接懵了。
  
  此时此刻,在暗金匕首的刺激下,他哪里还顾得多想,直接将所有的任务物品都交了出去,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将苏然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哈哈哈,好,做得好!”
  
  白胡子老头在得到这么多道具后,喜形于色,随即,掏出一个黑漆漆的鼎炉,将所有的东西都丢到了里面,包括那颗珍贵的沙狼王眼珠。
  
  “前辈,这奖励……”
  
  诈尸迫不及待的问道,脑海中只剩下了那把暗金匕首,等到了他的手中,实力还不得暴涨?!
  
  “别打扰我炼丹!”
  
  白胡子老头在得到他需要的炼丹材料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厉容显现而出,连雪白的眉毛都竖了起来。
  
  “前辈,说好的奖励呢?先把任务奖励给我,我立马离开这里!”
  
  诈尸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他满心的兴奋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这老头的表现,他竟然有种丢了夫人又折兵的想法,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只有奖励到了手,才能让他彻底放下心。
  
  “还想要奖励?不杀你就是最好的奖励!”
  
  白胡子老头露出了狰狞的面容,杀意丝毫不加掩饰,“杀你,如屠鸡仔,还不赶紧滚!”
  
  “你!”
  
  诈尸的担心成为了现实,他万万没想到,这NPC竟然会说话不算数,这对他而言,被NPC欺骗,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在老头的言语刺激下,血液直接涌进了诈尸的脑门,哪里还管这NPC的身份,愤怒的吼道:“你一个NPC牛什么牛,我这就去投诉你!把你从游戏中彻底抹杀掉!”
  
  “人类,你真让我失望,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白胡子老头的右手猛地伸出,抓住了诈尸的喉咙,缓缓往上提,想要将诈尸提至空中,让他在恐惧中死去!
  
  可是。
  
  让白胡子老头尴尬的一幕发生了。
  
  “哎?”
  
  他的脸色都憋红了,都没能将诈尸提起来,他不信邪的爆发出了吃奶的力气,也还是没能提起诈尸来。
  
  “咳咳,被封印这么久,手有点没劲了。”
  
  老头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这才放弃了提起诈尸的想法,还没等他继续有所动作的,诈尸那求生的欲/望当场爆发,猛力挣扎了起来。
  
  “该死!”
  
  此时的诈尸就像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根本不好掌控,白胡子老头直接动了杀心,右手的力道渐渐变强,估计用不了几秒钟,诈尸的喉管就会被掐断,系统就会强制判定他死亡!
  
  “唰!”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道灰色的光波从不远处袭来,光芒一闪即逝,被这老头看了个正着。
  
  刹那间,老头的意识瞬间消失,整个人变成了一尊石化的雕像。
  
  毫无疑问,正是苏然出的手,动用了石化宝珠的石化技能,成功的将这NPC给控制住了。
  
  “噗通!”
  
  趁现在机会难得,诈尸猛地往后一仰,脱离了这老头的掌控,脖子被划出了几道血印子,火辣辣的疼。
  
  不过,这点小伤在死亡面前,根本不算什么,诈尸哪里还顾得考虑这些,一脚就踹了过去,直接将这尊雕像踹到在了地上,让他出了口恶气。
  
  “诈尸,将鼎炉弄到手!”
  
  苏然的喊声从背部传来,这倒是把诈尸给提醒了,这黑漆漆的鼎炉里面,所盛放的正是那堆任务材料,是他们三人辛苦得到了,绝对不能便宜了这老头!
  
  “老头,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
  
  想到这里,诈尸大喝一声,猛地抓起鼎炉,腰肢发力,直接将鼎炉甩飞了出去。
  
  在诈尸看来,这鼎炉就算摔碎也无所谓,只要不让这老头得到手,他就心满意足了!
  
  “哈哈,诈尸兄弟,做得好!”
  
  北调爽朗的笑声在这沙狱中响起,他也没想到,这剧情竟然会一波三折,还好没有让这NPC得逞,不然他们三人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至于那神秘的鼎炉,则是被候在一旁的苏然抓在了手中,将其往膀胱里塞了塞,可惜没能成功,系统没有给他这个捡漏的机会。对此,苏然只能暂时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将所有的炼丹材料都掏了出来,塞进了膀胱。
  
  整个过程也就消耗了几秒钟,白胡子老头解除了石化状态,恢复了行动力。
  
  可当他看到身边的鼎炉被偷后,当场暴怒,那长长的白胡子如同鞭子一样,朝着诈尸的腰间抽了过去,所过之处,都产生了飒飒的破空声。
  
  “想偷袭小爷?想得倒美!”
  
  诈尸早就提防着老头的偷袭,以他窃贼职业的速度优势,很轻松的躲过了这招抽击,还不忘嘲讽道,“老头,有什么本事尽管试出来,我们连沙狼王都能宰掉,你算老几?”
  
  “既然你们急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白胡子老头悬浮在了空中,双目成了火红色,正要大发凶威的,只听‘咻咻咻’的声音响起,数十只利箭疾射而来,目标正是这NPC。
  
  “糟了!”
  
  老头狼狈的躲过这些利箭,哪里还敢在空中停留,赶紧跳到了地面上,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天空,这才伸手擎天,怒喝道,“邪火鼎,归位!”
  
  “唰!”
  
  话音刚落,这黑色的鼎炉便强行脱离了苏然的掌控,飞回了老头的身边,环绕着他转个不停,灵性十足。
  
  “邪鼎真身,镇压四方!”
  
  老头一声暴喝,鼎炉瞬间变大,旋转而起,朝着苏然三人的头顶扣了下去。
  
  “不好,我动都动不了了!”
  
  北调惊骇的叫道,“覆水兄弟,诈尸,你们快逃!”
  
  “还想逃?在我邪火鼎下,谁都逃不掉!”
  
  老头肆声大笑,见三人被困在鼎炉中后,厉声喝道,“我要将你们炼成一滩血水,尸骨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