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 > 第1197章这辈子,就不松手了! 全文完

第1197章这辈子,就不松手了! 全文完


  可眼下她恨不得被工作给堆死,这样她就不会受到身边男人的影响。
  是,他明明是什么都没有做,就在那儿办着自己的事情,连眼神都没有分一个给她,她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影响,他的气息总萦绕着她,一呼一吸之间,然后她明明也是没有去看他,不知怎么的,余光里却总是能够扫到他的身影。
  痛苦,煎熬。
  宋年皱起眉,低伏下身子,趴到桌子上,低低的哀嚎一声。
  再猛的抬起头,望向霍辞,开口:“总裁,我现在需要做些什么吗?”
  “你想要做些什么?”
  霍辞听到宋年的声,放下手中正在看的文件,侧眸看向她。
  “唔,什么都可以,只要让我工作就好。”
  “宋年,你是不是傻子?”
  “你什么意思!”这男人,莫名其妙骂什么人。
  “这么想要工作?”
  “我……”宋年一噎,想了一会,才说,“毕竟拿工资的,我总是要付出一点什么,不能就在这儿干坐着不为公司办事,我愧疚不安、惶恐啊!”
  “所以总裁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尽管的吩咐。”
  “过来。”
  “啊?”
  “让你过来没听到?”
  “听、听到了。”宋年打自己位置上站起来,走到霍辞身边去,“总裁您有什么吩咐吗?”
  “肩膀有点儿酸,你给我按按。”
  “啊!”宋年惊愕的瞪大眼睛。
  “怎么?不愿意?”霍辞见宋年反应这么大,不悦的抿起唇。
  “不是总裁,这我不会按,再说这也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吧!”
  宋年不说这一句话还好,说了这一句话,简直是给了霍辞一个梯子,他顺着就是往上爬,“作为总裁的私人秘书,在总裁疲惫,肩膀酸痛的时候,给总裁按按肩,这就是你需要做的事情。”
  “抛开总裁私人秘书这个身份不说,你是我的妻子,伺候辛苦工作的丈夫,为丈夫捏肩捶背,这更是正常,应该的不是吗?”
  正常?应该?
  正常应该个鬼!
  他以为现在是什么时代,还走男权那路?妻子娶回去就是伺候丈夫,给当牛做马的?
  宋年欲开口拒绝。
  男人接着一句,“还不快点,想要被扣工资吗?”直把她的话给噎下去,她愤愤瞪霍辞几眼,后迈开步子走到他身后,然后伸出双手搭上他的肩膀,开始给他捏肩。
  “宋年,你早上没吃饭?这么点儿劲,你看不起谁呢?”
  “哦,不对,我记得你早上吃过饭的,还不止吃了一点儿,你可是一点儿没留的全部都给扫荡光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一个这么能吃的女人,所以,你力气能不能大一点儿了?”
  “是,总裁。”
  什么叫做自寻死路?宋年想这会儿她知道了,刚刚在那边坐着,至少还离这男人有点距离,现在,她和他的距离近的只剩下一点,他的气息完全的将她包裹,目光里怎么躲都躲不开他的身影。
  特别,这男人居然还让她给他捏肩,得,他是老大,他是总裁,他说了算,但这么挑三拣四的算是怎么回事?把她早上吃那么多的事情翻出来说算是怎么回事?
  嫌她力气不够,好好好,她用力一点,宋年使出吃奶的劲儿给霍辞捏肩,假笑着问他是否满意。
  “还不错。”霍辞点点头,“就要这么用力,有些事情上面虽然出力的是男人,但是女人也不能太弱太没力,要配合好男人,得有力,你这手劲还算不错,我挺满意的,就看……”
  霍辞的话嘎然而止。
  原因无他,后面给他捏肩那人罢工了。
  “怎么了?”他回头望向她,状似不解。
  “你刚刚乱七八糟的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了?”霍辞装傻。
  宋年气闷,她总不能说他刚刚那话听在人耳中带颜色吧!说出来,他一定会倒打一耙,说她思想不纯的,所以她闭上嘴巴不语。
  宋年这一副有气又闷着的样落在霍辞眼中,他竟莫名觉得很是可爱,他忍不住笑,又很快的绷住脸,“不说?那就继续工作。”
  “是,总裁。”宋年应道,抬起手,愤愤的继续的给霍辞捶肩膀。
  后来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宋年给霍辞捶着肩,霍辞“认真”工作。
  但两人心里都是不平静的。
  宋年受霍辞的干扰,霍辞亦是受着宋年的干扰,肩头有她的小手儿一一下一下的捏着,鼻息里传她身上的清香味,这都让他无心工作,看似认真工作,实际已经走神到了天边。
  ……
  “总裁,可以停了吧?”
  男人一直没叫停,宋年也就没停下,但这会儿都是过去了差不多要一个小时了,她着实的是累了,手酸的都好像要不是自己的了,撑不住,问了句。
  “嗯,可以了。”霍辞飘远的思绪被宋年的声音唤回来,他点点头,又回过头去看她一眼。
  他这一声简直就跟古时皇帝说大赦天下一般,宋年忙不住的将手打他的肩膀上拿下来,拿下来的时候,手都在抖。
  而霍辞回过头,恰好的是看到宋年抖着的手。
  他眉头微皱,不由分说的伸出手抓住宋年的:“这是怎么了?抖什么?”
  他还真是有脸问,宋年瞪向霍辞,阴阳怪气的开口:“总裁您说呢?这不都是拜您所赐吗?”
  霍辞抿抿唇,不语。
  宋年撇了下嘴,打算从霍辞手中抽回自己的手。
  不想她一抽,男人就是收紧,随即他给她揉捏起来。
  宋年因霍辞给她揉手的这个动作一惊。
  还不待开口,男人的声传来,低低沉沉,消了冷漠多了温柔:“这样有没有舒服一点?”
  “恩?”
  没有得到什么回应,霍辞抬起头来看她,那目光也是温柔的,温柔的几乎能将人给溺毙。
  “还还好。”宋年结结巴巴的回答,又是去抽自己的手,更是这样,更不能让霍辞一直握着她的手。
  但是抽不动,男人握的很紧。
  他又是霸道的道:“别动。”
  这霸道的语气,好像他握住的不是别人的手,而是自己的一样。
  “总裁,已经没事了,您松手吧。”宋年没公然和霍辞呛声,只这般委婉的道,不过,只要是个稍稍有一点儿智商的人,她这话一出来,绝壁的是会懂意思的。
  霍辞听懂了,他给宋年揉手的动作一顿,不过并没有松开她手。
  就这样握着,很长时间。
  宋年由此十分忐忑,她猜不透男人在想什么,她张嘴,想要说话。
  然而,霍辞先开口。
  男人侧脸在温暖光色中显得极为俊朗认真,而低沉好听的男声里竟有着极端的深情。
  “不松。”
  “宋年,这辈子,就这样握住你的手不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