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吾乃游戏神 > 第四百零八章 关于成为玩家对智商的影响问题

第四百零八章 关于成为玩家对智商的影响问题

早就在长耳族族地翘首以盼的容喀在看到跟在鬃眼身后安然无恙的菈比之后,才终于真正松了口气。
  
  “你没有事真的是太好了……”
  
  因为以前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背刺过自己大哥长耳族族长,所以容喀面对自己这个侄子其实是有点愧疚感的,之前会毫不犹豫放弃活下去的机会,只为给菈比争取一点逃跑的时间,也是因为如此。
  
  一旁的长耳族族长在放下心来的同时,又有些微妙的违和感。
  
  自己弟弟是不是对自家儿子太关心了一点……
  
  不过此时也不是纠结这点小事的时候。
  
  “再一次麻烦诸位先生了,真的十分感谢你们的帮助……”他向鬃眼他们道谢:“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们长耳族援手的地方,我们绝对不会推辞!”
  
  印象当中自己似乎已经说过类似的话了,但长耳族族长也实在没什么办法表达自己的感谢,总不能让族人去做麻辣兔头犒劳玩家吧?
  
  再说了,这种话对于那些实力强横的种族或部落来说或许价值千金,可对于长耳族这种菜到不行,在灭绝边缘反复横跳的小部落来说,真的也不值几个钱,在长耳族族长心里,强大如玩家们的存在也根本不需要自己族人帮什么忙,总之说出来也只是表个忠心。
  
  反正大腿就在这里,抱就完事了。
  
  “无妨,只是之后可能真的需要你们的一点帮助,不过放心,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肯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鬃眼朝他点了点头。
  
  长耳族实力确实很菜,但是非常能跑,其他异人族不使用坐骑的情况,很难追上长耳族人,之前犀角族的勇士苏丹也是靠着魔物古罗兹兰古可怕的行动能力才追上了菈比他们。
  
  所以要让长耳族去打架,那纯粹是大材小用了,甚至还有肉包子打狗的嫌疑,他们这个异人族作为信使才是最好的选择。
  
  长耳族族长一愣,也不知道鬃眼是打算干嘛,只是不由为了自己族人的未来感到担忧。
  
  “详细的东西我待会儿再和你说,你先招待一下客人吧。”
  
  鬃眼肯定不会蠢到在外面大声密谋如何重新夺取灰爪部落的计划,就算长耳族所有族人都绝对可靠,但巫术也不是只能杀人,驱使一些小动物作为耳目收集情报也是常见的方式。
  
  于是他指了指身后那位角卷一族的公主,便不再多说什么,跟其他玩家碰头去了。
  
  “您好伯父,我代表所有角卷族向您献上问候。”少女颇为温驯地向长耳族族长行了个礼。
  
  她行的礼是非常古老和传统的异人族交流时的一种问候礼,在这个时代已经很少见到了。
  
  这让长耳族族长不禁有些感叹,觉得角卷一族有着意料之外的传承——长耳族现在新生代已经不知道这些古礼仪了。
  
  他向对方回了一个礼:“如你所见角卷小姐,现在我们的族地比较贫瘠,不过相信你能够在这里感受到一些别样的乐趣,等到交流结束,我们会挑选族内的战士保证安全地送你回去。”
  
  “这真是太好了,我很期待之后的交流……不过在这之前我能稍微问一些问题吗?”
  
  少女谦逊有礼地说道,那副模样让长耳族族长对她有了不少好感。
  
  “问吧可爱的姑娘,我和你父亲以前也算老相识了,如果是我知道的,肯定会回答你。”
  
  “那么那些……嗯,自称玩家的先生们,和您的族人是什么关系?”
  
  听他这么说,少女立刻将盘亘在自己心头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
  
  她原本以为‘玩家’是长耳族雇佣的佣兵,但从鬃眼的所作所为上来看却又显然不像,更别说刚才的交谈,明显玩家的地位隐隐在长耳族族长之上,可要说玩家是打算掀翻灰爪部落通知的组织,里面却还有人类,这显然不对劲。
  
  异人族是不会被人类所统治的,这是先祖时代就烙印在他们灵魂之中,如同诅咒般牢不可破的铁则。
  
  这份执念来源何处已经不可考证,有人说是兽王神悲风赐下的祝福,也有人说是曾经化身为神但又陨落的先祖之灵的诅咒,但不可否认的是,或许人类能够奴役一两个异人,但他们绝对无法统治异人!
  
  别看异人们在刀尾的统治下一副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模样,要是哪个人类帝王突然冒出来说要推翻灰爪部落,自己做异人族的王,那所有异人都会被血脉中的那种执念所感召,统合成一股力量开始进行反抗。
  
  所以西大陆虽然存在人类王国,而且其中还有一些强者存在,但却没有哪个国家会跑来菲尔林平原试图统治看起来并不算强大的异人族。
  
  “一定要说的话……”长耳族族长也踌躇了一下。
  
  严格来说,他们其实已经有点玩家附庸的感觉了,只不过玩家们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一点,也没有做出过统治的行为,血脉中的执念没有被激活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要说他们和玩家只是合作关系,未免又有点自欺欺人。
  
  “他们是我们的‘守护者’,”最后长耳族族长才如此定义道:“将我们从数次理应毁灭的灾难之中拯救,守护着我们的存在。”
  
  “这样啊,”角卷公主露出了思索的神情,片刻之后她意识到这么做就相当于把东道主晾在一边不太好,于是又笑靥如花地对着长耳族族长说道:“伯父,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请人带我先去熟悉一下这几天的居所之地吗?还有我的坐骑也累了,如果可以请给它喂一点甘露草和清水。”
  
  “哈哈哈,没有问题,跟我来吧!”
  
  长耳族族长也觉得在这里聊玩家那群强大的沙雕不太妥当,于是哈哈一笑将话题带过,带着对方去了她的临时居所。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鬃眼也正在惊讶。
  
  “诶,容喀先生也成了玩家吗!”
  
  “是、是的……”容喀这个时候才回过味来,自己好像确实也变成了那些奇怪之人中的一员。
  
  看着正围着篝火跳舞的几个玩家,他不由默默为自己担心起来。
  
  ——我以后该不会也变成那个样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