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高调王 > 四百三十二章 初次跃进 下

四百三十二章 初次跃进 下

入定,属于一种可遇不可求的修炼状态。
  
  类似于睡觉的时候经历深层次睡眠,会更好的缓解疲劳,入定也会产生极佳的修炼效果。
  
  但同时也会消耗大量能量,如果修炼前没服用营养素作为补益,很容易会导致元气大伤。
  
  张角自然知道这一点却装作茫然无知的样子,望向开口的青年水师道:“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连这都不知道,你是野路子出身的超凡者吧,难怪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在农场凉亭里修炼呢。”青年水师笑笑道:“电动车已经来了,先别打听我话里的意思,赶紧去买营养素亡羊补牢去吧。
  
  希望不会太晚。”
  
  张角闻言扭头望向田边的马路,见果然有一辆4座电动车匀速驶来,想了想,奋力起身迎了上去。
  
  即将上车时,回头又看了一眼那青年水师道:“先生,你不走吗?”
  
  “我还要在这里等个人,你先走吧,记住马上去补充营养素,否则的话身体亏空太久,很容易大病一场的。”青年水师摆摆手道。
  
  “谢谢。”张角道了声谢,爬上了电动车,很快便消失在了原野之中。
  
  哈密农场本身便出产营养素,种植园对面就是贩售的专门店。
  
  10几分钟后,走出农场的张角进了营养素专卖店,早上刚赚的40多大元里面的20,转眼就变成了10斤丁级营养素的面包加肉脯,被哈密农牧公司重新赚了回去。
  
  之后他出了营养素专门店,边不住嘴的吃吃喝喝,边坐公交车回了宾洋街,随便找了家茶社,要了间静室,进入了冥想之境。
  
  等到午后2点多钟,午间用餐的高峰期过了,张角出了茶社,回到‘缤主鱼生食堂’。
  
  这时刚送走最后一座客人的李缤主,正跟谢婉珠、刘盛、艾依提、蒋娇几人吃午饭。
  
  看到面白如纸的张角出现,气的将筷子‘啪’的一放,怒声道:“张宝你真是赚钱不要命了吗。
  
  才半天时间怎么搞成这幅鬼样子了。”
  
  “就这样还是我吃了20大元,10斤的丁级营养素,又按照网络上说的,在茶社静室里面什么都不想的静坐了几个小时,才缓过来的呢。”张角闻言苦笑着道:“不过真不是我赚钱不要命,而是发生了意外。”
  
  “什么意外?”李缤主眉头一皱问说。
  
  “今天去哈密农场开工,”张角脸上露出五味杂陈的神色,“本来一切正常,突然间我觉得脑子一蒙,头就想好被抽脑浆一样的疼,蹲在地上恍惚了很久。
  
  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结果工作莫名其妙的完成了,而且一次合格浇灌了50多亩田地,赚了40多个大元。
  
  然后我就去凉亭休息,喝了口茶水,感觉脑子还是蒙蒙的,神魂之力消耗过大,就开始按照《风云雷雨》的法门养神固魂。
  
  练了一会突然就饿醒了。
  
  遇到一个好心眼的水师说我入了定,让我赶紧去买营养素补充元气。
  
  我就赶紧去买了,还因为太饿一口气买了10斤的丁级营养素,想着开次荤,结果竟然真就一口气给吃完了。
  
  对了,我还感觉自己好像步入超凡境界了,但因为一用神魂力量头就像针扎一样的疼,没办法确定。”
  
  李缤主听完了张角的描述,嘴巴里嘟囔着,“你这人身上怎么事情不断呐。”
  
  沉思片刻,饭也不吃了,带着他出了‘缤主鱼生食堂’,朝闲阅咖啡书局走去。
  
  书局中惯例清清静静,中央空调开在小档上,无声的吹着冷气。
  
  宋悦跟封叶正在最里面的榻榻米台子上,听黑胶唱片看漫画书。
  
  察觉有人进来,作为主人的宋悦抬头朝大门望去,见是李缤主跟张角笑着道:“缤主你们来了。
  
  张宝不是已经不拿你的工资,当你店里的伙计了吗,你们两个人怎么走的还是这么近啊。
  
  莫非有什么私情?”
  
  “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李缤主抽抽嘴角道:“我带这小子过来是因为他身上发生了件很奇怪的事情。”
  
  说话间两人来到榻榻米前,宋悦这才看清了张角的脸色,吓了一跳,“张宝你这死人脸是怎么回事?”
  
  “都说他发生意外了。”李缤主在榻榻米上坐下,吩咐张角道:“我是武士,小悦才是修士修行方面的行家。
  
  你把刚才跟我说的话,跟她再说一遍吧。”
  
  “嗯…”张角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把自己早上到中午的表演重新复述了一遍,最后道:“我现在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
  
  “你先别发表感慨,”宋悦满脸惊讶的打断了张角的话确认道:“你说自己感觉已经踏入超凡了对吗?”
  
  “是的。”张角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点点头道。
  
  “那你在哈密农场完成的工作量,确定是50多亩吗?”宋悦又问道。
  
  “当然确定,银行转账信息上写着呢。”张角说着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点进账户,给宋悦看,
  
  宋悦看了看,最后问出了一个问题,“你从修炼《风云雷雨》到现在,总共有多少天了?”
  
  “20天左右吧,详细时间我也记不得了。”张角想了想道。
  
  “啊。”宋悦闻言沉默了下来,10几秒后,起身打开书架后面的暗格,取出一丸丹药,递给了张角,“吃下去吧。
  
  吃完你亏空的元气应该就能补足。”
  
  张角依言服下了丹药,顿时感觉到一股温润的热流从胃部升起,直冲卤门,整个脑袋像是泡在温水中一样,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这药的效力不错啊。”他心中暗暗赞道,表面却眼皮打架的打了个哈欠,喃喃说道:“怎么那么困呢,
  
  宋小姐,你这药是,是安眠药吗?”
  
  “有类似的作用,不用担心,睡一会吧,睡一会自然就好了。”宋悦轻声说道。
  
  看到张角真就趴在了榻榻米上,沉沉睡去,突然露出心疼的表情,望向李缤主,“一颗‘止沸丹’要2300大元,就这么给你的跟班磕掉了,你要赔我。”
  
  “我带他来只是想让你提供一下专业意见,”李缤主摇摇脑袋道:“谁让你起了想要研究的心思,给他吃‘止沸丹’的。
  
  我这个穷人可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