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无敌从修改功法开始 > 第163章
对于南宫小妖内心的大概想法,楚风也未必不能猜到,不过他却也有自己的打算,若出得这祭坛之外,那便是天高任鸟飞,也未必要与南宫小妖再见面了。
  “我的条件不多,只有三个,条件一,你修为现在只不过三阶色大圆满,纵然要铁血丹书残卷,也参悟不了什么,所以我们就来个约定,我在云苏城这段日子,这铁血丹书由我保管,当然这铁血丹书由你打上无上封印之术,若我离开云苏后,我便会把铁血丹书残卷双手送上。”楚风淡淡地把第一个条件说了出来,而他这条件却也是为保命着想,这云苏城,无名势力太大,小妖女的修为又太高,他却不得不把铁血丹残卷这保命符挂在身上,若不然随时都有被南宫小妖击杀的可能。
  “你这般说,那你一辈子都不离开云苏城,那铁血丹书残卷岂不是永远在你手上,你倒打的好算盘,且一点也没有交易的诚意。”南宫小妖冷笑道,且手上握上了神通,却似要再次动手强抢了!
  “小妖女,你也不要动不动,便想出手,大家同为三阶色大圆满之境,我纵然没有你那般多的神通,但一旦拼命,你未心能活着走出此地!”楚风看到南宫小妖又要出手,却不由得冷冷地喝道。
  “便如你说的这般又如何,今日铁血丹书残卷我誓在必得!”南宫小妖自然知道楚风说的并非虚言,对面那家伙,神通不多,但偏是她几翻大神通尽出也伤不到对方,若是其它的一般三阶色大圆满丹修者,却不知要被她灭了多少。
  这妖男有些邪门,按南宫小妖的便是如此说法,所以她还是忍住了,没有立刻出手。
  “我自然不会一辈子呆在这云苏城,那我们便限期一年,若是一年内,我还在云苏城,这铁血丹残卷依然双手奉上就是!”其实按楚风的计算,他只想在救出那两们老人家,他便远走西陆魔域,去救醒东方雨柔,完成老怪的心愿。而这时间,想来绝然不会超过半年,但保险一些总是没错!
  “时间虽然还是有些长了,但还可以勉强接受,那你便说你第二个条件便是!”南宫小妖脸色终好转了一些,毕竟只有这么一句话,她才觉得妖男说得的有些像人话。
  “条件二,我要成为你无名的子弟,身分绝然不能太低,这点你懂的!”楚风说出了他的第二个条件,而他要这个条件,却便是需要一个身份,且说不得还可以借无名势力可以接触丛林守猎者,那时救人也要方便上许多!
  “你确定要加入无名?”南宫小妖眼中却是突然闪过一丝恶魔般的笑意。
  “我在云苏城中无亲无故,也唯有找你无名这棵大树依靠依靠了!”楚风轻轻地道,不过他的心中却是莫名地闪过一丝不安。
  “这个就包在我身上,且你的身份绝然不会很低,那时必让你大吃一惊的!说说最后一个打件吧。”南宫小妖难得地脸上妖过一丝妖然笑道,而这丝妖笑落在楚风眼中,让他心中有种错入狼窝的感觉,不过,这条件提了出来,自然也不好再收回去了,且楚风也自然不会收的。
  “最后一个条件,不要和任何说出我身怀天妖血脉的事,且以后,不要再叫我妖男了!”楚风脸容无比肃穆地道,这对他确实很重要,因为这事关一个男人的清白呐!
  “嗯,若是不这样叫,我还可以有另外的叫法,比如说男妖、人妖、妖人什么的,你想想清楚吧!”南宫小妖淡淡地道,但言语中却吐出了更让楚风感到恶寒的名词!
  “小妖女,总之你不要太过份就是!你若能接受这些,那我们便是合作关系了,对待合作伙伴,我是极为热情的!”楚风此时一副轻松的样子,却似毫无防备,但却是远离南宫小妖,后退至神通封印处。
  “先把铁血丹书残卷交给我,我先打上无上封印!”南宫小妖把纤纤玉手伸至向楚风道。
  “打上神通封印,却哪需要把铁血丹书交到你手中,我且放在你十米处,你便可以放出封印之术了!”楚风笑嘻嘻地道,若是把铁血丹书残卷交到了小妖女手中,他又怎会心安,这铁血丹书毕竟是他日后在云苏城中的保命符,那是大意不得的!
  “竟然这般不相信我,也罢,你把它放在十米处吧,我印上我大道封印!”南宫小妖妖然一笑,却是毫不在意地道,同时双手幻动起来,却是要演义出她的大道封印。
  玄黑之色,此时却只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盒子!
  “里面果然装着的便是传说中携刻着冲击紫丹大圆满之境的秘法么?”楚风把玄黑铁盒取出,放在他一米有地方,却让南宫小妖封上她的大道封印,而在把铁盒放下那一瞬间,心中禁不住闪过如此念头。
  玉手如凝脂,柔美而动,纤指轻点,如行云流水,南宫小妖幻动双手,却是妙手生花,一个大道之印幻化而出。
  印如龙似龟,却有一种大道的气息,直冲天际!
  “这绝不完全是她自己的大道,这道已有大成之势,非六阶色丹修者不可结!”楚风心中无比讶然,却想不到南宫小妖为封印铁残丹书残卷,竟然不惜动用有大成之势的大道之念。而这具有大成之势的大道之念,必然是那位六阶色大圆满者封印在她身上,守护她安全的道念。
  “幸好在铜棺之内没有下杀手,若不然,必然触动那六阶色大圆满者在小妖女身上封印的大道烙印,那时,必死无疑,甚至形神俱灭!”楚风暗暗地吞了一口水,大觉得这小妖身上藏的东西太多,一不小心,便可让人万劫不复。
  楚风心中动着念头,但注意力却是放在玄黑铁盒上,若是一旦发现不对,必是动手把铁盒拿回再说。
  南宫小妖轻举大道之印,然后向着铁盒镇压而去,而随着大道之印的划动,这片被镇封的空间有了一些飘然摇动的感觉。
  “大道之印,镇压!”南宫小妖媚然娇喝,大道之印在接触瞬间便没入了铁盒之中,最终却没有引起丝毫的变化,但楚风却是知道,这铁盒必然有小妖女的一丝神念,若有人强行打开这铁盒,那她必然可以发觉,同时可以发动大道之印,让持盒之人受大道之印的无情击杀。
  “若要强行破开这大道之印,非要达至六阶色修为不可!”楚风心中暗叹了一声,却觉得有些可惜了,不过,他日后也未必没有观看这铁血丹书的残卷的机会,因为,楚风也在这铁盒之上隐密地留下了他一道神念,若日后有人打开,他自然也能知晓。
  在那大道之印刚没入铁盒瞬间,楚风却便是迅速出手,瞬间把铁盒卷入纳灵戒中,然后对着一脸冷意的南宫小妖道:“小妖女,既然我们协议达成,那那便先要破开这封印吧!”
  “甚好,我看出这里的封印似乎并不完整,只是残缺的存在,要破开并不难,不过毕竟是隐世老祖的手笔,纵然只是随意出手,却也需我等全力同时出手方可破开!”南宫小妖妖然邪笑再现,此时似乎已经恢复了她的真面目,大有变身妖女的行头,眼中尽是妖媚之意。
  “唉,若是有一把法器在手,破开这残破的封印之阵想来也更容易些吧!”楚风轻轻地自语道,眼睛却是斜着看小妖女,想要南宫小妖发动法器威力的意思也忒明显了!
  “不要用这般的眼神看我,攻击性的强力法器我没有!”小妖女自然看透了楚风的本质,却是妖邪笑容闪动,然后却是叹息地说道。
  连天妖法器都有的人,你说她身上没有攻击法器,想来也没有人会相信,不过人家既不愿拿出来,也表示没有了,楚风倒也没有再厚着脸皮再说什么。
  “不过,我没有,却不代表别人没有!”最终南宫小妖却是语峰一转,淡淡又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里只有两个人,小妖女和楚风,既然小妖女没有攻击性法器,那这别人,也唯有指楚风了!
  “嗯,小妖女,有时候玩笑开大了也并不好笑的,我一穷光蛋,何来攻击性法器?”楚风心中闪过不详地征兆,却有种被小妖女算计的感觉。
  “铜棺不是凡品,若说不是一件强力法器,却无人相信!我们便以铜棺开路,破开这封印法阵可好?”南宫小妖妖邪笑容越来越盛,那双妖媚之眼早已化作月牙状,更兼素齿朱唇,柳眉如烟,妖异中又有一种邻家女孩的感觉。
  “这女人果然便是祸水级的妖孽啊!”楚风心中暗叹一声,他却是不知道,这南宫小妖不仅有变身女妖之称,更是南域三大美女之一,妖艳之色闻名于天下,且更有天下诸多天才人物为她着迷,愿追随其左右,做其护花大使。
  但又有谁能知楚风已然比任何人都要快上一步,至少楚风已经和对方有过香艳的共处,而这自然也不管是不是巧然问题。
  颜如玉,气如兰,还有那柔媚无比的声音,纵然是铁血心肠的男人也忍不住会心软,而任是其它的男人,想来也不会拒绝南宫小妖的请求吧?
  自然,南宫小妖也是一个极为自信的女人,至少,她的风华绝代可让天下才俊着迷,她的修为亦可让众多天才人物也只有仰望的份。
  小妖女巧然妖笑,妩媚中亦有着清纯之态,而这等姿态自然可以引起男人的无尽**,至少楚风觉得也唯有桃纤纤那等大妖孽级的绝色方可把她比下去。
  “桃纤纤那那等接近真妖孽级的绝色我都见识过了,你这小妖女道行还差得远呢?”楚风心中暗笑道,其实也并非不是楚风没有受到小妖女的媚惑,只是楚风得过桃纤纤的一丝接近大圆满之境的媚之道念,虽说那丝道念早已消去,但楚风却还是能从中参悟些许。接近大圆满级的媚之道念,纵然只是参悟了些许,但足以让楚风受益无穷,在大多媚幻之术前,却可以保持清明无为之心。
  固然,这小妖女或许是天生妖媚,但楚风却是依然不为所动,他却是笑着说道:“那只是一口普通的铜棺,何来不凡之处?倒是小妖女,你身上不凡之物却是太多了,我看了也忍不住要眼红了!”
  楚风的反应出乎南宫小妖的意料,她却是想不到,她那百试不爽的天生媚术竟然对眼前的妖男无效,心中除了吃惊,那也是大受打击。
  以前,她纵然只是一个眼神,却足可让许多年轻才俊为她争得头破血流,甚至还进行生死大战,却只是为了在小妖女心中争得一席之地,这也便可以想象得出,南宫小妖的魅力是怎样的惊天,且在众多才俊心中,小妖女已是他们心中的女神,容不得任何人亵渎,若是让那些才俊们知道,楚风曾对他们的女神在铜棺中做过那样猥琐的事,那楚风必然要受尽南域才俊们的无尽追杀,纵然是他成为了无名势力中的人,以及有人保他,没有人敢公然灭杀他,但他在云苏城中也必然是烽火连天,大战不休。毕竟在云苏城中,那些从大势力出来的才俊们纵然无法直接把楚风斩杀,但却可以通过挑战,却可以把楚风光明正大地斩杀掉,以血洗他亵渎他们女神之罪。
  对于这些,楚风自然无法意识到的,因为到目前为止他却还不知道这云苏城形势如何?况且他隐修两年,已对明面世界的大变样已然一无所知,并且他一来这云苏城中,便卷入到了这等事件中,直到此时方可脱身,且何府的麻烦也算终于解去,毕竟何家已被灭族,何府也成为了历史。
  “加入无名之后,以后在云苏城中行事虽说行事方便一些,但也绝对是麻烦不断!”楚风心中生出如此预感,特别是看到小妖女眼中不时闪过的恶魔之光,心中的感觉更是强烈。
  楚风虽说着话,但内心中却是考虑着诸多事情,至少他要在云苏城中呆上很长一段时候,他必须要作好准备,且要为日后逃亡留好后路,毕竟要与丛林守猎者对抗,楚风可不认为以个人的力量可以与丛林守猎者这等云苏第三势力正面相抗,纵然只是一个丛林守猎王也足够他呛的。
  而南宫小妖听到楚风的话,脸上却是闪过一丝异然之色,但最终平淡地道:“你说这铜棺只是普通之物,那你便当宝贝一般收起来,莫非你要留给你自己用么?且我身上那有什么不凡物品可让你眼红了?”
  言语虽然平淡,但任谁都可听出当中的无尽讽刺之意。
  “你头上的玉色发叉便绝然是一件攻击性极强的法器,纵然没有达到中级法器的阶别,但想来也相差不远了!还有你耳朵上的耳坠,也绝然是准低级法器,至于是哪类的法器,我却看不出来,而这些也只是你挂在身体表面上的法器,而若要说到内里,可便大是不止这些了!”楚风羡慕的眼光落在南宫小妖的身上,言语中尽啧啧地赞叹声。
  只是,楚风这般眼光与言语在他自己的看来绝对没有丝毫淫.秽的性质在里面,只是落在南宫小妖的眼中,那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那一双色色的眼睛在她身上游走,似乎总是刻意地在她重要的部位停留许久,当中的的意味难言,且神情却是无比的猥琐;更有那色胆包天的言语:若说到那内里,可便大是不止这些了,莫非妖男已然能看透到她的内里?南宫小妖终于脸色大变起来,看着楚风的眼光突然间变得杀气冷冽起来。
  她自然知道她的内衣却是凤羽之衣,那也是一件低级防御性法器,不过,这凤羽之衣却有一样极其变态的功效,那便是一旦发动法器中隽刻的阵法,却可以瞬间释放出凤族圣光,却可以挡住六阶色以下丹修者的三次攻击!
  这等宝物,却是南宫小妖的贴身内衣,那本是她无比私密的事情,但楚风的话似乎透出那样一层的意思,也便是他懂得南宫小妖穿着这样一件内衣。
  感受到小妖女的突然变化,楚风却是皱了皱眉头,却不知自己那里又惹到这小妖女了,让她突然杀气冷冽起来,且这杀气似乎是向着他的!
  “看来,那果然便只是普通铜棺,那也便只刚好给你用了!”南宫小妖突然撇开之前的话,却是直接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只是声音冷如寒冰!
  “那本来就只是一口普通的铜棺,我这般珍藏它,因为当中确实有让人回味无穷的地方啊,至于它是不凡之物一说,那都是扯谈;所以这次要破开这封印法阵,却非要动用你身上的法器不可,说不得你内里的那法器威力更惊人,你且取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也是好的!”楚风虽说意识到这小妖女已然杀气冷冽,但对方本来就变化无常的一个人,所以这样的变化,他也没怎么在意,只觉得这是小妖女的自然反应,因而楚风依然在劝说小妖女取出大.法器,直接破封走人。
  “那果然是好的,我便取出大.法器先灭了你再说,大淫贼!”南宫小妖此时羞怒难当,更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直接把交易之事抛至九重玄天之外,直接取出头上的玉色玉叉法器击向楚风!
  那也活该楚风倒霉,平时这么灵光的一个人,今天却要在小妖女面前说出这般误会纵生的话。
  先是那句,我这般珍藏它,因为当中确实有让人回味无穷的地方啊,固然楚风回味的是托棺长生梦的玄妙奥秘,因为楚风越是想起他一个人进入铜棺之中时,那浩然无尽的生命力涌入体内,让他突然有了一种长生不灭,与天地同寿的感觉,然而这也只是感觉而已,且这感觉却是随着南宫小妖进来而突然消失了。那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但确实让楚风回味无穷,大有感悟。
  但这话在南宫小妖听来,那便是楚风是在回味与她同挤一棺的暧昧之事,那绝对是亵渎她的行为,且这等事情可绝然不能提起的,那已然成为了她的禁忌话题,此时楚风却在她面前说,那是一件让人回味无穷的事,这怎能不让她无比羞怒,大下杀手!
  况且,还有后面那句,那便直接让南宫小妖要与楚风来个不死不休之局了!
  内里法器,取出来看看,那不是说要让她取出内衣让妖男看,这是南宫小妖的理解,难怪便是要直接祭出法器,要把楚风灭杀了!
  虽然说,楚风只是想让小妖女取出那袖口内的那把血刃!
  玉色发叉,闪动着圣洁的白光,有一种柔然如春风拂面的感觉,但楚风却是知道那是杀人之光,蕴含着无尽的毁灭之力。
  毕竟是低级攻击性法器,当中威能实在是难以想象,不过,一旦被除击中,那却必然是神魂俱灭了。
  小妖女手持玉色发叉,妖绝容颜上一片冰冷的杀气,此时,她化身流光,瞬间便击至楚风处。
  面对着瞬间击至的大杀器,楚风却是一脸平谈之色,无喜无忧,任由南宫小妖的玉色发叉这等恐怖法器击中。
  玉色发叉有着无尽的毁灭之力,然而击在楚风身上时,却是丝毫不受力,且楚风却便如风一般消散而去!
  “这仅是幻像!”南宫小妖惊叫起来。
  菩提子有制造虚幻分身的神效,这是楚风现在知道,这菩提子除了悟道,却便是制造这分身了,且与真人无异,让人难已觉察出异样,但前提却便是,真身却不可与虚幻分身离太远,若不然虚幻分身会自然消散。
  南宫小妖却不知楚风何时做了手脚,自然也唯有上当一途!
  此时,她手上的玉色发叉穿过楚风的虚影之后直接击在封印阵法上。
  玉色发叉中的无尽破坏之力在封印阵法上暴发开来,却让这片封印的祭坛废墟激烈地震荡起来,且这片空间之内更有一种扭曲模糊感,却便是这封印要崩溃的征兆,若此时再有人抓住机会,在这片空间没有恢复平静前出手破封印,那也必是最简单之事。
  而果然,却便有一道人影闪动,且手上只是随意地握上一种神通,然后生重重地击在封印之上,这片封印便如玻璃一般碎了开来,接着,那道身影便无丝毫停留地向外面冲去,快速地消失在黎明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