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海贼极道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锚定

第一百三十七章 锚定

船底的破裂,让梅利利亚从喜悦中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无论这片暗礁意味了什么,但它终究还是一片暗礁。稍有不慎,等待着自己的便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大副,立刻组织人手去船底抢修。水手原地待命,随时听候我的命令。”梅利利亚在风暴中嘶吼了起来,而后一把推开舵手,亲自接过了舵轮……
  
  此刻,狂风似乎更盛了一些,海浪起伏之间,一根根黝黑的石柱不时刺破海面,彰显出它们锋利的獠牙。
  
  “左前方一根,二十米距离。”梅利利亚迅速打满了右舵。
  
  “右前方连续两根,四十米和八十米。”刚刚打满的右舵又被梅利利亚偏转了回去。
  
  就这样,借由着海浪起伏提供的一丁点信息,梅利利亚竟是带着商船,在暗礁中开辟出了一条生路。
  
  只可惜,这样还是不够。
  
  海浪的起伏终究是有限度的,高耸的礁石可以刺破海面,但低矮的礁石仍然潜伏在海面之下,从始至终都没有暴露出位置。
  
  咚——
  
  撞击再次来临,而后,尖锐的石柱竟是在船底拉开了一道长达两米的破口。
  
  “操!该死!”梅利利亚狠狠地爆了一句粗口。
  
  但是,他又能如何呢?毕竟,他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极致。
  
  “让我来。”诺顿的声音蓦然传来。
  
  “你?别开玩笑了,你的航海术是不错,这一点我承认。但操舵可是门技术活儿,不是读书就能读出来的。”梅利利亚头也不回地拒绝道。
  
  然而,话音刚落,梅利利亚便发觉自己的双脚离开了舵台,而后,整个人便结实地摔在了甲板上——诺顿可没这个闲工夫和他讲道理。
  
  “操!诺顿,你这是在找死!”梅利利亚挣扎着爬了起来,就要向舵台冲去。
  
  可就在这时,德雷克却是及时拦住了梅利利亚,而后,敬仰的眼神望向了舵台上如山的身影。
  
  “梅利利亚先生,请你不要打搅诺顿大人,更不要质疑诺顿大人的操船实力。”
  
  “诺顿大人,可是征服过台风的男人。”
  
  ————————————
  
  ————————————
  
  既然暗礁是眼睛看不见的,那诺顿索性将眼睛闭了起来。
  
  下一刻,风声、雨声皆尽消失,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祥和,就连船底汹涌的乱流,似乎也平息了盛怒。
  
  在这片宁静之中,诺顿再一次展开了自己的超感体验,越过船体,“看”见了海流的方向。
  
  没错,眼睛看不到的,可以用延伸的触觉感受到。
  
  通过对海流的分析,诺顿可以反推出每一道海流的路径,而这些路径上的每一个拐点,正好就对应了海面下的一处暗礁。
  
  于此,一副全方位的地形图,便在诺顿的脑海中生成了。
  
  凭借着这张地形图,诺顿引领着商船,避开了每一处能看见的,亦或者是不能看见的礁石……
  
  “报告船长,船底的两处渗水口都成功堵上了。”大副上前汇报了船底的战况。
  
  “很好,抓紧时间排水,再把其他变形点也加固一下。”交代完,梅利利亚的目光又回到了舵台的方向——
  
  一个年纪还没有自己航海生涯长的小家伙,操舵的技术居然比自己还要强?
  
  然而,事实就摆在面前,由不得梅利利亚不服气。
  
  “船底已经稳定了,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梅利利亚上前问道。这会儿,他已经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心甘情愿为诺顿打起了下手。
  
  然而,他不问还好,他这一问,诺顿立马紧锁住了眉头。
  
  虽然知道这只是一个巧合,但诺顿还是忍不住骂出了口:“你可真是一个乌鸦嘴!前面出现了一片礁石密集区,让所有人做好撞击准备。”
  
  “最后,让你的人配合德雷克,一起把船锚抽出来。”
  
  ————————————
  
  ————————————
  
  没错,诺顿固然可以探测到海底的礁石,但问题是,船只的灵活性是有极限的。一旦礁石的密度达到了一定程度,商船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的。
  
  咚——
  
  许久没有发生的碰撞再一次发生了。
  
  但这一次,不需要诺顿说明,所有人都知道,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怎样一个九死一生的局面。
  
  因为,仅仅是露出海面的那一部分礁石,就足够堵死商船的去路了。
  
  咚、咚、咚——
  
  震动声接连不断,短短一刻钟时间,船底便遭受了四次撞击。要不是诺顿避开了正面的冲撞,船底早就出现不可逆的损伤了。
  
  “这样撞下去可不是办法,船底早晚会被撞得稀烂的。”看出前方密集的礁石,梅利利亚无不担忧。
  
  “不急,现在还不是时候。”
  
  船只的情况,诺顿自然比梅利利亚更清楚,最多再有十次撞击,船底便会崩掉一大片,然后彻底沉入大海之中。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在这一刻来临之前,把船锚定在原地。
  
  “德雷克,做好准备,该你上场了。”诺顿用心声下达了命令。
  
  闻言,德雷克重重一点头,进入了半兽化的状态,下一刻,沉重的铁锚便如同套索一般,被他抡圆在了头顶。
  
  呼呼——
  
  铁锚越抡越快,越抡越快,在德雷克的头顶张开了一道圆形的虚影。而彼时,商船的正前方则出现了两座紧邻的礁石。
  
  诺顿紧盯着两座礁石之间的夹缝,补充道:“注意控制力道,不要把礁石击碎了。”
  
  “没问题。”
  
  “很好,就是现在!”在船身卡进夹缝的同时,诺顿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没错,诺顿正是打算借用船锚,把商船锚定在两座礁石的中间。
  
  下一刻,船锚迅速飞出,直直撞向了其中的一座礁石。但在撞击的前一秒,锚链猛地一阵张紧,而后,沉重的锚头便拖着锚链盘上了礁石。
  
  咔——
  
  在所有船员的注视下,铁锚成功勾进了岩石,瞬间停下了商船的前行。
  
  然而,就在众人张口欢呼之际,那块被勾住的岩石竟是在巨力的拉扯下裂成了碎块,而后,锚勾也从礁石上崩飞了出去。
  
  “不!”
  
  “该死!”咒骂声在甲板上响成了一片。
  
  就在这绝望的一刻,一道身影突然显现,掠过众人的头顶,飞射向了舷边的礁石。
  
  轰——
  
  碎石四射飞出,刺伤了好几名船员。但是,没有一个人觉察到了疼痛,也没有一个人发出惨叫。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牢牢地锁定在了诺顿的身上。
  
  关键时刻,诺顿飞扑而上,一拳将铁锚砸进了礁石。
  
  至此,船锚锁死,船终于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