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轮回衍炼 > 第九十四章,师父啊,你得救救我啊

第九十四章,师父啊,你得救救我啊


  无尘掏出一把金丹飞剑,御剑飞天而起,穿过天河,天阳,一座座灵峰……
  仙禽仙鹤相伴,一股股仙风吹拂而过,无尘一扫心中的郁闷,观察着魂内的金页,发现金光不断流逝着……
  难道这种穿越有时间限制?
  定是如此,但是这庞大的金页之力想要耗尽要需要多久啊,十年?还是百年?
  “啊~”
  无尘宣泄一般,呐喊着。
  现在金丹修为实在过于危险。
  不行,我得敲诈那个老头拿点保命之物才行,无尘只感觉金爷在这个仙道是不能发飙了,毕竟从未来穿梭时空回到上古时代;
  这已经是不可逆向的,因果实在太大,无尘感觉如果在这个时代留下什么,必定会对后世产生一些不可描述的改变。
  想到这,无尘飞回了道观之中。
  对着虚空中大喊道:“师父,师父啊!你可要救救我啊……”
  “师父……”
  嗯?这老头去哪了。
  还要继续喊道,只听到虚空之中一缕青烟不断地凝聚出来,一股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别喊了,为师正在睡觉……”
  “呵,师父你可出来了,快教教我修仙,仙术,仙宝也多给我点吧……”
  无尘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向虚空之中的鸿元祖师。
  “沧元啊,今日为师就教你一课,凡事都要镇定,仙人也需要脚踏实地的修炼,千万不可急进啊……”
  鸿元老祖有些奇怪的打量这个弟子,心中有些纳闷,这沧元莫不是被仙雷劈坏了脑子?
  “师父,你那些仙药仙丹给我一点吧,仙宝仙术也拿几件给弟子防防身吧……
  听闻那些仙君的弟子都是极具气运,身上的防身仙宝也是有十件八件……”
  这鸿元师父还是抠门异常啊,自己入门那么多年了,就给了一本化清乾元功让自己修炼,虽说这本功法可以让无尘修炼至大乘境界。
  但是无尘此刻最缺是强大的保命仙宝呢。
  鸿元是谁,这可是天沧州出了名的九苟之君,望着这徒弟滚滚的仙道命数,又怎么敢随意的沾染其因果呢。
  “咳咳~沧元啊,为师刚刚渡仙劫,伤势还没恢复,为师要去闭关疗伤了……”
  说着鸿元老祖的身影化为一道青烟消失而去,任凭无尘再怎么呐喊都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
  靠,无尘泄愤一般,对着鸿元老祖刚才的位置,气驭飞剑射去。
  还是要靠自己啊!
  无尘来到道观后院老灵树之下。
  望着这一棵擎天巨树,其灵根在院中盘根交错,身上传来古老的岁月之感。
  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老树也发现了无尘灵根动了动,显然已经成精了,对人有所防备。
  哈!有些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老树。
  或许能从老树上扣一些树皮炼成宝甲,树枝炼成灵兵。
  不理会老树的防备。
  无尘开口道:“树前辈,小子此次前来并无恶意,不知前辈是否听闻过苍梧道树……
  传闻苍梧天有一棵古老的树,名为苍梧,百万年开花,千万年结一道果……”
  打着坏主意的无尘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老树闲聊着,这灵树确实有灵性,似乎是在认真听着;
  其防备的灵根也放下了,显然有些接受了无尘,毕竟这小子是鸿元的徒弟,来到道观也有好几年了。
  只是灵树奇怪的是,以往这小子话比较少,也很少来到后院,怎么今天突然来了雅兴跑来这儿跟自己讲故事……
  就这样,这几天无尘每天都带着几段故事前来跟老灵树讲着,而老树也不反对,毕竟这么长的岁月,老树确实有些寂寞了。
  除了这事,无尘还每天脑海推衍着一些关于上古时代的记忆以及仙法。
  让其郁闷的是,在上古苏醒以后已经是道衰的年代,记忆之中并没有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
  而更遥远的年代功法和这个仙兴年代也有所不同,不太适合这个时代。
  不过记忆中也没有关于鸿元道观的记载,关于李沧元的记忆更是没有,显然也是一个不怎么出名的人物。
  又突然想到。
  不会是自己过早夭折吧!
  又让其郁闷了好一阵子。
  而这几日,无尘郁闷的发现金页金光也只是流逝了一丝而已,按照这样的状态;
  估计想要回到自己的那个时代可能还真有可能要数十年时间了。
  无尘打定主意就躲在鸿元界修炼,不出去了,发现自己没有长生底蕴,无尘是比谁都苟。
  这一日无尘照常起个清早。
  清晨的鸿元界,照样是灵气逼人,这段时间无尘倒是和仙鹤小白打好了关系。
  在广场上,无尘大喊一声,只见仙鹤在空中鸣叫一声就飞到无尘身边。
  亲昵的用鹤嘴蹭了蹭他的脸颊。
  “小白啊,这儿就只有你对我最好了。”
  “唳~”
  无尘笑了笑笑,翻身坐在仙鹤的脖子上,用手紧紧抓住仙鹤的脖子。
  小白展开翅膀飞了起来,带着他遨游天际,飞过天河,飞过山川灵峰,飞过灵云缥缈。
  仙鹤的速度不快,灵风吹拂着无尘稚嫩的小脸,其一只小手不断指挥着小白方向。
  过了一会,无尘有些乏了,就唤着小白飞回道观。
  刚落地。
  就听到空中一声宏音传来:“鸿元师父,我回来啦。”
  “师父,你可让我找的好久啊,我一路上行天川大河,看到邪祟作怪人间,一时忍不住我出手了……”
  “路过灵山遇见有凶怪作恶,我又出手了……”
  “师父,你教我人间有正义,弟子谨记于心,但是你又没做到。”
  “鸿元师父,你且出来论道……”
  嗯,听到这,无尘算是反应过来了,这应该是师兄了吧。
  只是师兄这股啰嗦劲……虽然啰嗦可是很有正义感呢……
  这时从远处天边依稀可见一个人影,快速的走来。
  几个呼吸就来到了无尘身边。
  凝眼一看,只见来人样子十分年轻,一身书生打扮,身上还有一股股书卷气息;
  皮肤呈小麦色,五官立体俊郎,眉宇充满着爽朗的感觉。
  一眼看去,就让人不禁生出好感。
  师兄也打量了几眼无尘惊呼道:“这位小师弟是谁?为何在我鸿元道观?”
  “回师兄,我是鸿元师父新收的弟子,名叫李沧元。”无尘轻声回应道。
  “咦~原来是小师弟,太好了哈哈,我又多了一个师弟,我是你大师兄沈正义。”
  师兄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跑过来摸了摸无尘的头,又捏了捏无尘的脸蛋儿。
  无尘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师兄也颇有好感,并没有拒绝。
  “沧元啊,咱们师父去哪了?”师兄又问。
  无尘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哼,师父定是算到我回来了,跑路了,没关系师弟,我们回观中你且听师兄讲此次出山的一些趣事。”说着就拉着无尘,朝着观殿走去。
  “师弟啊,话说此次师兄被师傅赶去凡间,师兄也是气闷,但随之一想,可能师父另有用意呢……”
  “师父常说修炼之人也要有正义感,所以师兄叫正义,也感悟了正义的力量,天道以万民为兴,无民则无大道”
  “我等追求的是成就仙人长生就应该以正道匡扶为己任……”
  “话说,这次师兄去往梵尘界,发现有妖魔横行,师兄出手了,镇压了妖魔,但是师兄还是受了伤……”
  ……
  就这样,无尘用了一天的时间,听完师兄的各种故事。
  难怪以前李沧元好奇的问鸿元老祖师兄师姐的事情,鸿元一听到沧元提起沈正义都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这师兄……还真是个妙人啊……
  正在这时,大殿之中一缕青烟升起;
  只见正义师兄眼色一亮:“师父,你终于愿意出来啦。”
  青烟化为人形,鸿元老祖的身影显在大殿之中。
  “正义,你怎么又回来了。”师父那宏音响起,神色没有一丝喜色,更多的是不耐烦。
  “师父,你可是让我一阵好找啊,徒儿可是找了你三百年了,一路向西行九界,上行六界,才堪堪赶到这仙灵界域,这次徒儿要与师父论道。”
  “师父你以前曾教我,我们世人修道,得道应还施以道,得道者立天地,应施道万民,福兴仙世……”
  “师父这么多年了,你都做了什么……”
  ……
  正义师兄实在太正义了,无尘心想着。
  只见鸿元老祖听得是一阵青烟从头顶冒起;
  “真是气煞我也~”
  “气煞我也啊。”
  正义师兄一脸浩然正气,不顾鸿元老祖的脸色发黑,继续说:
  “师父……”
  沈正义还想说,鸿元老祖颤抖一下,大怒道:“聒噪~”
  只见鸿元老祖一挥手,一道庞大的道法包裹着沈正义。
  沈正义师兄身形就缓缓的消失而去,最后一句话传来:“师父,正义一定会在回来的……”
  而后整个人消失而去。
  “哼,这厮每次回来就啰嗦一堆,烦死了,这回清静了。”鸿元老祖喃喃道。
  “师父,师兄很有正义感啊,为何要把他撵走呢。”无尘问道。
  鸿元老祖深吸了口气,神色稍显好转道:“沧元啊,你师兄是正德天龙转世,这就是他的道路,只是太过于啰嗦了,你且不可学他。”
  听到师兄乃是天龙转世,无尘震惊的吸了几口灵气,“看来师兄的天赋定是出奇的好呢。”
  “好个屁,你师兄六十年才炼气大圆满,九千年才修炼至大乘境界,度过天仙劫
  如今两万年了还是初期天仙,离那金仙境界更是十万八千里之远。”
  最后又郑重的交代了一句:“沧元啊,你且不可学你师兄。”
  “那师姐呢?”无尘见过了师兄,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师姐也很是好奇。
  “啊,你师姐啊……”鸿元老祖似乎有些不愿意想起什么,又打了一个哈哈说道:“为师要去恢复伤势了。”
  说着又化为一道青烟,消散而去。
  哎呀!
  自己的求仙宝之语还没说呢,这老货又跑了,看我以后不把你镇封在茅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