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剑开天 > 第一章 剑仙归来

第一章 剑仙归来

眼前一阵恍惚。
  
  狄宁闭目內视,体内空空如也,曾经浩如烟海的真元此刻了无踪影,本应在泥丸宫悬浮不动的本命剑丸也找寻不到。
  
  成功了?
  
  退出內视,狄宁静静看着镜子中的影像。
  
  少年如玉,气质出尘,一双黑眸幽邃如深潭。
  
  这是三十年前的狄宁,时年十七,风华正茂。
  
  真的回来了。
  
  平静无波的面容露出笑意,狄宁喃喃自语。
  
  他本是鬼谷子门下首徒,当世第一邪剑,无数青年俊杰,积年老怪全都俯首在其剑下。
  
  奈何他因少年时期的一场意外,导致体内经脉有缺,无法窥得大道。
  
  偶然间,他得到了天地三十二奇物之一,春秋蝉。
  
  传言这是一件能令人逆流时间,回到过去的奇物。
  
  现在看来,传言非虚。
  
  狄宁嘴角笑意更浓,重来一次,他便有了踏足巅峰的机会。
  
  上一世,他虽战力冠绝天下,力压所有英豪,但终究是断了道途。
  
  眼睁睁看着一个个曾被他踩在脚下的人晋入更高境界,那种滋味,不足为外人道。
  
  这一世,我要弥补遗憾,登临大道!
  
  狄宁思绪纷呈,心神激荡。
  
  “狄宁,好了没有?聚会的时间就要到了。”
  
  房门推开,一名美妇走了进来。
  
  其年龄在四十岁上下,不过保养得当,加上本身底子也好,因此依旧美艳动人。
  
  柔姨?
  
  狄宁眼前模糊,过往的记忆涌上心头。
  
  他记起来,这天是柔姨让他去参加一个聚会,都是各个家族的年轻子弟。
  
  他们狄家已经没落,狄宁这一房随着他父母离世,更是不堪。
  
  因此柔姨便时常打听一些家族子弟的聚会,让狄宁参与,想的就是让他在其中找个老婆,将来不说多么风光,至少还有个富贵。
  
  “我这就去。”
  
  数十年的磨练让狄宁瞬间收拢了发散的念头。
  
  看着少年的背影,柔姨皱起眉头,她总觉得今天的狄宁有点不一样,神情虽然依旧淡漠,但充满自信,完全不像之前那样因双亲离去而阴翳敏感。
  
  ......
  
  聚会的地方狄宁还记得很清楚,即使过去了三十年也不曾忘记。
  
  上一世,便是在这里,发生了改变他一生的事。
  
  因聚会的同伴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他被牵连其中,被废去了左手。
  
  也因此,体内经脉有缺,虽然在之后用了种种天材地宝弥补,但终归无法做到圆满,无法窥得大道。
  
  白皇后酒吧,这座城市最火爆的酒吧之一。
  
  一群年轻人的聚会当然不会多么严肃,在酒吧KTV之类的地方才是正常。
  
  狄宁到的时候,基本上人已经到齐了。
  
  一群人围在一起说这话,处在中心位置的是一名格外美丽的少女,在他们四周,停着不少豪车。
  
  少女名叫秦韶萱,是秦家这一代最受宠的子弟,在这群年轻人中她的地位最尊贵,处于众星捧月的状态。
  
  她也是柔姨让狄宁参加聚会的目的,秦家虽说在整个石市不是顶尖,但也算是中流家族,比没落的狄家强了数倍,要是能榜上她,狄宁后半辈子都不用发愁。
  
  只可惜......
  
  狄宁摇了摇头,秦韶萱从小在家中便备受宠爱,在外面又被一群狐朋狗友整天吹捧,早就养成了各种坏毛病,根本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良配。
  
  见狄宁慢悠悠走来,几名见过数面的少年和他打了个招呼。
  
  狄宁一一回应,至于秦韶萱,上一世少年的他曾暗中爱慕,但见识过诸多仙子风华后,此刻狄宁对她提不起一点兴趣,连打招呼都嫌多。
  
  这倒不是狄宁以貌取人,事实上,上一世招惹到大佬的人正是秦韶萱,她也算是狄宁无法窥得大道的罪魁祸首之一。
  
  见狄宁没有主动的意思,秦韶萱自然不可能反过来主动和他说话,招呼一声,一群人走进酒吧。
  
  白皇后酒吧是石市最大的几个酒吧之一,里面不仅有超大的主厅,还拥有不同等级的包厢。
  
  秦韶萱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她走在最前面,一见到她酒吧经理就迎了过来。
  
  “我跟几个朋友聚聚,给我开个皇后厢。”
  
  秦韶萱淡淡说道,主厅中的卡座她是不屑去的。
  
  “好的秦小姐,各位请跟我来。”
  
  进入包厢后,秦韶萱熟稔的点了数款酒水,从经理笑出褶子的脸上能看出这些酒水绝不便宜。
  
  酒水果盘上来,众人畅饮的畅饮,唱歌的唱歌。
  
  狄宁坐在角落,独自喝着一杯酒,他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女们,看他们意气风发,心中想的则是待会怎么炮制那位大佬。
  
  积压了三十年,跨越两世的怨恨,可不能简单就算了。
  
  正入神间,几个人打断了他。
  
  “呦,狄宁,一个人躲在这里呀。”一个浓妆艳抹打扮十分成熟的少女说道。
  
  “哎呀,人家可是狄家三少爷,身份高贵,自然是不屑和我们在一起。”另一个少女语气夸张说道。
  
  狄家的没落众人皆知,她话语中的嘲讽意味谁都听得出来。
  
  这句话惹得几人哈哈大笑。
  
  狄宁继续喝酒,理都没理她们。
  
  这些家族子弟平日里没个正事,每次聚会都会找人奚落,家道中落的狄宁就是她们最好的嘲讽目标。
  
  见狄宁不说话,她们没有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
  
  “听说你想追求我们的秦大小姐?”
  
  “啧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凭你也想追求韶萱?你们狄家就算打包全算上也不够给秦家提鞋的,你拿什么追人家?”
  
  “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韶萱的追求者都是些什么人?那可都是各个大家族的核心子弟,要不就是潜力高超的少年天才,你呢?你占哪一样?瞧瞧你这一身破烂,也好意思穿出门。”
  
  另一个少女鄙夷道。
  
  “我对她没兴趣。”
  
  狄宁喝了口酒,淡淡说道。
  
  “切,装什么装,上次聚会时你可是盯着韶萱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现在装清高,谁信呀。”
  
  对于这些,狄宁没办法反驳,上一世的他不清楚秦韶萱的真实面目,确实曾爱慕于她的外表。
  
  见到狄宁被她们说的哑口无言,几人得意的笑了,对他挑了挑下巴。
  
  狄宁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喝酒,心中盘算着时间。
  
  应该快来了,那件事在聚会开始没多久后就发生了。
  
  果不其然,另一侧秦韶萱出了包厢,没几分钟便气冲冲的摔门进来。
  
  “气死我了!”
  
  “出什么事了,生这么大气?”
  
  “刚刚在外面遇到个煞笔,竟想占我便宜!”秦韶萱气呼呼说道。
  
  “啊?”几人惊呼,急忙问道:“他没怎么你吧?”
  
  “怎么可能,他胖的像头猪,我一脚就踹倒了。”说着,秦韶萱眉宇间还有些小得意。
  
  “可以啊,韶萱厉害啊。”朋友的吹捧让秦韶萱更是得意。
  
  “还是小心一点吧,这里毕竟不是咱们的地盘,要是惹到不该惹的人就麻烦了。”一个瘦弱少年忧心说道。
  
  “切,怕什么,咱们这里这么多人,惹到谁又怎样?”其余人显然不这么想,借着酒劲咋呼。
  
  “就是,有韶萱在这里,怕什么?是吧,韶萱?”
  
  听到朋友的话,秦韶萱喝了口酒,豪气说道:“没错,在北区,我秦家还没有需要惧怕的人,你们放心,有事我担着。”
  
  几个人欢呼着凑热闹。
  
  “还是早点走吧,反正咱们也喝的差不多了。”瘦弱少年还是有些害怕,他是胆小的人,生怕给自己的家族惹来麻烦。
  
  “胆小鬼,韶萱都说了出了事她兜着,你还怕个什么?”有人出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