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剑开天 > 第二章 给她松松骨

第二章 给她松松骨

秦韶萱矜持一笑,看向少年举杯道:“放心吧,就算我秦家兜不住,但在场这么多家族子弟,谅也没人敢来惹事。”
  
  听她这么说,少年犹豫起来,他一方面怕麻烦,另一方面又不想离群,毕竟他只是个小家族的非核心子弟。
  
  “来,别想那么多,喝酒!”有人搂住他的脖子。
  
  都是一群家族子弟,又喝了酒,唯恐天下不乱。
  
  狄宁坐在角落,独自喝着酒,看着他们闹哄哄乱成一团。
  
  他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上一世就是这个时候,秦韶萱招惹的人找上门来。
  
  突然,包厢的门被踹开,数个膀大腰圆的大汉闯了进来。
  
  当先一人穿着紧身背心,一身紧实的肌肉暴露在外,上面满是纹身。
  
  “刘少,是哪个混蛋打了您?”他向身后问道。
  
  在他身后,被数个大汉团团保护住的是个胖的跟猪一样的男人。
  
  刘少粗壮的指头一指秦韶萱,说道:“就是她!”
  
  纹身阿彪点了点头,两步走到秦韶萱面前,说道:“跪下给刘少认错。”
  
  “什么?”
  
  秦韶萱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我说,让你跪下!”阿彪喝道,满身的煞气一同涌了出来。
  
  秦韶萱被这突然出现的煞气惊得差点跌倒,她虽然也有几手功夫,但跟阿彪这种人比还差的远。
  
  不过就算这样,她也强撑着说道:“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是秦家人,我爸是秦超凡!”
  
  “北区秦家?”阿彪冷哼一声道:“哼,不要说是你,就算是你爸秦超凡在这,也得给刘少跪下!”
  
  “刘少?”秦韶萱这时候酒醒了一些,隐约猜到了什么。
  
  “我爸是刘长虎!”胖子刘少狞笑道。
  
  刘长虎!
  
  众人脸色都变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在北区,刘长虎这个名字无人不知,他不仅是北区实质上的掌控者,更重要的,他还是一品武者!
  
  一个正式入品的武者,其威势恐怖无比!
  
  这里这么多家族子弟,他们背后的家族都算到一起,也没有一个入品的武者!
  
  “完了完了,踢到铁板了......”不少人心中暗暗想到。
  
  他们这群人只是北区中的中下层家族子弟,怎么惹得起刘长虎的儿子?
  
  秦韶萱膝盖一软,就想跪下去,但眼角余光瞥到诸多同伴,她清楚,这一次要是真的跪了,那以后她在圈子里的名声就全完了。
  
  之前累计的印象也将崩塌,她将再也不是那个高不可攀的秦家女神,而会变成一个随意下跪的婊子。
  
  “刘少,下跪太严重了吧,能不能换个方式跟您道歉?”秦韶萱小心翼翼的说道。
  
  “换个方式?”刘少大笑道,肚子上的肥肉一颤一颤:“行啊,今晚你陪我,我就饶你一次。”
  
  “这......”秦韶萱咽了口唾沫,不该如何是好。
  
  人群中,张郝往前站了一步。
  
  “刘少,秦韶萱毕竟是个女孩子,您看要不这样,我代替她向您下跪道歉怎么样?”
  
  张郝一直喜欢秦韶萱,最近也在猛烈追求她,自然是看不得心爱的女人给别人下跪,更别提陪睡一晚。
  
  秦韶萱见有人替自己出头,心中忍不住大喜,眼中带着媚色瞥了张郝一眼,忽然觉得他是这么顺眼。
  
  张郝被这一眼看的神魂颠倒,越发觉得自己站出来是做对的,能抱得美人归,跪一跪又何妨?
  
  “你想出头?可以......”刘少似笑非笑道,脸上的肥肉堆积到一起:“但你一个人的分量可不够,你们所有人除了她之外都给我跪下,我就放她一马。”
  
  众人脸色顿时巨变。
  
  张郝喜欢秦韶萱,愿意替她下跪那是他的事,他们又不喜欢她,凭什么受她牵连,更何况这事还是秦韶萱自己搞出来的。
  
  所有人心中这样想着,看向秦韶萱的目光逐渐变成了责备与怨恨。
  
  “你不要太过分!”
  
  秦韶萱被身后的目光刺激,满脸涨红,冲着刘少喊道。
  
  她这话一出口,张郝心中咯噔一下,坏了!
  
  这下彻底激怒刘少。
  
  果然,刘少哈哈大笑,说道:“过分?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过分!”
  
  他猛地收回笑容,森然道:“你们所有人,自断一手,否则谁也别想走!”
  
  众人脸色瞬间煞白。
  
  “刘少,她不懂事,我向您赔罪,”张郝双腿一曲,跪了下去,脸上还陪着笑脸道:“您给我一个面子,放过我们吧。”
  
  事情发展到这里,张郝已经顾不得下跪会让他之后被人嘲笑了。
  
  作为还未入品的武者,最重要的便是体内经脉顺畅,一旦断了手,哪怕再接上,体内经脉也会循环不全,这辈子都没了入品的希望。
  
  当然,某些天材地宝也能让人在经脉有缺的情况下入品,只是不能最终窥得大道。
  
  但那种级别的神药,哪是这些家族能拿出来的?
  
  “给你个面子?”刘少冷哼,一脚把张郝踹倒:“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要面子?”
  
  “不想自己动手是吧?阿彪,给他们松松骨!”
  
  阿彪闻言狞笑一声,活动着双手说道:“我劝你们还是自己动手,让我来的话就不是一只手这么简单了。”
  
  秦韶萱等人被他俩这么一吓,都颤抖起来,他们说到底不过是一群中下层家族的二代,哪见过这么架势?
  
  有不少人已经开始暗自嘀咕:“要不,咬牙忍一忍?”
  
  对于他们来说,断手也就是痛一下而已,出了这里,立刻就能接上。
  
  至于对经脉的影响,他们不是太在乎,毕竟就连他们的家族父辈中都没有入品武者,他们更没有入品的希望。
  
  他们这些人中也只有秦韶萱、张郝两人有希望修到入品。
  
  许多人动摇了。
  
  “麻利点,动手!”阿彪猛然喝道。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明白今天这局面是不能善了了。
  
  刘少显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不打断一只手绝不可能让他们从这里走出去。
  
  “妈的!”有人低骂一声,朝着自己手臂打去。
  
  他们都出自武者世家,本身也都有几手三脚猫功夫,用来战斗自然是不行,但打断自己手臂还是轻松。
  
  看见有人带头,其余人也不敢再拖延,纷纷出手。
  
  一时间包厢中充满了或高或低的痛呼。
  
  “你们呢?还等什么?”刘少冷着眼,扫视秦韶萱和张郝两人。
  
  秦韶萱和张郝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绝望。
  
  原本他们都是家族中崛起的希望,只要他们晋升一品武者,就能带领整个家族更上一层楼。
  
  但今天过后,这些都将成为梦中泡影。
  
  忽然间,秦韶萱脑中一震,冒出了一个不敢相信的念头。
  
  作为北区唯一的一品武者,刘长虎真的会放任他们这些中层家族中出现新的入品武者吗?
  
  这么看来,今天的事并不是偶然。
  
  想到这里,秦韶萱遍体生寒。
  
  不过想明白了又能怎样,刘少摆明了不给退路,秦韶萱无奈叹息。
  
  在刘少等人的狞笑中,秦韶萱打断了自己的左手。
  
  “刘少,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秦韶萱声音虚弱,说道。
  
  “走什么?你们还有一个人没动手,怎么,想让阿彪帮他?”刘少冷然道。
  
  他抬手指了指人群最后面的狄宁。
  
  所有人一起回头,看向随意靠坐在沙发上的狄宁。
  
  此刻狄宁神色淡然,缓缓举起酒杯,与众人目光碰了一杯。
  
  “别管我,你们玩你们的。”
  
  他说完,一口喝掉杯中酒,转而继续给自己倒满,一副看戏大爷的架势。
  
  “狄宁!你疯了吗!”秦韶萱声嘶力竭的吼道。
  
  本来事情已经将要过去,他们也都自断一手,现在狄宁这么做,万一再激怒刘少,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
  
  “你是谁?”刘少阴恻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