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剑开天 > 第三章 找死

第三章 找死

刘少问的是狄宁背后的势力,他不认识狄宁,也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但有胆子在面前如此作态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有恃无恐,另一种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不论是哪种,他都不得不防。
  
  “我是谁你不配知道。”
  
  狄宁又喝了口酒,笑道:“我说了,你们继续。”
  
  这话一出口,全场哗然,尤其是秦韶萱等人,他们是知道狄宁底细的,全都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
  
  “完了完了,这回真的死定了......”秦韶萱欲哭无泪,早知道狄宁这么疯,就不该同意他来。
  
  她真的绝望了,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度过今夜。
  
  “哈哈哈哈,”刘少怒极反笑,说道:“我不配知道?北区还有我不配知道的人?”
  
  “阿彪,给我打断他手脚,打到我配知道为止!”
  
  刘少森然下令,从秦韶萱等人的神态看出,狄宁显然是和他们一伙的,自然不会身份尊贵。
  
  多半是哪个犄角旮旯里的小家族,他心想着。
  
  这种人就是当场打死,刘少也不担心惹什么麻烦。
  
  “完了!”
  
  秦韶萱绝望摇头,知道事态即将失控。
  
  “这个蠢货,就知道逞英雄,这里这么多人谁都惹不起刘少,他蹦出来干什么!还要连累我们!”
  
  张郝恨不得手撕了狄宁。
  
  阿彪活动着手臂,不怀好意说道:“小子,本来你自己动手这事就结了,现在可是你自找的!”
  
  他穿着紧身背心,一块块肌肉如磐石,随着活动,恐怖的气血威压弥漫在包厢中。
  
  这是接近一品武者的气血威压,在入品武者之下,代表着无人能挡的力量。
  
  阿彪是刘长虎手下头号大将,跟随他立下赫赫功劳,曾经一个人就灭杀了一个中层家族。
  
  他猛地一拳砸向狄宁,比后者大腿还粗的胳膊带动着砂锅大小的拳头,上面筋骨嶙峋,阵阵拳风呼啸着。
  
  这一拳要是打中,狄宁的胳膊必定被打成肉泥,连接上的机会都不会有。
  
  “完了,狄宁死定了!”
  
  几个和狄宁关系不错的少年忍不住闭上眼,不忍心看接下来的一幕。
  
  面对着势大力沉的一拳,狄宁面不改色。
  
  他放下酒杯,单手一托,云淡风轻的握住了阿彪的拳头。
  
  这一幕滑稽至极,就如同阿彪在作假戏一般让人不敢相信。
  
  阿彪脸色巨变,他这一拳连钢板都能打穿,竟然被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单手挡住了?
  
  经验丰富的他立刻知道自己踢倒铁板了,马上就想抽回手臂。
  
  但任凭他如何发力,他的手臂都纹丝不动。
  
  握住阿彪拳头的五指缓缓拧动,狄宁说道:“力道不错,可惜......”
  
  说完,他猛的一甩手。
  
  膀大腰圆至少两百公斤的阿彪就被他瘦弱的胳膊甩了起来,整个人在空中随着他手臂摆动,像一条脱了水蹦跶的鱼。
  
  密密麻麻的脆响在阿彪体内响起。
  
  这是骨骼碎裂时特有的声音。
  
  几息之后,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阿彪被扔到了地上。
  
  “阿彪,你没事吧?”刘少大惊失色,连忙问道。
  
  这可是他爸爸手下的王牌打手,竟然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手里栽了?
  
  阿彪艰难睁开眼,他感觉自己被一台压路机碾过,浑身上下所有的骨骼都碎裂了。
  
  他噗的吐出一大口血,说道:“刘少......快走!他是......入品武者!”
  
  阿彪本就接近一品武者,他清楚知道,只有入品武者,才能把他当布娃娃一样摔打。
  
  刘少骇然失色,入品武者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毕竟他刘家能掌控北区,就是因为他爸爸刘长虎是一品武者。
  
  而现在,他竟然招惹到了一个和他爸爸同级的高手。
  
  刘少想掐死秦韶萱的心都有了,既然你们认识这样的高手,为什么不早说?
  
  擦了擦不停流下的冷汗,刘少对身边几人招呼,抬上阿彪就想离开。
  
  “怎么,想走?”
  
  狄宁淡然说道,视线在刘少脸上扫过,让后者打了个寒颤。
  
  “不然怎样,阿彪也被你打成重伤了。”刘少壮着胆子说道:“你别太过分,我爸可是刘长虎。”
  
  “就是刘长虎在这,也没资格这么跟我说话。”狄宁摇晃着酒杯说道。
  
  他当然知道刘长虎,压在北区所有家族头上的一座大山。
  
  如果是上一世他还会惧怕。
  
  现在么,一品武者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刚才你想要我的手,现在就把你的留下吧。”狄宁说道,手中酒杯飞了出去。
  
  啪的一声,厚实的酒杯从刘少手肘处穿过,强劲的力道把骨骼都打的粉碎。
  
  半条肥硕的手臂啪嗒掉到地上,血液从断口处喷涌。
  
  刘少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只剩下半截的左臂。
  
  疼痛延迟了几秒才传导到他的大脑中,他呆立过后,摔倒在地,扭动着肥硕的身体嚎叫着。
  
  “疯了!狄宁疯了!”秦韶萱等人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幕。
  
  狄宁打断了刘少一只手,这梁子结大了,刘长虎绝对不会放过他,到时候他们也会被牵连进去,一个都别想跑。
  
  “痛!好疼啊......给我杀了他!我要他死!”刘少嘶吼道。
  
  他身边的几个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没有勇气冲上前去。
  
  比他们强了好几倍的阿彪都在一个照面中被解决,他们上去不还是送菜?
  
  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包厢门再次被踹开。
  
  一条瘦黑大汉迈步进来,扫了一眼瘫在地上的阿彪和刘少。
  
  面上一冷,森然笑道:“你是谁?动了我的人,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刘长虎也不傻,阿彪的实力他非常清楚,能把阿彪打成现在这个样子,眼前的少年绝对是入品武者。
  
  因为这个他才没有第一时间暴怒出手,准备先问清家门再决定怎么处理。
  
  要是一个没背景的一品武者,哼,他刘长虎就要让他知道触怒他的下场。
  
  “交代?”狄宁看都没看刘长虎一眼,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让我给你交代?”
  
  他这话一出口,全场哗然。
  
  秦韶萱等人差点晕倒,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个精神病疯子。
  
  我的天爷啊,你真以为你是入品武者就可以和刘长虎硬碰硬?先不说刘长虎入品了多少年,功力比你深厚不知多少。
  
  就说刘长虎背后的人,那可是笼罩整个石市的庞然大物,碾死你一个人不是手到擒来?
  
  “你自己惹事不要紧,我们可跟着在一起呢!”张郝都快哭了,他自断一手本以为事情就结束了,哪想到狄宁这么疯狂,先打断了刘少一只手,现在又指着刘长虎的鼻子骂。
  
  这不是逼人家翻脸呢吗?
  
  果不其然,刘长虎听完之后,愣了几秒,似乎是没想到在北区还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哈哈哈哈!”刘长虎怒极反笑:“好小子,我算什么东西?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刘长虎是什么东西!
  
  就冲你这句话,你今天别想竖着走出这里,你的家族也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完了!”秦韶萱闭上眼,刘长虎彻底被惹毛了,这是要大开杀戒,他们一样躲不过去。
  
  “这个狄宁,真是该死!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逞什么能,你不知道刘长虎背后的势力吗?你一个人死就死了,还要拉上我们!”
  
  张郝此刻生吞了狄宁的心都有了,不过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
  
  刘长虎拧了拧脖子,活动着身体,一块块坚实的肌肉迅速鼓了起来:“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