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剑开天 > 第五章 狄家

第五章 狄家

无论是以未入品的实力斩杀一品武者,还是一念入品,这些都是距离他们十分遥远的传说,和他们的人生沾不上丝毫关系。
  
  他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亲眼目睹奇迹。
  
  是的,奇迹。
  
  狄宁的所作所为,已经是打破他们认知与常识的奇迹。
  
  “怪物......”
  
  秦韶萱无力瘫坐在地上,喃喃出声。
  
  声音很小,但包厢内落针可闻,清晰传入每个人耳中。
  
  除她之外所有人猛地屏住呼吸,惊恐的目光注视着秦韶萱。
  
  “她不要命了吗!竟敢称呼他为怪物!”
  
  这是他们共同的心声。
  
  见识了狄宁的狠辣手段之后,他们已经给他打上了杀人不眨眼的标签。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狄宁并没有对此发作。
  
  环视一圈,将众人表情收入眼底。
  
  狄宁淡淡一笑,走出包厢。
  
  对于蝼蚁,他的脾气一向很好。
  
  ......
  
  突破一品,意味着登堂入室。
  
  在这一阶段的武者,最紧要的事情便是寻找适合自身的道途。
  
  当然,作为昔日的邪剑仙,狄宁不需要再为此耗费力气。
  
  他早已拥有再明确不过的道途。
  
  不过作为一名剑修,还有一件要紧事摆在他心头。
  
  那便是剑丸。
  
  剑丸,是剑修区别于其他武者的标志,也是其主要的对敌手段。
  
  剑修举世无双的杀伐之力,便是依靠剑丸实现的。
  
  一枚品质极佳的剑丸,可以提升剑修六七成的实力,甚至助其越级斩杀!
  
  而想要获得品质绝佳的剑丸,寻常铜铁自然是不堪用,非得是天材地宝不可。
  
  狄家肯定是没有的,不说家族早已没落,就算是巅峰时期,也拿不出剑丸所需要的珍惜材料。
  
  市场上也不会存在,那种级别的天材地宝,一经出现就会被各大势力抢夺。
  
  不过狄宁并没有为之发愁。
  
  “算算日期,应该就是三天后了......”
  
  狄宁回顾了下记忆,确定没有记错。
  
  上一世,就在三天后,将有一件天材地宝出世。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落魄的狄家子弟,因此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只记得那一天群山中一道金光直入云霄,整个石市的武者都被惊动。
  
  他们在山中爆发大战,数座山峰都被削去。
  
  但最终,那件宝物被从临市赶来的四品武者夺了去。
  
  不过这一世既然让狄宁赶上了,那个四品武者注定要空手而归。
  
  ......
  
  回到狄家。
  
  柔姨正坐在沙发上看电影,见狄宁回来,疑惑问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有点意外,大家都散了。”
  
  狄宁面露微笑回道,他对柔姨很尊敬,自从他父母死后,一直是柔姨照顾着他。
  
  柔姨看着嘴角噙笑的少年,心头更加疑惑。
  
  相比于参加聚会前的些许不同,此刻的狄宁给她的改变更加巨大。
  
  在她眼中,狄宁已经不是气质上多了些自信,而是如同一柄锐剑,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危险气息。
  
  这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少年,反而有些像去年各大家族年会时,碰到的刘家族长刘长虎。
  
  但柔姨清楚知道,刘长虎可是货真价实的一品武者,是北区所有家族头顶的一座大山,狄宁怎么可能有和他相似的气息。
  
  大概是最近太累了,眼花了......
  
  柔姨心里这样想着。
  
  “你......”
  
  她正想要继续问一问,忽然一声欢快的少女轻呼打断了她的话。
  
  “哥!你可算回来了!”
  
  一道娇小身影,带着少女独有的香风扑了过来。
  
  少女撞在狄宁胸膛,小脑袋在上面来回蹭着,如同一头撒娇的小兽。
  
  “哥,想我了没?”
  
  狄宁眼前有些模糊,他盯着少女看了许久。
  
  那些尘封了数十载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喜悦与悲哀充斥在他心间,最后只剩下了庆幸。
  
  狄宁庆幸,他回到了这里,再一次见到少女。
  
  狄清婉,狄宁的表妹。
  
  她和柔姨是狄宁最珍视的两个人。
  
  在父母离去之后,除了柔姨的照顾,最重要的便是狄清婉带来的兄妹之情。
  
  而狄宁之所以庆幸,是因为在上一世,他得罪的仇家拿他没有办法,便在一夜之间灭了狄家满门。
  
  柔姨和狄清婉也丧生其中。
  
  这成为了狄宁永远的心障,就算他后来杀光了仇家也没办法破除。
  
  直到现在,狄清婉和柔姨再一次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
  
  狄宁深深吸了口气,心障无声无息消失。
  
  他在心中发誓,这一世,他定要护佑她们周全,再不让他人伤害她们一丝一毫。
  
  至于那个灭了狄家的势力,狄宁不急,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等待自身修为恢复。
  
  到时候,前世今生的仇,一起报!
  
  狄宁揉了揉狄清婉的脑袋,微笑道:
  
  “想了。”
  
  狄清婉奋力挣开狄宁的手掌,青春靓丽的脸庞上洋溢着喜悦。
  
  “清婉,你都多大了,还缠着你哥,像什么样子。”
  
  屋外,狄禹阳走过,看到狄清婉腻在狄宁身上,便说了一句。
  
  他是狄清婉的父亲,也是这一代的狄家家主。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当狄禹阳的视线扫过狄宁时,他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狄宁你......”
  
  狄禹阳毕竟是狄家家主,虽说也是未入品的武者,到底和柔姨、狄清婉不同。
  
  前者只能察觉出一点不对,但在狄禹阳眼中,狄宁的气息仿若暗夜流光一般夺目。
  
  一品武者的气息强横而真实,而且不同于狄禹阳见过的其他一品,在狄宁身上,他感觉更加锋锐无当。
  
  犹如一柄出鞘宝剑,直刺他的心神。
  
  “狄宁,你......你......你已经突破入品?”
  
  狄宁微笑点头。
  
  “可家族功法缺失,根本不能修到入品,你是如何做到的!?”
  
  “二叔,”狄宁抬手打断了狄禹阳的话,淡淡说道:“机缘巧合。”
  
  “......”
  
  狄宁这么说,狄禹阳便不再发问。
  
  武者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但凡涉及到个人机缘,都不可细问,就算是自家人也不可寻根问底。
  
  这个道理,狄禹阳自然也知道。
  
  “不问就不问,不过你成了入品武者好啊,我狄家终于出了一个一品武者,终于能摆脱现在的局面了。”
  
  狄禹阳开怀大笑道。
  
  狄家的处境非常艰难,因为家族功法的缺失,导致无法培养出入品武者。
  
  家族产业也尽数丢失,实力每况愈下。
  
  狄家人出门在外都被北区各家族的人看不起,是北区武道家族中垫底的存在。
  
  甚至有人曾在年会上提出要把狄家拆分,踢出北区各家族之列。
  
  狄禹阳执掌狄家数年来,为此操碎了心,也受尽了侮辱。
  
  如今,这一切都随着狄宁成为一品武者,将要烟消云散。
  
  要知道,在北区,明面上只有刘长虎一名入品武者。
  
  这一下子,狄家将成为和刘家并列的强氏家族。
  
  “好!狄宁你做的好啊!”狄禹阳拍着狄宁肩膀,心中则畅想着之后狄家的辉煌:
  
  “哼,之前瓜分了我狄家产业的那几个家族,这次都得连本带利吐出来!”
  
  一旁,被狄禹阳突如其来的一段话惊住的二人,此刻回过神来。
  
  “哥,你真是一品武者了?”狄清婉抱着狄宁胳膊问道。
  
  狄宁捏了捏她滑嫩的脸蛋,点头道:“没错。”
  
  “好耶,”狄清婉高兴得几乎跳起来:“以后在学校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
  
  “放心吧,谁再敢欺负你,我帮你出气。”狄宁溺爱的看着狄清婉。
  
  上一世,因为狄家的没落,狄清婉在学校中经常被欺负。
  
  很多时候回到家中,身上都带着青紫。
  
  而欺负她的,都是北区中的强势家族子弟。
  
  对于这些人,狄家除了忍气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