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剑开天 > 第八章 一剑斩龙

第八章 一剑斩龙

“这家伙要干什么?”
  
  不只是齐孟桓,还活着的武者心中也在想。
  
  “他失心疯了?”
  
  他们看着狄宁一步步靠近,目光如看白痴。
  
  但紧接着他们的目光就变得复杂,然后是难以置信。
  
  狄宁走出数步,每一步迈出,他的气势便随之高涨。
  
  锋锐的剑气环绕着他,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难以言喻的剑意自狄宁身体中蔓延开来,充斥在天地间,挤压的众多武者几乎无法呼吸。
  
  “这是什么?”
  
  “那小子真是一品?”
  
  所有人心中都有这个疑问。
  
  狄宁此刻的表现,已经远超一品武者的极限,就算是齐孟桓,也从未展现过如此强烈的威压。
  
  “可惜还不够,这小子虽然有古怪,却还不是白龙的对手......”
  
  齐孟桓愕然之后,摇头叹息。
  
  此刻他当然希望狄宁能够力挽狂澜,战胜白龙。
  
  在生死面前,之前的一点点小摩擦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但在齐孟桓的感知中,狄宁气息距离白龙相去甚远。
  
  “这条白龙已经成年,血肉凝实,气血充沛,不是宗师的话,根本没可能战胜它。”
  
  齐孟桓又是一声叹息,无论怎么看,今天都难逃一死。
  
  狄宁走到白龙身前,站定。
  
  “救我......”
  
  被白龙压在爪下的一个武者呼喊道。
  
  他的半个身子都被龙爪碾碎,内脏流得到处都是,眼看着活不成了。
  
  白龙爪子紧握,将那武者彻底捏死,随即身躯移动,巨大的尾巴向狄宁甩去。
  
  呼啸的劲风表明了尾巴的速度,被这样的尾巴击中,已经有许多武者用自己的身体证明了后果。
  
  “这小子完了!”有人忍不住惊呼,为狄宁叹息。
  
  轰!
  
  尾巴砸中狄宁,发出震耳爆鸣。
  
  然而众人看去,却并没有出现骨断筋折的场面。
  
  狄宁仍旧好端端的站在原地,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尾巴悬停在他头顶数寸,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阻隔了它。
  
  而与之前不同的是,此刻尾巴上鲜血淋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伤口细密如雨线。
  
  远远看去,就像是把白龙的尾巴剥了皮一般。
  
  “白龙受伤了?”
  
  “狄宁伤了白龙?”
  
  包括齐孟桓在内,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心中剧震。
  
  白龙的强悍他们最清楚不过,就在刚刚他们还结成法阵与之硬抗了一次。
  
  但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没能让白龙掉一块鳞片。
  
  “他究竟是什么人......”
  
  所有人心头都冒出这个念头。
  
  “嗷——”
  
  白龙发出怒吼,迅速收回尾巴,身躯紧缩,后退了数十米。
  
  巨大的眼瞳紧紧盯着狄宁,口鼻间白雾生生灭灭。
  
  “汝是何人?”
  
  厚重、苍凉的声音自白龙嘴中发出。
  
  龙族血脉高贵,天生便通晓各族语言。
  
  白龙注视着狄宁,想不通为何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竟能迸发出足以伤到它的力量。
  
  对此,狄宁微微一笑,口中却说道:
  
  “你不配知道。”
  
  这句话瞬间引爆了白龙的情绪,龙族本就高傲,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轻视。
  
  “吾要将汝碾碎!”
  
  全身上下所有的雪白鳞片一齐颤抖,无数道细小的雷霆在鳞片间出现。
  
  这些雷霆顺着鳞片攀爬,最终汇聚道白龙口中。
  
  形成了一道粗壮的紫黑色雷霆洪流。
  
  与此同时,天空突然阴暗下来,乌云迅速凝结,遮盖了太阳。
  
  一道道雷电在乌云中闪烁。
  
  煌煌天威散发,充斥整座从云山。
  
  齐孟桓等人已经跪在地上,被天威压迫的抬不起头。
  
  “这股威压......是天劫!白龙竟然能引发天劫!太恐怖了,这种威能,恐怕就连宗师也不是其对手!”
  
  他们神情绝望,恍如来到了世界末日。
  
  “倒是有点本事。”
  
  雷霆就在头顶酝酿,狄宁却仍旧面不改色,淡淡称赞了一句。
  
  对于天劫的出现,他没有丝毫意外。
  
  毕竟龙族本就有呼风唤雨,执掌雷霆之能。
  
  下一刻,雷霆到达极限,冲狄宁猛然劈下!
  
  “蝼蚁!死!”
  
  龙族的威压不可侵犯。
  
  “完了,这次狄宁真的死定了!”
  
  众人移开视线,不忍再看。
  
  天劫是四品武者冲击五品时才会引发的天地异象。
  
  在众人的认知中,四品以下的武者完全没有办法抵挡天劫。
  
  触之即死。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狄宁必死无疑时,后者动了。
  
  狄宁向前迈出一步。
  
  剑意从他体内汹涌而出,迎着雷霆向上冲击,彷如逆行的雨幕。
  
  万千道剑气与雷霆碰撞,互相湮灭。
  
  刹那间,满天雷霆便烟消云散。
  
  “什么?”
  
  白龙愕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不可能!”
  
  天劫怎么可能消散!
  
  这已经超出了白龙的理解范畴。
  
  然而还没等它从惊愕中回过神。
  
  狄宁迈出第二步。
  
  无穷无尽的剑气凝聚在他头顶,凝而不散,组成了一柄擎天巨剑。
  
  巨剑锋锐无匹,仿佛世间没有它斩不开的。
  
  “汝意何为?”
  
  白龙惊恐问道。
  
  厚重的声音隆隆作响。
  
  狄宁却不回答,纵身一跃,飞向白龙。
  
  其身姿闪耀,犹如谪仙飞升。
  
  “他要做什么?”
  
  众人心中惊疑。
  
  在白龙龙首处,狄宁握住了巨剑,无数道暴乱的剑气立刻安静下来。
  
  随即他轻轻一挥,巨剑向着龙首斩去!
  
  他要一剑斩龙!
  
  这几乎是无法形容的一剑。
  
  从齐孟桓的视角看去,这一剑仿佛斩开了天地,他的眼中,只剩下这一剑的锋芒。
  
  在这一剑面前,白龙的身躯好像纸糊一般。
  
  无论是坚愈精铁的鳞片,还是千锤百炼的血肉,都被一斩而过,没有丝毫停滞。
  
  “吼......”
  
  白龙一声龙吼。
  
  声音中蕴含着强烈的不甘。
  
  直到最后,它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会死在狄宁手中。
  
  而且死的这么快,这么随意。
  
  一溜血线在脖颈上冒出。
  
  龙头与身体缓缓分离,切口平滑如镜。
  
  轰!
  
  硕大的龙首砸落在地,深深陷入泥土中。
  
  这条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伤人无数的白龙,其生命,终于是落下了帷幕。
  
  “他一剑斩了白龙......”
  
  有人看到这一幕,喃喃自语。
  
  “难以置信,那么强横的白龙竟被他一剑斩落!”
  
  齐孟桓也觉得难以置信,明明狄宁看上去就是个一品武者,怎么可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他们所有人都拿着没有办法的白龙,就被他轻飘飘一剑斩了?
  
  齐孟桓只觉得自身一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此刻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盘旋:
  
  “狄宁,非人!”
  
  另有不少人目瞪口呆,惊愕的看着掉落在地面的龙头,发出感叹。
  
  “修炼数十载,打磨自身武技,却还不如一个少年......”
  
  阿力注视着狄宁的身姿,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忽然想到在不久前他还冲狄宁口出恶言。
  
  “完蛋了,我之前那样骂他,还说他不知天高地厚,真是可笑至极......”
  
  一想到这,阿力便打了个冷颤,心中悲凉。
  
  在众人的目光中,狄宁从空中缓缓落下。
  
  那把纯粹由剑气组成的巨剑已经消散,剑气重新回到狄宁体内。
  
  这让他的脸色微微红润了一些。
  
  毕竟是以一品修为强斩白龙,就算是剑仙,也不可能毫无损失。
  
  “狄宁,这次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出手,恐怕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白龙爪下。”
  
  齐孟桓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狄宁深鞠一躬,说道。
  
  他在世面上打拼了数十年,能做到石市老大的位置,自然不是一般人。
  
  对于有本事的人,他向来都是佩服至极,从不在乎自己的面子。
  
  “先前的一些不愉快,全怪老朽眼拙,老朽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齐孟桓神色恭敬,态度诚恳。
  
  他很清楚,能够一剑斩杀白龙的人,斩杀他们也是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