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剑开天 > 第九章 道德绑架

第九章 道德绑架

“这老东西还真是不要脸,前后态度差距这么大,也亏得他能弯下腰去。”
  
  这一幕被其余人看在眼里,均是对齐孟桓前倨后恭的行为表示不齿。
  
  对与齐孟桓态度,狄宁其实根本不在意。
  
  他从白龙身躯中找到太虚冥炎铁,摩挲着其光滑的表面,正欲说话。
  
  这时,龙躯中的生命力消散,一直在创口处滚动的血液喷洒而出。
  
  漫天龙血飞溅。
  
  之前,是龙族恐怖的生命力约束着无头龙躯,这才让龙血没有在白龙死时立刻泼洒。
  
  此刻生命力消散殆尽,不只是龙血,就连身躯中蕴含的大量精华也在迅速流失。
  
  “龙血!”
  
  “据传龙血有洗精伐髓的功效!”
  
  人群中有人呼喊。
  
  这一声像是捅了马蜂窝。
  
  众人纷纷回过神来,现在白龙已死,宝物肯定是归狄宁所有。
  
  但龙血都泼洒出来了,我们沾一点不过分吧。
  
  这样想着,所有人都向着龙血落下的方位飞跃。
  
  这其中,最积极的便是齐孟桓。
  
  在更近一层楼、乃至突破宗师诱惑下,他也顾不得狄宁的脸色了。
  
  “想不到峰回路转,这龙血终究还是让我得到了!”
  
  齐孟桓一边飞跃,心中忍不住欣喜。
  
  接受了龙血洗礼,他便能回复气血,也就有了更多的可能。
  
  “恩?”
  
  狄宁眉头微皱,看着众人蜂拥而至。
  
  龙血珍贵,这些武者知道,他自然也知道。
  
  但他与这些人非亲非故,哪里有道理让给他们。
  
  狄宁运转真元,抬手掐了个法诀。
  
  “收!”
  
  空中挥洒的血液徒然静止。
  
  如同被定格的电影画面。
  
  随即这些龙血逆流而上,顺着原路快速回到龙颈的创口中。
  
  断颈处光芒一闪而逝,血液凝固成块,彻底封住。
  
  “该死,怎么能这样!”
  
  “他都有整条白龙了,竟然连点龙血都不愿意分给我等!”
  
  众多武者扑了个空,眼看着就要到手的龙血却飞了。
  
  不少人窃窃私语,小声议论。
  
  有斩白龙的战绩在前,明目张胆的质问狄宁,他们是不敢的。
  
  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狄宁,到时候被斩了都没地说理去。
  
  这其中,最难受当属齐孟桓。
  
  原本已经看到武道的希望,却在转眼间消逝。
  
  “可恶啊!狄家小子属实可恨!”
  
  齐孟桓气得捶足顿胸,在心中痛骂狄宁。
  
  但就算他是三品武者,他也不敢真的说出来,只能在心中过过瘾。
  
  “狄宁!你太过分了!”
  
  这时,却有一名身材高挑的女性武者站了出来。
  
  她面容姣好,声音甜美。
  
  但此刻,说出的话却怒气冲冲:“大家为了杀死白龙都拼尽全力,现在你却要一个人霸占?”
  
  “做人不要太过分!”
  
  女人眼中冒火,怒斥道。
  
  女人的一番话,瞬间镇住所有武者。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
  
  “白家丫头疯了不成?这种时候,她怎么敢斥责那小子?”
  
  “她难道以为这里是白家?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
  
  齐孟桓看着场中的白妙芙,有些难以置信,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脑子,才能让她大放厥词。
  
  “哦?”狄宁瞥了白妙芙一样,语气无波无澜:“我斩杀白龙,这其中,你们起了什么作用?”
  
  “......”
  
  白妙芙一时语塞,她想了想,众人对阵白龙好像真没发挥什么作用。
  
  唯一一次碰撞,白龙还毫发无伤。
  
  但紧接着,她就想到了一点。
  
  “拖延!我们这么多人,帮你拖延了时间,这你无法否认!”
  
  白妙芙继续说道:“要是没有我们拼死消耗白龙气血,你恐怕也没可能斩杀白龙。”
  
  “况且你看看四周,死了多少人!这些人都是因你而死,都是你的责任!”
  
  “要是你早点出手,他们都不会死!”
  
  白妙芙越说越觉得在理,越说越理直气壮。
  
  她的声音不自觉用上了真元,在从云山上空回荡。
  
  本来甜美的声线也变得刺耳起来。
  
  “我和你们很熟吗?”
  
  面对白妙芙的指责,狄宁语气平静:“你们的死活,与我何干?”
  
  “你!你还是不是人!”白妙芙瞪圆了美目,伸出纤纤玉手,一手指着狄宁,一手满地的残尸断臂:“你好好看看这些人,他们都是石市的武者,现在却死在你面前,你难道连一点愧疚也没有吗?”
  
  “......”
  
  狄宁看着咄咄逼人的白妙芙,眼神如看弱智。
  
  如果他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可能白妙芙的话还会有一点作用。
  
  但他不是,经历过上一世的种种,他早已经对道德绑架免疫。
  
  更何况,修行邪剑之道,最基本的便是抛弃道德心与同理心。
  
  只有以自身为基准,行事随心所欲,才算得上邪剑仙。
  
  白妙芙这种人,他见的多了,不论他们表现出来的是什么,内在所求的永远都是自身利益。
  
  “你说得对,”狄宁忽然露出笑容,微笑说道:“不知道我要怎样做才能弥补他们的死。”
  
  白妙芙冷哼一声,挺翘的琼鼻冲着狄宁扬了扬:“这条白龙是大家共同猎杀,战利品理应人人有份。”
  
  白妙芙终究还有些理智,知道把所有人绑在一起。
  
  “你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狄宁目光扫过众人。
  
  与他眼神接触的武者,尽皆低下头去,不敢看他。
  
  但凡事没有绝对,还是有两个年轻人站了出来。
  
  “我认为白小姐说的对!”
  
  “没错,战利品人人有份!”
  
  两人站到白妙芙身边,口中振振有词。
  
  得到了他人的援助,白妙芙胆气更壮,她一扬脖子,说道:“看到了吧,大家都是这么想的,还等什么?赶紧让开,白龙不只属于你!”
  
  “好。”
  
  对此,狄宁面带微笑,淡淡说道。
  
  话音落下,三道剑气破空而去。
  
  嗖!嗖!嗖!
  
  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白妙芙三人额头之上便多出了一个血洞。
  
  “什么......他怎么敢......”
  
  白妙芙靓丽的脸上神情扭曲,满是不可置信。
  
  她实在想不明白,明明谈的好好的,怎么狄宁突然就下了杀手。
  
  她曼妙的身体缓缓倒下,带着强烈的不甘,抽动了几下之后便不动了。
  
  “嘶!”
  
  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狄宁这番突然出手,让他们始料未及。
  
  原本他们还以为狄宁已经被白妙芙成功道德绑架,就要瓜分龙躯。
  
  直到此刻,他们才明白,狄宁虽然看起来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但论果敢狠辣,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齐老大。”狄宁目光移动到齐孟桓,说道。
  
  “不敢不敢,叫我老齐就行,不知狄先生有何吩咐?”
  
  目睹了狄宁的狠辣之后,齐孟桓哪里还敢托大,就连“老朽”也不自称了。
  
  “交出魂引。”
  
  狄宁缓缓说道。
  
  魂引与人的三魂七魄相通,是一身精魄所在。
  
  掌握了魂引,也就等于掌握了这个人的性命。
  
  魂引若是灭了,那人的三魂七魄也会同时消散。
  
  经过白妙芙一番折腾,狄宁已经懒得再和这些低阶武者废话。
  
  “这......”齐孟桓惊愕抬头,却没有从狄宁眼中看到任何玩笑成分。
  
  于是他知道,狄宁是认真的。
  
  拒绝的后果他也很清楚,白妙芙三人的尸体还没凉呢。
  
  短暂权衡之后,齐孟桓叹了口气,在性命握于他人之手和立刻就死之间,选择了前者。
  
  齐孟桓聚气凝神,头顶百会穴处缓缓升起一缕暗红色细烟。
  
  这便是魂引。
  
  “狄先生,请。”
  
  做出决定之后,齐孟桓反倒感觉释然了许多。
  
  就算是向一个比他小数十岁的少年交出魂引,也没觉得多么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