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剑开天 > 第十一章 你竟敢对我出剑?

第十一章 你竟敢对我出剑?

剑意在长剑上激荡,滚滚真元从气海中涌出,顺着奇经八脉遍布全身。
  
  吴浩然化身成一柄利剑,向着狄宁直扑而下。
  
  在短距离上,他的速度很快,快到其余武者肉眼都看不到的程度。
  
  人尚在空中,吴浩然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了那条盘亘在地面上的巨大龙尸。
  
  之前,他夺宝心切,眼中只有太虚冥炎铁。
  
  “恩?”吴浩然楞了一下:“那是什么?妖族?”
  
  但随即,他便看了不远处的龙头。
  
  “龙族!这,这不可能!”
  
  吴浩然惊愕,这怎么可能,龙族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又怎么可能被斩杀?
  
  就算是他,也不敢扬言战胜龙族,更何况是直接斩杀。
  
  龙尸脖颈上的伤口,切面光滑如镜。
  
  作为一名剑修,吴浩然一眼便看出这是剑伤。
  
  “有剑修高手在此一剑斩龙?”
  
  伤口处残留着些许剑意,只是肉眼看去,便使得吴浩然浑身剧痛。
  
  这是只有剑修才能察觉到的剑意,像是齐孟桓等武者,就对此一无所觉。
  
  在一瞬间,吴浩然便判断出,他和斩龙剑修的差距,犹如天壤之别。
  
  “幸好,不知为何这名剑修已经离去。”
  
  吴浩然扫视地面众人,没有找到他心中的剑修高手,松了口气。
  
  不过唯独目光落在狄宁身上时,眼中依然会有刺痛感觉,这让他莫名心慌。
  
  “这小子明明只有一品修为,到底有什么古怪?”
  
  “不过无妨,一剑斩了便是,说到底只是个一品罢了,你还能挡住我的剑不成?”
  
  这样想着,吴浩然剑上又多了几分威势,隐隐剑气激发,在剑尖上吞吐不定,如同择人而噬的蛇信。
  
  “狄先生,小心!”
  
  齐孟桓直到这时候才注意到吴浩然出剑,连忙做出门下走狗的自觉,挡在狄宁身前。
  
  不过他也就是做做样子,凭他的三品修为,根本挡不下吴浩然这一剑。
  
  所以当狄宁一把推开他时,齐孟桓立刻从善如流,退到一旁。
  
  “你想对我出剑?”
  
  狄宁双目微眯,抬头注视着吴浩然,语气森然:“你竟敢对我出剑?”
  
  作为昔日邪剑仙,狄宁有足够的傲气。
  
  他最不能接受的,便是他人向他出剑。
  
  那些拙劣不堪的剑招,以及挥舞着长剑的人,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羞辱。
  
  此刻吴浩然的气势已然攀登到顶峰,无论是剑招还是真元,都已穷尽他所有。
  
  吴浩然自信,在场众多武者,没有人能挡下这一剑。
  
  这是一个四品剑修的底气。
  
  然而随着狄宁话音落下,吴浩然惊愕发现,他的长剑莫名颤抖起来,任凭他如何压制,都不能平息。
  
  长剑就如同遇到天敌的小兽,止不住瑟瑟发抖。
  
  剑身上附着的剑气无声无息消散。
  
  同时他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一丝剑意,也随着剑气一同消散。
  
  “怎么会!这怎么可能!”
  
  吴浩然陷入恐慌。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陪伴他二十载有余的长剑会突然失控,为什么自身的剑气剑意会突然消失。
  
  这一切都令他心神大乱,自从成为剑修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遭遇。
  
  但随即,吴浩然看到了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冲霄剑意自狄宁身上升腾而起。
  
  臻至巅峰圆满的剑意,只是一眼,便让吴浩然双目赤红,流出血泪。
  
  紧接着大量肉眼可见的锋锐剑气汹涌而出,狂暴之极,甚至搅碎了狄宁身周的天地元气。
  
  看到这些,吴浩然突然明白,残留在龙尸上的剑意是来自哪里了。
  
  “原来斩白龙的是他!”
  
  与狄宁相比,吴浩然那丝微弱的剑气剑意根本不值一提,两者之间的差距宛若云泥。
  
  在他眼中,那些狂暴的剑气犹如太古凶兽,任何胆敢冒犯的人,都会被无情撕碎。
  
  “会死!再往前的话一定会死!”
  
  吴浩然心头闪过这个念头。
  
  他看到,狄宁向前踏出一步,明明是踩在空中,却像是踩在凝视的地面一般。
  
  同时,所有剑气凝聚起来,指向了他。
  
  吴浩然忽然眼前恍惚,他仿佛看到了狄宁登天而上,三步之后,将他一剑斩落。
  
  就像现在躺在地面的龙尸一般。
  
  “不!我不想死!”
  
  回过神来,吴浩然没有任何犹豫,拼着全身气血不畅,强行止住了前冲的势头。
  
  噗!
  
  吴浩然吐出一口鲜血。
  
  就算是四品剑修,在运转所有真元出剑之后强行停止,也没办法抵消全部反噬之力。
  
  然后在众人人的注视下,吴浩然扭头便跑,甚至连嘴角的血迹都来不及擦。
  
  “可恶!那家伙明明是剑道高手,装什么一品修为!真是可恨!玩什么扮猪吃虎!”
  
  飞遁过程中,吴浩然忍不住咒骂道。
  
  这一趟夺宝之旅,他算是栽了,不仅白跑一趟,还落了不轻的伤势。
  
  他速度极快,眨眼间便远离了从云山。
  
  仅从这一点看,倒是不愧四品之名。
  
  “......”狄宁。
  
  “......”齐孟桓。
  
  从云山一片寂静,过了许久,齐孟桓才喃喃自语。
  
  “就......就这么跑了?”
  
  齐孟桓费解,好歹也是锦城掌舵人,四品修为。
  
  但他不是剑修,只能看出狄宁剑气威力绝伦,却体会不到吴浩然直面狄宁时心中的恐怖。
  
  那是一种完全的上位碾压,是升不出反抗之心的恐惧。
  
  这就是剑仙对普通剑修的压制。
  
  远比宗师武者与普通武者之间更为直接、可怕。
  
  毕竟剑修不像武者一样流派五花八门,世上所有剑修走的都是杀伐之路,讲究一击致命。
  
  道途纯粹,也就更容易被上位克制。
  
  而论对剑道的理解,狄宁自信,这世上除了他师尊鬼谷子之外,再无一人能出其左右。
  
  “这人实力一般,心思到挺机灵。”
  
  狄宁盯着吴浩然远去的方向看了一会,收回视线。
  
  “怪不得,他上一世能从白龙爪下抢走太虚冥炎铁。”
  
  狄宁暗自想道。
  
  他是真没想到吴浩然这么果断,还没等他出剑就逃之夭夭。
  
  更重要的是,狄宁现在的修为毕竟只是一品,论战力,他毫不畏惧。
  
  但比拼其他,一品修为就显露出短板了。
  
  就像现在,吴浩然想跑,狄宁在远距离上根本拦不住。
  
  “狄先生威势太盛,吴浩然受惊逃走也在情理之中。”
  
  一旁齐孟桓吹捧了一句。
  
  往日里这种马屁他听得多了,现在拿出来用一用,毫无难度。
  
  对此,狄宁摆摆手:“你带他们退到山脚等我。”
  
  “是。”
  
  齐孟桓不敢多问,连忙应是,带着一众武者下山。
  
  临走时,他看了一眼地上的龙尸。虽然狄宁没有明说,他大概也能猜出来,狄宁支走他们的是准备炮制它。
  
  “以狄先生的实力,应该不是沐浴龙血这么简单,可惜不能亲眼目睹。”
  
  心中这样想着,齐孟桓却不敢再看,带着众人埋头前行。
  
  狄宁散开神识,确认四周无人后,这才向龙尸走去。
  
  修炼万龙金身决的第一步,就是炼化一条成年龙族,只有把一整条龙的全部血肉都炼化之后,才算是入门。
  
  之后每次修炼,同样需要龙族躯体作为辅助。
  
  可以这么说,一旦修炼万龙金身决,就等同于走上了所有龙族的对立面。
  
  不是成为斩龙人,便是惨死于龙族爪下。
  
  这也是万龙金身决在上古时代名噪天下,却鲜有人修炼至大成境界的原因之一。
  
  狄宁对此已有准备,龙族的赫赫凶名对他毫无威慑。
  
  在上一世,他也曾斩杀不少龙族,和几位龙祖之间也存在着摩擦,各有仇怨。
  
  经常一见面便陷入生死厮杀。
  
  所以修炼万龙金身决的副作用,狄宁基本无视。
  
  他本就准备着,这一世等修为复原,再上龙庭,找那几条老龙好好理论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