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一剑开天 > 第十三章 铸剑人

第十三章 铸剑人

离开从云山之后,狄宁没有回狄家。
  
  太虚冥炎铁已经到手,当务之急是把它铸造成剑丸。
  
  对于一名剑修而言,一日没有剑丸在身,便等同于行走在战场上不带武器一样缺乏安全感。
  
  不过剑丸虽是只能剑修驱使,却并不由剑修打造。
  
  每一枚剑丸,其结构都精巧无比,内部蕴含着无数道禁制,必须得是精通炼器与阵道的大师才能打造成功。
  
  这样的大师数量极少,每一位都被各大势力供奉着。
  
  狄宁要想找到他们帮忙铸造剑丸,难度非同一般。
  
  先不说各大势力愿不愿意接待他,就是请大师出手的费用,他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
  
  这种级别的人物,对金钱都不感兴趣,他们所求的,往往是珍惜材料。
  
  石市说到底也只是个小地方,没什么油水。
  
  不过好在狄宁还认识一位铸剑师,就石市下属的某个山村隐居。
  
  上一世他的剑丸便是那位铸剑师所造,因此对于他的手艺,狄宁很放心,不会糟蹋了太虚冥炎铁。
  
  ......
  
  一个小时后。
  
  泉村。
  
  狄宁走在山间小路上,在他前方,有一间依靠着山壁搭建的木屋。
  
  在木屋旁边,矗立着一座三米高的火炉。
  
  木屋的主人名叫许良平,是条壮汉,三十多岁,皮肤黝黑,双臂粗壮,身上到处都是一块块鼓起的肌肉。
  
  外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个长年累月干力气活的主。
  
  许良平这时候坐在门槛上,手中端着碗绿豆汤,正吸溜吸溜喝着。
  
  见到狄宁后,他抬起头,抹了把嘴道:“你从哪得到的消息?”
  
  许良平很费解,他隐居在此的事应该没有人知道才对,怎么引来了一个一品武者?
  
  “福至心灵。”狄宁微笑道。
  
  “啧,”许良平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放下手中瓷碗,说道“来打铁?”
  
  许良平清楚,能大老远跑来找他的,多半是看中了他的手艺。
  
  狄宁点点头,也不废话,直接掏出太虚冥炎铁丢给他。
  
  “这东西能打么?”
  
  狄宁问道,他也不确定许良平有没有手艺处理太虚冥炎铁,毕竟这可是绝迹数千年的上古材料。
  
  “呦,稀罕啊。”许良平一手接住太虚冥炎铁,仔细把玩了一番,又用鼻子闻了闻,最后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舔时隐时现的火焰。
  
  做完这些,许良平才放下太虚冥炎铁,神情也严肃了许多:“太虚冥炎铁,好家伙,绝迹了数千年的玩意你都能弄来,来头不小啊。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东西就是市里头刚刚出世的宝物吧?”
  
  “你猜的没错。”
  
  狄宁没否认,看到许良平能认出太虚冥炎铁,他就安心了。
  
  以铸剑师的行业准则,能认出某个材料,基本就等同于能够用其打造武器。
  
  “我想用它打造一枚剑丸,你有没有把握?”
  
  “把握倒是有,可惜价钱你出不起。”许良平把太虚冥炎铁丢给狄宁,说道。
  
  狄宁:“你不说,怎知我出不起?”
  
  许良平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狄宁:“不是我瞧不起人,您这一品修为实在上不了台面,还是让你背后的人来跟我谈吧。”
  
  在他眼中,狄宁只是个跑腿的,没资格和他谈价钱。
  
  “原来如此,嫌我境界太低......”
  
  狄宁缓缓说道,同时向前一步迈出。
  
  他倒是疏忽了,上一世,他遇到许良平时,修为处于巅峰,自然相处融洽。但此刻只有一品境界,被人看轻也在所难免。
  
  惊人剑意从他体内狂涌而出,锋锐剑气紧随其后,铺满了四周每一寸角落。
  
  顿时,许良平浑身上下所有皮肤一齐刺痛起来。
  
  在他的感知中,有无数道锐不可当的剑气对准了他,只要他有丝毫妄动,瞬间就会被撕成碎片。
  
  同时,木屋中悬挂着的数十把长剑一同颤抖起来。
  
  原本只是凡品死物的铁剑,在这时却像有了灵性一般,纷纷自行挣脱挂钩,凭空飞起,围绕着狄宁身周旋转。
  
  这是剑器受到狄宁剑意的牵引,自行认主,如同寻常野兽见到真龙,会在本能跪拜一般。
  
  “现在,够了么?”
  
  狄宁走近,一字一句说道。
  
  “咕......”许良平小心的咽了口口水,生怕一不留神就被剑气割断喉咙。
  
  “够了够了,我眼拙,没看出您还有这一手。”许良平干笑道,神色有些尴尬。
  
  他是真没想到,看起来只有一品修为的狄宁,竟会是个剑仙级别的高手。
  
  “这家伙哪是什么跑腿的,这块太虚冥炎铁分明就是他抢夺来的。
  
  真不知道究竟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培养出这种变态,竟然以一品修为达到剑仙境界,关键他还只是个少年!”
  
  许良平在心中想道,越想越心惊。
  
  作为铸剑师,他也曾为某位剑仙打造过剑丸。
  
  此刻两相比较,他惊愕发觉,那位剑仙带给他的威压竟然还不如狄宁强烈,所散发出的剑意也远不如狄宁圆满。
  
  念头在心中转过的短短片刻,许良平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全身,他清楚,今天一个不慎,恐怕就要死在狄宁剑下。
  
  “既然够了,谈谈价钱吧。”
  
  狄宁淡淡说道。
  
  “......”许良平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狄宁还会提价格,连忙说道:“不用不用,打造枚剑丸而已,哪用您破费。”
  
  “公平交易,开价吧。”狄宁却没领他的情,语气不容拒绝道。
  
  这是狄宁一贯的行事作风,很多时候,他都能依靠武力强行压榨他人,但他很少去做。
  
  相对的,他更喜欢公平交易,大家互不相欠。
  
  修行中人,身外之物都是小事,唯有道心不可动摇。
  
  要是因为些外物,到头来乱了道心,那才是得不偿失。
  
  况且,要是胁迫许良平打造剑丸,他一使坏,毁了太虚冥炎铁怎么办?
  
  到时候就算狄宁杀了许良平又能怎么样,太虚冥炎铁可找不到第二块了。
  
  “额,这个......实不相瞒,我在这里隐居八年了,几乎与世隔绝,金钱对我来说没有用处,我也不缺天材地宝。”
  
  “那你想要什么?”
  
  狄宁有些疑惑,上一世他找许良平的时候,这人可没这么难伺候。
  
  不过那却是十几年之后的事了。
  
  许良平抬眼瞅了瞅狄宁,看他神情不似作伪,便斟酌这语气问道:“不知道您认不认识薛神医?”
  
  “薛羽兰?”
  
  “没错。”许良平肯定道。
  
  狄宁点了点头,他确实认识所谓的薛神医,两者曾过打过多次交道,不过那也是上一世的事。
  
  “您认识的话就好办了,只要您请薛神医出手,帮我老婆治病,这打造剑丸的费用,就抵消了。”
  
  “你老婆得了什么病?”狄宁没答应请薛神医出手,反问道。
  
  开玩笑,现在的他可和薛羽兰没半点关系,等请了她出手,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狄宁可不愿等那么久。
  
  就算许良平愿意先给他打造剑丸,他也不想拖欠着前者的人情。
  
  “半个月前,我老婆修炼时出了差错,导致气血逆行,昏迷到现在还没醒来。
  
  寻常的医生我都找遍了,他们都束手无策,现在能救她可能只有薛神医。”许良平一脸忧愁道。
  
  “气血逆行?”狄宁皱眉想了想,迈步向木屋走去:“带我去看看。”
  
  气血逆行其实是武者修炼时常遇到的状况,大多数时候自行调理调理就好了,顶多卧床休息几天。
  
  但像许良平老婆这样,直接昏迷半个月的,却是少见。
  
  狄宁说要去看看,自然不是随便瞧瞧。
  
  事实上,他曾经见过这种病症。
  
  那一次,他跟着薛羽兰出诊,亲眼目睹了后者救治的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