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开幕式

第五百六十八章 开幕式

李泰苦笑,爵位献出来?怎么可能?人都是利己的,当子孙后代得不到保障的时候,他们首先会想到自己能不能过好这一辈子。毕竟,爵位空有其名,是下一代才会开始的,他们现在还享有俸禄食邑。
  
  再次倒了一杯酒,李承乾好奇道:“青雀,那几个道士的实验,你看了没有?”
  
  李泰点点头说:“看过了,一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您也知道,有时候冬天气候干燥的时候,穿棉衣就有噼里啪啦的声响。可是,当看完他们的实验以后,我才惊讶的发现,要是在没有光亮的环境下,竟然能看到一丝丝的电火花。
  
  由小及大,是否雷电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出现的呢?如果我们的研究足够深入,将来会不会有一天,咱们大唐的军队,是不是能用上雷电武器?”
  
  说这个的时候,李泰抑制不住的兴奋,或许是喝了一些酒的原因,身子还有点颤抖。
  
  不过....
  
  雷电的武器?那玩意儿动辄几万伏几十万伏的,后世都没搞出这样的武器,大唐这个时代就更不可能了。
  
  拍拍李泰的肩膀,李承乾道:“威力越大的武器,我们要为它付出的就越多。以雷电的威力,就算咱们研究出来,或许我们也承担不起这种代价。说到底,力量从来都是跟人数息息相关的。武器,只是一种辅助而已。
  
  雷电的力量你也知道,短时间里将它实现出来,根本不可能。长远的东西,只要不是急需的,都可以暂时放缓,咱们应该看好眼下才行。”
  
  李泰点点头,跟皇兄碰了一杯以后,就转身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敢于跟皇帝搭讪的,终究是少数人。所以一直到新年到钟声敲响,也只有李祐李治等少数几人上前敬酒而已。
  
  钟声敲响,皇亲们在李泰的带领下,给李承乾拜年,而李承乾接受以后,还要给参加宴席的小孩子派发压岁钱。原本这个习惯只存在于东宫,可是当他当上皇帝以后,有向全国蔓延的趋势。
  
  派发完压岁钱,尽管已经很困了,但李承乾还是强自提着精神去大明宫,为太上皇拜年。
  
  大明宫规模跟太极宫比起来也不遑多让,一些宫殿虽然冷清些,但是正殿看起来,今晚应该是非常的热闹。
  
  从李靖到长孙无忌,文武双全,各龄都有,就像是另一个朝廷一般。
  
  如今年宴已经结束,众大臣都带着些许的醺意,退朝一般的从正殿出来。
  
  走了一路接受了一路的拜见,当李承乾进入宣政殿的时候,正好看到太上皇正在给李梦宇等人派发压岁钱,还很大方,都是一个个的金元宝。
  
  太极殿的年宴,本来苏媛她们也要出席的,但是李承乾担心大明宫这边过于寂寞,把他们派来陪伴太上皇和太后了。
  
  不过从今晚前来宴会的人数来看,是他多虑喽。
  
  看到李承乾带着一班兄弟走进来,李世民把钱袋一栓,丢到了身后,态度很明显——要钱?没有!
  
  小孩子一般的行为虽然让李承乾发笑,但他还是忍住笑意,规规矩矩的拜年。
  
  礼毕,李世民笑道:“熬夜一夜,都疲倦了,朕就不耽误你们睡觉,都回去吧。皇帝,你留下来。”
  
  虽然不知道太上皇这是要干嘛,但李泰等人还是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苏媛她们也被长孙劝走,没一会儿,大殿之内,就剩下了父子二人。
  
  李承乾径直走到太上皇身边坐下,说:“您要给李昭爵位,没问题,您虽然禅位了,但您说的话,儿臣还是要答应的。”
  
  李昭,就是徐惠生出来的那个小男孩。作为此生有可能是太上皇最后的一个孩子,自然是倍受宠爱。李承乾早就知道了,哪怕他现在已经将爵位后续的俸禄食邑去掉了,太上皇也很可能张口为李昭讨要一份保障。
  
  被李承乾直接点明,李世民的厚脸皮,都有点发红了。
  
  叹息一声,李世民道:“你现在也为人父母,能体会朕的心情,很好。朕也就要这最后一个孩子了,往后,你也不必天天来找朕请安。孝心这个东西,不必体现在天天请安上。”
  
  李承乾点了点头,天天请安,确实挺假的。不过,就算假,一直做,它也是真的。如今既然太上皇主动开口拒绝了他,今后就可以放松请安的频率了。
  
  父子俩碰了一杯酒,不必再多说什么,彼此都知道对方的想法是什么样的。
  
  离开宣政殿,李承乾在李涧的带领下,才发现西内苑的日营门和大明宫之间,竟然多了一个门。有这个门存在,他今后再来大明宫就要方便的多。
  
  走过这个明显是从城墙上抠出来的门,李涧躬身道:“陛下,这个门,还没有命名,太上皇只说懒得取名,您看看怎么命名比较好?”
  
  看看这个不合建制,甚至有些不伦不类的门,李承乾笑道:“东宫跟皇宫之间,有通训门,是方便皇帝到东宫训斥太子的。既然这个门是方便朕过来给太上皇请安的,就叫祝寿门吧。代表今后后宫皇帝,对大明宫太上皇的祝愿。”
  
  李涧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按照禅位的规矩,今后太上皇皇帝太子的三代同堂,将会是常态,甚至四世同堂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很想过一把“太祖皇”的瘾头,可是想起自己的病症,李承乾还是放弃了幻想。
  
  遗传性高血压啊,李治都是因为这个病没的,更别说他了。只不过,作为一个后世人,他深知高血压的危害,也知道怎样用食疗降低血压,所以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现头晕眼花的症状。
  
  得自己爱惜着点自己啊!
  
  紧紧身上的羽绒服,李承乾对张赟说:“叫人传旨,就说明天的元日大朝会取消,让群臣都好好睡一觉吧!”
  
  张赟答应一声,先一步下去传令了。
  
  看着漫天的繁星,李承乾深吸一口气,朝着后宫走去。
  
  现在,已经是延兴三年了。
  
  ....
  
  朝政方面,李承乾觉得自己的改动已经足够了,再继续下去,只会适得其反。什么思、恩什么的想法,现阶段不可能适用于大唐。当平民百姓的生活逐渐变好,他们自身就会萌发出索要权利的念头。封建思想仍在,至少这一代以内,是很难出现太大的变动。
  
  三省六部,名称虽然依旧,但是户部兵部上位,脱离了尚书省的管辖范围。而且随着各部尚书权力的增加,尚书省的主官左右仆射,几乎变成了监管部门。
  
  而不论是什么样的变动,李承乾最终的目的都是将朝堂打造为没有皇帝,或者说就算遇到很大变动,也能够稳定运转的机器。
  
  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新年结束,朝廷官员的休假也伴随着上元节的到来而彻底结束,重新恢复运转的朝廷,就像是精密的仪器一样,开始运转,消化这个庞大帝国带来的各种政务。
  
  李德謇回京了,在巡视了一遍边防,进行调整之余,他还带兵摧毁了商人建设到一半的城市。
  
  不用说,赵奇等人把商业城市定位在原本西域的地方,就是为了将来脱离大唐做铺垫。而不管什么体制的国家,都不能容忍分裂国土的行为。
  
  而跟着李德謇从营州而来的,还有新罗和百济的运动会代表团。这个年头出行,没有什么比跟着大唐军队更令人安心的了。就是外邦商人,遇到大唐商人,也会尽可能的依附。因为一张大唐的户籍证明,就代表着前路畅通无阻。
  
  继新罗百济以后,铁勒骨利干、突厥、吐蕃、阿尔泰部落、罗涡国、天竺....三百多个国家的使节队伍,也陆续经过了边军的隔离审查,抵达了长安。
  
  当大食、达柏王国等走海路而来的国家,也被岭南舰队以河船运送到长安以后,参加国际运动会的国家,基本都到齐了。
  
  至于倭国....现在已经没人承认这是一个国家了。而大唐对倭国的奴役,也没人感兴趣,左右不过一个岛国而已。
  
  用于举办运动会的场地,已经建好。被李承乾命名为长安体育场,虽然它跟鸟巢这样的建筑没法比,但是在大唐工匠随心所欲的发挥下,还是壮观的很。
  
  各国带领队伍来到大唐的,一般都是太子王子一类,除了上贡以外,还不到李承乾亲自接待的程度。但是,突厥和吐蕃的带队人,依然是阿史那贺鲁和弃宗弄赞,李承乾也只好亲自出马了。
  
  俩人虽然是带队人,但是不约而同地当上了甩手掌柜,甚至还有闲心申请当评委。而吐蕃和突厥的真正带队人,则分别是禄东赞和阿史那贺鲁的儿子——阿史那颇离。
  
  一段时间不见禄东赞,通过望远镜看,能清楚点看到他脸上深深的皱纹。这个老狐狸,终究也是老了,如果不出意外,这是他最后一次出使大唐。
  
  颇离,在突厥语中是狼的意思,看样子阿史那贺鲁对自己的儿子期盼很大。但是,他最多也只能成为西方国家眼中的颇离,在大唐眼中,他最多就是一只绵羊而已。
  
  见大唐皇帝别样的眼神,阿史那贺鲁道:“陛下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穿的应该没有问题啊。”
  
  看了看阿史那贺鲁的一身唐装,李承乾好奇道:“作为突厥的王,你穿我大唐的服饰,不太合适吧。”
  
  弃宗弄赞也是一身唐装,闻言忍不住说:“陛下不知道,如今唐人的服装,也是大唐商人最重要的商品之一。只要是贵族,如果没有一身唐装,绝对会被人耻笑。而一些国家的盛大仪式上,身穿唐装,也代表一种隆重。不信你看这些队伍的领头人,哪个不是穿着唐装?”
  
  拿起望远镜一看,李承乾才点了点头。这不奇怪,对于他国的人而言,大唐是一个他们做梦都想生活其中的国家,向往大唐文化,就是这种心情的具体表现。一些穷困国家的国王,还未必有大唐的百姓生活的舒适。
  
  伴随着一支支队伍的入场,体育场也彻底开放,长安周边的住民,不用购买门票,就能入场。而外国的商人,却没有这个福利了,有限的观众票,价格被他们炒到了天上。
  
  伴随着珊珊来迟的太上皇入场,这场盛会,才算是正式开始。
  
  许敬宗作为信任的中书令、宰相,今日刻意穿了官服,上台开始讲那些开幕式都会有的长篇大论。看那些外国参赛选手懵懵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完全没听进去。
  
  不过没听懂,却不代表他们不能欢呼。
  
  一片欢呼声中,许敬宗朝着评委台这边拱手。当即就有两个侍卫,奉上了两张弓和两支火箭。
  
  这个安排,李承乾和李世民早就知道,所以接过弓箭,射向了场间的两个高台。
  
  伴随着一阵烟雾升腾,两个高台上都窜出了绚丽的烟花,在高空中炸响,哪怕此时是白日,那烟花的色彩都令人迷醉不已。
  
  扔掉弓箭,李世民咕囊道:“青雀研究这东西干什么,火药就应该用于杀敌,这种只能看的东西,不是浪费吗?”
  
  李承乾将弓箭交给张赟,转身笑道:“快了,先前科研院联合火药司研究出来一种错误的火药,威力虽然大,但是不稳定。估计威力大又稳定的火药,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面世了。
  
  而且,就算咱们研究的慢,唐军的装备也没有停止更新换代。就是现在,如果举世攻唐再来一次,咱们也不必苦战了,很轻松就能赢。”
  
  作为那一战的经历者,阿史那贺鲁才在内心吐槽大唐皇帝就会吹牛逼,举世攻唐打到最后,输的一定是大唐。可下一刻,震耳的轰鸣声,就将他的视线,引向了空中。
  
  令所有外国使节成员惊骇莫名的是,此刻,中空的体育场穹顶上空,一个似乎是带着翅膀的大家伙,呼啸而过。同时,有彩色的小纸块,从空中飘落。
  
  本该是极美丽的场景,却让弃宗弄赞等人的冷意,从脊椎骨最深处,朝全身发散。
  
  如果。
  
  落下来的不是纸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