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在异世开农场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第二百八十四章

“我十分讨厌这家伙,有没有办法折磨他?”杜纹楷指着邪念体所化的黑色液体,试探性的问道。他原以为,以那家伙的高傲性格,自己用这么点小事麻烦他,一定会被对方痛斥。
  
  出乎意料,那血色人影答应的十分痛快:“当然。”
  
  血色人影飘在邪念体上空,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修罗。邪念体的心中升起一抹不安,但它还是强装镇定。
  
  “嘶!”丝丝的红线顺着血色人影的掌心飘散出去,犹如一根根尖刺般,刺在黑色液体上面,“我最喜欢折磨人了。”
  
  不一会儿,邪念体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声音都有些沙哑了,那叫一个惨啊。
  
  “果然有戏!”杜纹楷面色一喜,邪念体栽在自己手里,那么以后就有大量的时间来折磨他,不怕这家伙不松口。
  
  “我说我说!”不知是觉得自己坚守下去不值得,还是快要承受不住了,邪念体很快服软。
  
  “停手吧!”杜纹楷抬抬手,示意那血色人影停下来,方便自己审问。
  
  但是那家伙越玩越起劲,根本就没有放弃的打算,不仅如此,那些血红色的线条扩充了一倍,点点的红色光芒顺着丝线落到黑色液体上面,邪念体叫的更加凄惨了。
  
  “啊!啊!救命!求求你让这个家伙停手,我什么都愿意告诉你!”邪念体拼命的求饶。
  
  但是杜纹楷也是无能为力,他与那个血色人影并不是从属关系,自己并不能指挥对方,甚至自己还经常会被那个家伙硬怼。
  
  终于,在忍受了邪念体半个多小时的惨叫声后,杜纹楷总算是清静了许多,因为血色人影停手了。
  
  “没意思,走了走了。”血色人影打了个哈欠,化为零星的血光,融入到修罗之戒中。
  
  邪念体摊在地上,连动都不想动一下,犹如一滩死水。
  
  “喂,现在能告诉我你当年的目的了吧?”杜纹楷问道。
  
  邪念体并没有给人任何的回应,就像是彻底挂掉了。
  
  “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好把那位请出来了。”说着,杜纹楷作势把手指放在修罗之戒上面。
  
  “别别别,千万别。”邪念体强撑着为自己凝聚出一个人影,约有巴掌大小,一副讨好的样子,“当年,灵魔教的一位高层将我带出来,要将皓月城的全部居民转换成魔人,占据拜月祭坛。”
  
  “灵魔教的百年计划是什么?”杜纹楷追问道,这是完成任务的奖励,但他却迟迟没有得到相关方面的信息。
  
  “用一百年的时间,将分布在大陆各处的一百零八座城市的居民全部转化为魔人,用他们散发出来的魔气灌注于城市之下的地脉之中。这一百零八座城市,就会变成魔城,在整个大陆上构建出一座死灵大阵。”邪念体说的十分自豪。
  
  “死灵大阵的作用是什么?”杜纹楷皱了皱眉头,以一百零八座城市构建出一座大阵,并且能覆盖整座大陆,灵魔教的野心不小啊。
  
  “很抱歉,我不能说。”说到这里,邪念体的声音戛然而止。
  
  “哦,看来你还想品尝一下那位的手段了?”杜纹楷威胁道。
  
  “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能说。”邪念体苦笑着道,“因为那个是绝对保密的,一旦我说出去,一定会受到灵魔教的感应,你也不想灵魔教的大能带着人过来屠城吧?”
  
  杜纹楷深深的看了一眼邪念体,这里有一个疑点,既然他将死灵大阵的作用说出来就会被灵魔教感应到,并且引发灵魔教高管层屠城,反正东海城与他又没有什么关系,而且灵魔教的高手来了正好,能够把他就出去,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主动提醒自己呢?
  
  显然,说出那个秘密之后,邪念体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这个代价比被自己抓住还要沉重,所以他才不敢说。
  
  眼见从邪念体的嘴中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杜纹楷顿时缺了兴致,不过他还是问了一个问题,满足自己心中的好奇:“对了,你是如何诞生的?”
  
  邪念体可以说是杜纹楷到目前为止见识过的最特殊的生物了,这个家伙的构造非常奇特,明明就是一滩黑色的污水,就像是从臭水沟里掏出来的一样,散发着奇特的臭味,但却偏偏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生命。
  
  而且根据那家伙所说,邪念体并不是只有一个两个,而是有很多。这么危险的东西在大陆上有很多个的话,对整个玄荒大陆也是一个威胁。
  
  所以杜纹楷需要搞明白,这个家伙是怎么诞生的。
  
  “我来自于地狱三头犬。”短短的一句话,就把杜纹楷给震惊到了。
  
  “地狱三头犬因为当年吞噬了太多的能量,连同被吞噬者的恶念也一并吃下去了,长此以往,它会渐渐受到那些恶念的影响,从而失去本性。所以他会不定期的将脑海中的恶念排出来,有的恶念产生了灵智,于是就成了我这样的邪念体。”
  
  也不知道是被那血色人影吓怕了还是怎么回事,邪念体现在是知无不言。
  
  “可是地狱三头犬不是被封印了么,为什么还能做到经常性的排出恶念?”杜纹楷询问道,按照历史记载,地狱三头犬在一千多年前就被常百草封印住了,后来封印松动,又被常百草的转世苏瑶用生命力量加固了封印。
  
  按理来讲,地狱三头犬应该被老老实实的封印住了才对。他不相信,邪念体真的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千年。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邪念体嘿嘿一笑,“地狱三头犬早就将封印打出一个缝隙,它虽然无法从中出来,但却能通过这个缝隙,与现实世界产生交互,比如说能够制造出像我这样聪明绝顶的邪念体,或者是溢出一丝不死之力,把内部一些拥有大功勋者晋升为不死幽兵,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灵魔教一直经久不衰的原因,长生不老,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杜纹楷用手托着下巴,这可不是一个好的消息,地狱三头犬居然将封印打出了一条缝隙,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家伙可以把这条缝隙扩大,直至它自己能够完全从封印中逃出来?
  
  到时候,真的有人能够对付的了这位百级的魔兽吗?
  
  杜纹楷顿时有些不敢想,原本因为战胜毕日辉等人让他心中小小的膨胀了一把,如今的实力在东海城已经能够横扫一切。但这个势力拿在灵魔教面前,依旧是不够看的。
  
  “看来,自己还是要努力啊!”杜纹楷叹息一声,从邪念体的嘴中已经撬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了,他用玉瓶将那摊黑色的液体收好,做到瓶与塞严丝合缝,这才放心的将其收好储存在纳戒中。
  
  或许,那个邪念体要在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呆一辈子了。
  
  ······
  
  次日清晨,太阳在东方露出一抹笑脸,天上泛起鱼肚白,雄鸡站在屋顶鸣叫几声,唤醒沉睡的大地。
  
  “辛苦了。”值早班的守卫们揉着惺忪的睡眼,将城墙上守夜的弟兄们换下,握着武器站到了城墙上面,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虽然毕周鹤三家在东海城几乎被灭族,但也仅仅只是让偌大的城市停转了一下,然后继续运转。
  
  这些巡城的守卫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自成一系,俸禄来自城市的税收。
  
  以杜家在东海城的影响力,杜家家主杜雷明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东海城的代理城主。
  
  之所以是代理城主,许多人考虑到是让杜纹楷在十五岁成年之后,接过城主之位的。
  
  那些守卫们走上城墙,手持长枪,目光轻蔑,威风凛凛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警惕着可能会发生的危险。
  
  在玄荒大陆上,危机四伏,即便是有高高的城墙,也是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
  
  这时,一名守卫揉了揉眼睛,用手指着前方大喊:“看,那是什么?”
  
  只见东海森林中,走出一条体型巨大的狼,它壮实的像一头小牛犊,身上的毛发乌黑发亮,双眼冒着幽幽的绿光,面目狰狞,身上冒着黑色的气体,一道伤疤贯穿了它的整张脸。
  
  “是魔兽!快,吹响号角,启动二级警戒!”托邪念体的福,有的人能一眼分清楚妖兽和魔兽的区别。
  
  在那匹魔狼后面,又陆续出现了十几只魔兽,他们步伐统一,整齐的向着东海城的城墙逼近过来。
  
  “天呐,是一整支魔兽群,启动一级境界!”急促的嚎叫声在东海城的上空回荡,引来无数人侧目。
  
  “弓箭手准备,发射!”城墙上的守卫们开始有组织的反击,一轮箭羽下去,有的魔兽身上被钉上了一两根羽箭,而大部分箭矢都被各色各样的技能抵挡下去了。
  
  守卫队长面色沉重,额头上满是汗水,他如今才只有二十二级,但他从那些魔兽身上,感受到了令他恐惧的气息,那些魔兽至少有一小半的实力在他之上。
  
  “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魔兽?”守卫队长十分的不解,他深知,就凭城墙上的这点人不可能挡住那些魔兽,于是当即下令:“快,快去向杜府求援!”
  
  杜纹楷虽然年纪小,但却已经是公认的东海城第一人,而且又是花匠师,所以在这个时候,务必要让这个东海城的最强者知道。
  
  “什么,城墙外面出现了大规模的魔兽?”杜纹楷听着下人的汇报,一时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正常来讲,魔人魔兽的转换方式就那么几样,要么是由邪念体转换,要么是触碰到了蕴含着大量魔气的东西。
  
  杜纹楷首先想到的,是邪念体这小子是不是在东海森林中是否留了什么后手。不过转念一想,这一条直接被排除出去,他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自己的实力会提升的这么迅速,也不会想到他会这么容易的输给自己。
  
  所以,东海森林中一定是藏着蕴含有大量魔气的东西,以致于一下子有这么多妖兽被感染成魔兽了。
  
  “好的,我这就过去!”杜纹楷立刻起身,赶往靠近东海森林一侧的城墙,那不是魔兽,而是一个个能走动的经验值啊。
  
  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杜纹楷就来到了城墙上,一见到他,城墙上的守卫们纷纷与他打招呼。
  
  “情况怎么样?”杜纹楷开口询问道。
  
  “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亡,这些畜生们弹跳力不足,无法跳到城墙上。”回话的是一名二十八九岁的青年,“不过它们皮糙肉厚,我们的弓箭无法穿透它们的防御,不少武者的远程攻击也因为双方的距离太远大打折扣,所以让这些畜牲逼近到了城墙底下。”
  
  十几只魔兽聚集在城墙下面,各色的攻击在城墙上炸开,使其表面变得坑坑洼洼。
  
  通过系统,杜纹楷已经看到了这些魔兽的属性,二十级以上的有四只,最高的是一只二十六级的魔兽,其他普遍都在十四五级。
  
  变成魔兽之后,战斗力会大大提升,也难怪那些对付普通妖兽的攻击无法伤害到它们。
  
  “交给我来吧!”杜纹楷的话给了这些守卫们很强的信心,但他们不知道这句话的另外一层意思:滚远点,别来抢我人头分我经验。
  
  一颗颗红色的核桃从杜纹楷手中飞出去,落地发芽,变成燃烧着火焰的豌豆苗。
  
  十朵喷射豌豆一字排开,“突突突”接连不断的喷出火焰豌豆,落在魔兽群中,造成了一阵阵的爆炸。
  
  顿时有低等级的魔兽被炸的血肉横飞,尸首分离,仅仅只是一轮喷射,就只剩下几只二十级以上的魔兽还站着了。
  
  那些守卫们一个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就是花匠师的威力么,轻轻松松拿出十朵攻击型奇异花,仅仅一盏茶的功夫,就击溃了他们无可奈何的魔兽群。
  
  与自己完成血之契约的奇异花击杀敌人也会为自己提供经验值,所以杜纹楷这一下子就长了一大波的经验,望着眼前不断滚动的系统提示,他的心里十分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