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异类玩家的自我修养 > 0122 最后拼图

0122 最后拼图

姜夜的眼睛一亮,心中想道:“原来根源在这里。”
  
  “许老师啊,我一点都不知情,如果知道你是冤枉的,我肯定给你说话了,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而且当年人证自己都那么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冤有头债有主,许老师你一定要三思啊。”王教仁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只是说来可笑,其实现在是姜夜在伪装许易安,而真正的许易安却镇守在二号教学楼,而且总是指引着迷途的学生。
  
  姜夜并没有过多的感叹,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要说自己有多少感同身受那是不现实的。
  
  更何况是对他这种从互联网时代穿越而来的人而言,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人们总是控诉着舆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却都在推动着舆论。
  
  难道他们不知道吗?当然知道,但是他们不会管那些的,只是不停的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罢了,真正就是论事,深度刨析的还比不上一句国骂有影响力。
  
  可能是生活太无聊了,人生太失败了,才会觉得馒头沾人血是好吃的。
  
  工业革命带来了发展,同样也把人内心深处畸诡的欲望深度发觉了出来,互联网的出现进一步的扩大。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人类不会从历史中学到任何事。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学生,那个学生……”姜夜强大的配音功底展现了出来,愤怒、痛苦、嘶吼。
  
  “那个学生就是您最看好的班级的学生啊。”王教仁瞬间想起了那个学生,也就是那个学生,让年纪轻轻的许易安背上了这样的骂名,最后落得一个身亡的下场。
  
  “是的,我不会忘记。”
  
  声音渐渐的消失,被猩红色荆棘所著的房门缓缓的打开,伴随着大铁门的打开,王教仁老师连滚带爬的冲了出来,甚至连鞋都跑丢了一只都没敢回来捡。
  
  姜夜出现在档案室的房间中,他记得许易安教过的班级,十年前的高一三班,也就是那个失火,然后烧死了班级所有人的班级,据说有学生和教职工曾经在那一天看到过许易安。
  
  “高一三班,被寄予厚望,但是最终又陷害了自己老师的女学生,你到底是谁呢。”
  
  “哒哒……哒哒”
  
  空旷的档案室中诡异的脚步声响起,姜夜修长的手指在档案的盒子上划过,抱着姜夜脑袋的鬼婴安静的看着大门的方向,并没有打扰寻找档案的姜夜。
  
  “找到了,高一三班的档案。”姜夜看向书架上的十年前高一三班的档案。
  
  学生的归档是有规律的,姜夜就按照着那个规律寻找着。
  
  整个高一三班的档案一共43个学生的档案出现在姜夜的面前,姜夜先是翻看了成绩表,又看了一眼总档案,排名第一的正是一个女生,翻看着档案,有一笔被修改的地方。
  
  女生面容清秀甚至可以称得上有些美丽,至少是一位素颜可以打80多分的女生。
  
  “还需要最后一块拼图,只要完成,一切都能水落石出,甚至可以帮助我解决夏雅这个大麻烦。”姜夜看了看时间,他正在等最后一块拼图,这块拼图来了,那一切也就可以谢幕了。
  
  踩着上课的预备铃,姜夜回到了教室中,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下午的课程。
  
  “听说王老头在阅览室碰到鬼了?”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的?”
  
  “我下午去管老师要课后作业的时候听到老师们谈论的,说是王老头碰到鬼了,而且还是咱们学校的一位老师,啧啧,给王老头吓的请假回家了。”
  
  “可能是岁数大了幻听了吧,不过阅览室还真挺阴森的。”
  
  放学的时候,身旁的同学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姜夜面无表情的听着,只不过磨蹭了挺长时间姜夜也没有走。
  
  “叮铃。”
  
  姜夜看了一眼手机的讯信,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很好,最后一块拼图也凑齐了。”
  
  五点半放学,姜夜留下来值日,硬是给拖到了六点。
  
  “叮铃铃!”
  
  六点的那一刻,学校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请还没有离开学校的学生尽快离开学校。”
  
  学校广播站最后的广播结束,最后一批学生走出了学校的大门,而姜夜并没有向着学校外面走去,而是向着二号教学楼走去。
  
  二号教学楼,大门敞开开,内里是淡淡的迷雾。
  
  尽管来过好多次二号教学楼,但是类似这种给情况下走进来还是少有的,但是他必须来。
  
  刚一步入二号教学楼,楼梯上的脚步声随之响起,在脚步声响起的同时姜夜抬头看了过去。
  
  许易安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格子衫,戴着黑色的老土眼镜,碎长发,手臂夹着书本,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只不过因为对方低着头,所以看起来有些诡异。
  
  “我没办法帮你翻案。”姜夜颇为遗憾的开口,他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难。
  
  “当年的当事人已经身亡,就连整个高一三班也都已经消失,所有和事件有关的人都已经消失不见,仅凭我一张嘴,想要翻案,根本没有办法。”
  
  一个活人都没有留下来,以至于姜夜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着力点。
  
  没有活人留下来,光凭他空口白牙,根本就说不定明白,想要翻过来,是要讲证据的,证据链不完整,用什么翻案?
  
  “我知道,看来我没有办法阻止你走上三楼了。”许易安露出笑容的看向姜夜。
  
  “嗯,我想去看一看,尽管我没有办法翻案,但是我还是想要回去看一看。按理来说,我应该可以回去吧。”姜夜点了点头,不仅仅是为了报答许易安的救命之恩,同样也是因为姜夜想要介入节点去看一看这个节点的状态。
  
  看一看自己的推理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
  
  “那我就不阻止你了。”许易安从容的从姜夜的身边走过去,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而姜夜也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向着楼上走了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走到了三楼,三楼中段,黑暗笼罩的教室。
  
  “高一三班。”
  
  从外面看是一片黑暗,黑雾翻滚,姜夜走到门前,伸手推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