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李凡慕千凝 > 第1266章 番外—逝去的过往

第1266章 番外—逝去的过往

第1266章番外—逝去的过往
  
  世人震动!
  
  世间最强的巨头,在同一日内,从枯寂之中,彻底复苏过来,展现出超越无上的盖世实力。
  
  但这些盖世巨头,却都同时前往一地,要觐见某位存在!
  
  ……
  
  慕千凝、火灵儿、木婉清、武小鲲、阳初、长孙长青等,都已经聚集到了开元州的恐兽山林。
  
  神圣复苏之后,这里的一切也在恢复,山林之中,多了很多强大的灵兽等。
  
  但,他们秋毫无犯,瞬息之间,就已经抵达了原本小山村所在之地。
  
  他们看到了熟悉的小山村。
  
  “小山村……恢复了!”
  
  慕千凝激动地开口,眼前的小山村,和她第一次进入这里的时候……一模一样。
  
  那时候,她还只是阴间玄天界离火宗的圣女而已,为了抵抗邪神的入侵,不得不前来小山村。
  
  一切依旧。
  
  无数次来过的地方,恢复了。
  
  “这一切,必然是李前辈的缘故!”
  
  火灵儿笃定而期待地开口,能够改变整个世界,让已经归为凡、归为寂的凡界,神圣复苏,只有李前辈才能做到。
  
  “走,我们速速前去觐见他老人家!”
  
  当即,他们朝着小山村而去。
  
  “嗯?不对!”
  
  但是,他们朝着小山村前进,却发现自己居然无法触及小山村。
  
  “怎么回事?小山村就在眼前,为什么我们无法触及?”
  
  “明明近在咫尺,我等却被某种东西隔开了吗?”
  
  “这怎么可能?!”
  
  火灵儿、慕千凝等都是震惊了。
  
  须知,如今神圣大潮已经复苏,他们的实力都已经恢复,抵达本律,堪称这世间的最强者。
  
  无论是空间,还是岁月的长河,都无法在拦住他们的距离。
  
  “小山村与我们之间,间隔的不是时间和空间,也不是阴与阳,也不是生与死。”
  
  这个时候,一道雄浑的声音却是已经传来,黄烟升起,在无尽的轮回之中,一位中年男子负手而来,他一头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上,身后隐约有着一个太极道图的影,似乎承载着世间的一切。
  
  “黑白前辈。”
  
  慕千凝等人开口,来人赫然便是曾经的轮回主宰,黑白!
  
  “我已经到此地多时了,但却发现,无法触及,纵然用尽一切道,演化一切法,我们与小山村之间,却都像是隔着一种无形的堤坝,不能越过一步。”
  
  黑白低声开口。
  
  闻言,众人也都是怔住了。
  
  “这会不会是李前辈的意思?”
  
  木婉清开口,道:
  
  “他老人家归来,但是不愿意再理会这世间之事,只想和云溪姐姐他们,超然世外,所以故意设下了屏障?”
  
  这很有可能。
  
  黑白的实力深不可测,绝对堪称当今世上最恐怖的人之一,他都无法触及,恐怕也只有李前辈亲自出手。
  
  “不,不是他!”
  
  这个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却是响起,跳大神的已经到来。
  
  与他一起的,还有敖无双、陆采灵!
  
  他们,都来了。
  
  “见过神巫前辈。”
  
  火灵儿等开口,在凡界演化的诸多岁月中,他们也都曾见到过跳大神,知道了跳大神的来历。
  
  “神巫前辈,我们与小山村之间的界限,不是李前辈所设的吗?”
  
  武小鲲疑惑地开口。
  
  跳大神的点点头,他看着小山村,眼中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道:
  
  “黑白说的对,这不是阴与阳,也不是生与死……我们与小山村之间的,存在的是虚与实的界线!”
  
  虚与实!
  
  此言一出,现场的诸多强者,都是陷入了沉思中。
  
  “虚与实?小山村是实,而我们,是不存在的虚吗?”
  
  阳初脸上闪过一抹惊色。
  
  “或许,小山村从来没有存在过,乃是虚妄,这世间才是真实?”
  
  长孙长青也在反思。
  
  生与死,阴与阳,黑与白……终究都是在同一层次上的,但虚与实,却意味着,他们与小山村之间,极有可能有一方是不存在的。
  
  “这里是现世了,我们从遥远的过去,被神圣复苏的大潮卷袭而来,但是对于现世,我们却都是逝去了的灵,不能出现在这一方岁月长河中。”
  
  “这里,不属于我们。”
  
  跳大神的开口,他没有看向小山村,而是注视着诸天的宇宙和星辰。
  
  敖无双携带整个“现世”的凡界,一直在朝着“未来”狂奔,躲过了“过去”长河中的恐怖大战,以免被波及。
  
  如今,他们的这一方岁月时空,的确触及到了“未来”。
  
  但“未来”已变成现世,而他们,却属于“过去”了。
  
  “这是错位的时空,逃过大劫难,但是却被横陈在现世的堤坝之前,我们都是逝去了的灵。”
  
  神巫继续开口,这一刻,他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道:
  
  “我曾不明白,为何这一世的人,皆无灵魂,现在我知道了……因为,我们都只是逝去的灵。”
  
  “我们被困在过往的泥沼中,无法脱身而出,有东西在挖过去的根,所以从小李自未来而至,横推一切。”
  
  “但我们终究已经失去了,相对于小李本来所处的那一世,我们是逝去了的过往,是不该存在的影,是历史,是旧痕,却不真实,只能存在于寂灭间。”
  
  跳大神的喃喃着道:
  
  “而如今,过去堤坝之后的一切,都被小李推平,所以神圣的大潮,从过往的源头,直泄向现世,如今却被现世的堤坝所阻……”
  
  “而小山村,因为有小李的存在,已是唯一的真实之地。”
  
  “逝去的过往不可再触及真实,这是真实与虚妄的距离,是过往和现世的界线!”
  
  神巫,世间最古老的强者之一,曾经在极为遥远的过去,甚至一度和李凡并肩作战过。
  
  对于世间的源起,他了解的最多。
  
  “是的……整个凡界,整个神圣大潮覆盖的过往,都无法触及那些宇宙星辰。”
  
  敖无双也忽然开口,他也注视着凡界之外的满天星辰,宇宙沉默着。
  
  当他们自以为是现世,不断逃离过往的堤坝大祸,奔赴向未来的时候,却在最终抵达之时,已成为过往,而未来,才是现世。
  
  整片时空和世界,跨不过这种界线和距离。
  
  “我们都已经沉寂了吗?”
  
  “李前辈推平了大祸的源头,过去的一切都被推平了,但我们终究是逝去的过往……无法再触及未来。”
  
  “神圣的大潮,被现世截断了。”
  
  他们纷纷低语,这一刻,他们都已经领悟了跳大神所说的话语。
  
  这是世间最难跨过的因果,最无法触及的虚妄。
  
  对于现世的宇宙来说,他们是历史,是沉寂的过往!
  
  难以触及现世,再难触碰真实!
  
  “经历一切大战和辉煌,却难改成为过往的宿命……”
  
  “我们都将成为过往,未来就在眼前,但却是天堑。”
  
  “若沉寂,若化作石与沙,便感受不到这种悲凉,可为何,我们却苏醒……”
  
  有人在感伤,有人在低语。
  
  他们都被困在了过去了。
  
  “别慌……小李,他自未来而至,他应该在找路!”
  
  而跳大神的却是开口,目光灼灼,道:
  
  “过往、现世、未来间,有祸乱,故而生堤坝……这有大问题,必然牵涉到了更大的恐怖,过去有大祸,未来呢?小李从未来到了我们这段过往中,未来又有谁来镇祸?”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
  
  “有大变故!”
  
  忽然,黑白抬起双眼,目光扫过浩瀚天穹、无尽因果间。
  
  这一刻,所有当世的强者皆有所感。
  
  他们抬眼,却见在无尽的岁月长河中,居然有无数逝去的光和影在争渡!
  
  那些逝去的一切,在不知其岁月坐标的过往中,因为神圣复苏的大潮而醒来,无法计数的过往和历史,不可想象的强者与逝灵,在朝着现世争渡,重重叠叠,不可想象。
  
  “堤坝之后的生灵?!”
  
  “比仙道时空更古老的时空,不止一重时空!”
  
  “在堤坝后,居然有这么多可怕的存在……一重又一重的源起,层层叠叠,浩瀚无尽,堆叠成神圣的旧墟!”
  
  “超越仙道时空的古老过去,曾藏在堤坝之后的一切,也都被唤醒了吗……想要进入现世?”
  
  黑白等都震撼了。
  
  他们已是这世间的至强者,但这一幕依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在堤坝之后,是什么?
  
  无人知晓,曾有一代至强者寂者,镇守堤坝无数岁月,眺望过堤坝之后。
  
  除此之外,便是李凡一人而已,他踏入堤坝之后。
  
  当敖无双和跳大神登上堤坝的时候,对堤坝之后也只能惊鸿一瞥,远远无法窥见那后方的恐怖真相。
  
  如今,一切却似乎浮现在了世人的眼前,作为逝去的过往在呈现,就像是历史之书被人翻开。
  
  那是一个个比仙道时空更加古老的文明源起,辉煌浩瀚的国度和生命盛世,重重叠叠,却都死去化作墟,在过往的墟中、历史中,似乎诞生过不可想象的东西,但如今都消失了,只剩下堆叠在一起的过往被唤醒。
  
  那些过往中,有无数惊天动地的神话和传说,每一道纪元,都有不输仙道、圣道、神道等时空的辉煌和过往。
  
  “曾经的堤坝背后,就是这些东西吗……在这些东西中,藏着恐怖的事物,挖断了过去的根,但如今那东西已经被推平,只剩下这些旧迹,被神圣复苏的大潮唤醒,横陈在现世的无形堤坝之前!”
  
  黑白开口。
  
  一切都已经明白了。
  
  堤坝背后,是无穷无尽的过往,那些过往中有浩瀚的文明和辉煌的人世,有生灵的净土和神魔的乐园。
  
  但一切却都化作了墟和无,过往被莫名的恐怖事物摧毁,大祸在蔓延。
  
  而李凡从禁忌时空逆流而上,越过堤坝,推平了那些过往中的恐怖事物,还过往以原初的面貌。
  
  如今,整个岁月与世界,抵达现世,那些死去了的过往、逝去来的灵,都苏醒,被神圣大潮卷袭着,堆叠在一起,渴望进入现世。
  
  ……
  
  这一幕极为惊人,在属于现世的宇宙中,重叠着无尽的过往,每一重过往,都渴望跨越现世的限制,进入现世的时空中,但却都被阻住了。
  
  过往和历史,堆叠在现世之外!
  
  而就在此刻。
  
  忽然,在前方的小山村中,却忽然有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
  
  隔着不可跨越的界限,火灵儿等人看到,在小山村中,一时间热闹无比,居然像是在……办喜事。
  
  敲锣打鼓的声音,乃至响彻了整个凡界,整个过往的岁月。
  
  那些堆叠在一起的过往和岁月,无数苏醒的辉煌文明,此刻忽然都有所感,一双双恐怖的双眸,似乎朝着小山村这边注视而来!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