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秦时:从八岁嬴政开始签到 > 第五百零七章 封侯拜相,大宴群臣

第五百零七章 封侯拜相,大宴群臣

嬴政转换转过身,手按剑柄,站在台阶上,俯瞰着下方黑压压的人群。
  
  嬴政神情肃穆,缓缓握住剑柄,从腰间拔出长剑。
  
  天问剑直指苍穹。
  
  这一刻,全场肃穆。
  
  无不昂起头仰视着嬴政。
  
  嬴政环顾一周,朗声开口,雄浑沉着的声音,慷慨激昂的话语,震动整个极庙:
  
  “朕统六国,天下归一,筑长城以镇九州龙脉,卫我大秦、护我社稷。朕以始皇之名在此立誓!
  
  朕在,当守土开疆,扫平四夷,定我大秦万世之基!朕亡,亦将身化龙魂,佑我华夏永世不衰!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仙魔鬼神共听之!”
  
  轰隆!
  
  话甫落,平地一声惊雷。
  
  下方百官矗立,下一刻立即跪倒,口中高呼,“始皇帝万年无极,大秦帝国万世无疆!”
  
  随着繁杂的祭典流程走过,嬴政也正式称始皇帝。
  
  这一天,被定为帝国元年,这一日,也成为了每年的帝国大庆之日,天下同贺。
  
  次日。
  
  极庙。
  
  四海归一殿。
  
  百官从两侧登上龙阶,步入大殿。
  
  宏伟的大殿高有十丈,极为宽广,显得整个大殿也极为空旷,足以轻松容纳千人。
  
  地下砖石极为明亮,黑色的风格,让整个大殿显得极为肃穆。
  
  而在前方,一张青铜铸就地龙椅高高在上。
  
  殿下两侧则是一张张席位,供百官跪坐。
  
  众人有序来到殿中心。
  
  随着嬴政穿着玄色龙炮坐下,百官举起笏板,躬身高喝,“臣等拜见始皇帝!始皇帝万年!”
  
  “卿等平身。”
  
  嬴政微微抬手,百官随之依次而坐。
  
  “朕统六国,定天下,皆为我大秦将士不惜惜命,戮力共为!”
  
  嬴政望着殿下众人,朗声开口。
  
  王翦等一众武将立即站起身,抱拳说道:“臣等全赖皇帝陛下天命所归,运筹帷幄,方有臣等建功立业之机。”
  
  王翦最是懂得审时度势,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因此哪怕他们父子再灭六国的过程中当巨首功,但也从不自傲、狂妄,反而显得更加低调、谦逊。
  
  因为王翦非常清楚,将军在军中有名望是好事,可以让他更加容易调动全军,统一阵线,但是如果声望太高,则是祸事。
  
  昔日楚之吴起、秦之白起、赵之李牧莫不如此,结果凄凉。
  
  不过王翦倒也并未担心,一来自己确实无措,从无不恭之心,对于嬴政的命令也从不说二话,立即执行,得胜之后也不骄纵,对于嬴政依旧恭敬、服从。
  
  再来嬴政在秦国的声望也远非历代先王可比。
  
  扫平六国在嬴政手中完成,现在亲人民心所归,对于嬴政有一种狂热。
  
  而且在军中嬴政这个皇帝同样让所有人为之信仰的存在。
  
  从嬴政继位后,便开始在军中开设学堂,让士卒简单识字,而脚踩则是秦国的历史,以及灌输着忠君等思想。
  
  加上嬴政给予的大秦锐士各种便利、荣誉,让所有人都愿意为之效命。
  
  十多年来,各种勋章不断颁发,让所有大秦的锐士,人人为有一枚勋章而努力,因为那是荣誉的象征,那代表着皇帝、帝国与你同在。
  
  这让本是为利而效命的亲人士卒,多了一些另一股原因,与力量。
  
  因此,想要秦军背叛始皇帝,根本不可能。
  
  事实上不管是吴起还是白起,也都没有背叛的可能与能力。
  
  不管是楚军还是秦军,以及六国其他军队,都是只看令符行事,而非看主将,主将有令符才能调动大军。
  
  历史上叛逆之人,大多都是用自己的门客发动叛变,或者早已收买好了一些将领,但是也只能调动少量兵马。
  
  当年信陵君也是如此,无权调动大军,因此才有了窃符之举。
  
  士卒看符听命。
  
  只不过为了稳妥,被看出破绽,因此命人锤杀了晋鄙,如此彻底掌握军队,出兵伐秦。
  
  只不过王翦是谨慎之人,即便明白这一切,依旧显得极为小心、谦逊。
  
  当然,为王者最是看重自己的权利,因此也最为忌惮掌军之人,尤其有在军中有大功有名望的人。
  
  因此王翦也不给嬴政怀疑与忌惮的机会。
  
  ……
  
  “赵高。”
  
  嬴政一抬手,王台一侧的赵高立即上前两步,从袖中取出早已拟好的诏书,“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将军王翦灭赵、燕、楚等国,南征百越,功勋卓著,赐玉章,晋彻侯,封——武成侯!金印紫绶,赐万金,玉璧一双,绸缎百匹,良田万亩,府邸三栋。”
  
  听到自己封侯,即便以王翦的性格也忍不住露出一抹激动,立即走了出来,跪在殿中,大声喊道:“臣王翦叩谢皇恩!”
  
  虽然说嬴政此前为了杜绝分封,已经废除了三代封侯的先例,但最终决定只废食邑、封地,却保留爵位以及恩赐之物与田地。
  
  因此现在的彻侯虽是侯爵,但却不像此前的吕不韦、范雎、魏冉等人有自己的封地以及食邑。
  
  封地是属于自己的领土甚至国土,食邑便是可以向自己封地的人收税,拥有了这两项权利,便可以说是国中之国,他不再是臣,而是国君。
  
  当初穰侯魏冉的封地便是陶邑,为了扩大自己的封地,魏冉也开始利令智昏,越过韩、魏攻打齐国,这才给了化名张禄范睢机会,为昭襄王拔除了魏冉等四贵,让秦国朝堂为之一清。
  
  庄襄王赐吕不韦洛阳为封地,食邑洛阳十万户,便能向十万户人家,三五十万人收取税金,还有着上万奴仆供其差遣,可见当初恩宠,庄襄王也算是完成了昔日与吕不韦共分国土的承诺。
  
  嬴政要废分封,自然从他开始,不会再分土于人。
  
  而收税更是国家的权利,一军权,一财权,是君主的根基,怎可分给他人?
  
  赏、罚则是君主竖立威严,执掌政务的权利。
  
  这些权利,都不可与人共享。
  
  若是将这样的权利交给他人,那么这个君主坐不长久。
  
  这也是为何嬴政虽设太尉一职,全未立太尉人选,而是依旧由国尉缭充任军事调动以及长远战略规划的原因。
  
  因为太尉掌全国军队,不过嬴政准备将来把太尉的职权分开,不过这是以后的事情。
  
  而在这时,一旁走出两个寺人,其中一人手中托着一个托盘,另一个寺人为王翦重新换上头冠,挂上印绶、玉佩以及军功章。
  
  玉章是由黄金内镶嵌圆形玉石而造,比此前的金章还要高一级,是帝国最高勋章,也更加精美。
  
  玉章周围一寸宽的金边,金边刻着龙纹,‘大秦帝国’四字,中间的玉石则刻着玄鸟图纹,而正面的金边则刻着一条神龙,中间的玉石上写着‘王翦’的名字以及灭‘赵、燕、楚’,征‘百越’等字迹。
  
  虽然没有刻日期,但这一次也不需要日期。
  
  而一侧的官吏、武将无不露出羡慕之色。
  
  封侯啊!
  
  这是秦国二十级军功爵体系中的最高爵位。
  
  当年昭襄王封舅舅魏冉为穰侯,穰侯失事,又封帮助昭襄王出计驱逐四贵,并提出‘远交近攻’政策的相邦范雎为应侯,再之后便是庄襄王封帮助自己为王的吕不韦为文信侯。
  
  仅此三人而已。
  
  如今文信侯当初因犯错也由开始的食邑十万户变成了万户,前几年回归封地,已是不问世事。
  
  也是如今秦国唯一拥有封地与食邑的人,但吕不韦现在老了,人若一死,必将被收回。
  
  而现在,到了嬴政这里,终于又有人封侯,还是在天下一统后的侯爵,比此前秦国所封更重。
  
  更何况,‘武’为开头,更是彰显武功,就如同‘武安君’一般,绝对是君侯最贵。
  
  这也说明皇帝虽已一统天下,却没有忘记他们这些有功的将士,也没有压制他们,兔死狗烹的心思。
  
  在秦国,只要有功绩,出将入相不在话下。
  
  虽然没有了封地与食邑,但是大家都没有,也便公平了。
  
  随着王翦入席之后。
  
  赵高再次念道:“郎中令王贲灭魏、齐,掳魏王、燕王、代王、齐王,功勋卓著,赐玉章,晋彻侯,封——通武侯!赐良田三千亩,赏千金,府邸一栋。”
  
  听到此言,王贲也立即从父亲身后出列,跪拜在殿中心,朝嬴政叩首,激动喊道:“臣王贲叩谢皇恩!”
  
  父子同封侯,可谓是古今未有之事。
  
  不过虽然众人诧异,倒也没有什么可说的,王翦父子二人的功劳自然不用言说。
  
  做为灭山东五国的主帅与主将,自然当居首功。
  
  父子一起封侯虽然诧异,但是单以功绩而言,也是理所当然。
  
  这时,赵高再次抬起头念道:“内史蒙武斩项燕、俘楚王负刍,赐金章,爵升驷车庶长,赐良田千亩,赏千金,府邸一栋。”
  
  蒙武也立即跪下谢恩,秦国二十级军功爵中,驷车庶长位于十七级,仅在彻侯、关内侯与大庶长之下,对蒙武而言,已经到了巅峰,毕竟除了爵位,他还担任着内史,位同九卿,银印青绶。
  
  “李信于灭赵、燕、楚三国之中有功,赐金章,爵升大上造,官晋卫尉,赐府邸一栋,加封其父南郡太守李瑶为狄道侯。”
  
  李信也立即出列谢恩,在灭国之战中,他也打下了大量城邑,但也远远达不到封侯的标准,如果是他独自灭楚,或有几分可能。
  
  不过升到十六级大上造已经足以,大上造便是昔日秦国的大良造,昔日商鞅便是这个爵位,不过那时秦国刚刚变法起步,爵位相同,但地位却是无法与昔日相比。
  
  更何况他还有父亲在世,自然不好封侯,不过现在大王为其父封侯,虽然只是县侯,同样没有封地、食邑,甚至没有其他恩宠,只有一个名头,根本无法与王翦父子的侯爵之位相比,但已经是厚恩。
  
  更何况他现在官晋卫尉,位列九卿之一,官职与他的父亲李瑶一样,都是银印青绶,但他可是京官,比地方天然高一级。
  
  更何况‘卫尉’掌皇宫诸门屯兵,负责守卫皇宫,同时也可按律调度公家马车,也是仅次于郎中令负责保卫皇帝的人。
  
  王贲为侯,又任郎中令,掌殿中议论、宾赞、受奏事、宫廷宿卫之事,及主诸郎之在殿中侍危以及期门、羽林等禁卫军,需信任之人担任。
  
  但王家父子权柄已经很重,因此让他来担任卫尉,负责屯兵守卫宫门,蒙武为内史,也是一种平衡,不会让某一方势力变大,无限扩张,从而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当然面对嬴政,他们本也就没有其他心思,但没有也需要平衡.
  
  被嬴政如此信任,这也让李信更加坚定努力为国开疆的心思,毕竟他李家可以说是秦国的官宦世家,祖父李崇为昔日的陇西太守,封南郑公,夫君李瑶则是南郡太守。
  
  从小出生在秦国公卿官僚之家,世受王恩,家族荣辱,与秦国绑定。
  
  而六国虽灭,但周边还有南越。北边还有新崛起的匈奴,西边还有许多狄夷。
  
  只要秦国强盛,以大王的野心,自然不会满足与现状。
  
  “蒙恬晋右更,任太仆,掌皇家车马;屠睢任中尉……”
  
  “其他诸将爵升三级……”
  
  太仆同样是九卿之一,掌皇帝的舆马和马政,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打仗所要用的马匹,以及掌握着官府畜牧事务。
  
  治粟内史掌国家财政、粮草;那太仆便是章国家畜牧业以及军马以及皇家的马车,同样是皇帝近臣。
  
  王、蒙、李三大武勋家族相互牵制,形成秦国勋贵的平衡。
  
  随着所有人都按功封赏之后,顿时殿内气氛也变得热闹起来,很快便有寺人上菜,舞姬、琴姬皆登场奏乐、起舞。
  
  而大家也逐渐放开,开始畅饮,普天同庆,与君同乐。
  
  一天下来,极为忙碌。
  
  等宴会散去之后,即便以嬴政的体质也有了几分疲惫,同时饮酒不少,人也微醺,直往后宫而去。
  
  【感谢:书友2019……235的2200点打赏及对‘赵姬’的800点打赏;时光不等人的3000点打赏;沁君心的500点打赏;单纯的咸鱼100点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