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影子系玩家 > 第五十三章 换人了

第五十三章 换人了


  一个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离她不出二十米的距离。
  她害怕地朝后面缩了缩,壮着胆子朝他问道:
  “喂!你是谁?”
  下一秒,她好像认出了那张脸。
  下雨前的烦闷天气里,那个人全身笼罩在黑色大衣之下,只露出一张公交站上失信名单一样通缉犯的脸,而事实上,对方那张脸确实是通缉犯,因为前几天尚姐才给他们看过那个最近逃窜到郡沙的杀人犯。
  对方只是死死盯着姜闹,那神情跟刚才那六个古怪的男生如出一辙,那不是看同类的眼神,光是被盯着姜闹就感觉浑身冰冷。
  雷鸣阴翳,突如其来的暴雨掩盖了一切。
  扭打在一起的陆之声和那几个青年,突如其来的暴雨和浑身裹在黑色大衣里的杀人犯,她耳边传来宫城未来要她快跑的尖叫,原来是那个黑大衣的男人不由分说地朝她抓了过来,她的腿却像生根一样害怕地动弹不得。
  愣神一秒后,被宫城未来喊声回魂的她看着来势汹汹的黑衣人,她回头看了眼跟几人扭打在一起的陆之声和宫城未来,又看了眼目标明显是自己的杀人犯。
  一咬牙,转身往球场方向逃去。
  ……
  公园里灯光昏暗,暴雨倾盆而下,她脚步变得愈发沉重。
  一回头,那个一脸死相的男人依旧穷追不舍。
  周围一切声音都被暴雨压了下去,世界只剩下沙沙的雨声。
  就在今天之前,她对这一天可以说满怀期待;
  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平时不会穿的名牌高跟鞋和最近最喜欢的衣服,她想过今天携天下而令风无理,大势欺压之下出现在他面前,班里的人起一起哄,她借着这股东风之便,说不定真的可以强势拿下对面,再不济,再不济也让两人关系来点进展呀!
  结果那人直接放了她鸽子!
  上一次这么失望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四年级时爸爸答应自己,考到年级第一,就在海南出差回来的时候给自己带一小盒子贝壳回来,后来她做到了,可是她爸爸失约了,后来她再也没考过年级第一,也不再喜欢海边。
  真的会很委屈的啊!
  她一只拖鞋已经掉了,所幸踢掉另一只,裙子因为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雨落在她脸上,视线变得模糊起来,头发粘在脸上甩也甩不掉,鼻子呼吸会呛到水,她只能用嘴大口大口地呼气。
  她本来就不是宫城未来那种运动系,感觉自己现在呼吸像狗一样,忽然幸好风无理没有来了,一向要强的自己,要是被看到自己那么狼狈的样子,太过丢脸。
  或许因为在逃命,大脑空空一片,反倒是能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前面光线朦胧,雨夜的公园早就不见一人;
  要跑到有人的地方;
  这些人的目标是自己,而且这件事绝对不会只是简单的倒霉遇险,或许在江边遇到的那几个青年,就是对方一早准备的,这些年来自己爸爸的生意越来越大,影响力越来越大,她知道得罪的人也就越多。
  真相就是,这是一次预谋的绑架!
  “你们要多少钱!”
  在理清思路后,她倒是能迅速冷静下来,现在雨势小了很多,路灯的清冷微光之下,像是晦暗天地间拉着无数银色的丝。
  她不能再跑了。
  因为她跑不动了。
  “你再靠近一步,我就撞死在这柱子上,保证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她龇牙咧嘴,以最凶狠的姿态,像是一头发怒的小母狮。
  “你可以试试我能不能做到!”
  听到她的话,那个黑衣人果然在她几米开外停了下来。
  路灯的光很冷,没有一丝温度,雨打在脸上很疼。
  “你们要多少钱?”
  那个通缉犯只是摇摇头。
  这个摇头到底几个意思啊!
  姜闹内心快要奔溃了,她现在只想瘫在床上变成一条一动不动的咸鱼,而不是淋着雨在乌漆嘛黑的公园里,站在唯一的路灯下,假装强硬地跟面前的通缉犯先生斗智斗勇!
  “你们的目标是我没错吧?”
  黑衣人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一切都跟我那两个朋友无关!”
  “给我……”
  姜闹挑了挑眉,雨水顺着她的白嫩的脸流淌而下,睁眼都困难的雨势之下她需要很集中精神去关注身边的任何微小动静,她现在手里的底牌,就是在对方擒住自己之前撞死在路灯的柱子上,她听到对方的话心落了一半。
  有需求就行!
  这个是杀人犯,她真的害怕对方已经疯了,现在看来,估计是想在她身上捞一笔,然后再逃缅甸或者东南亚别的地方!
  有需求就行。
  “你要多少,我都给你,我还能让我爸准备你逃到国外的车,你的目标是我肯定是知道我是谁的女儿对吧?你听我说,我是个很惜命的人,能用钱解决我也不想节外生枝,你拿到钱拿到车就走,我也不给你添麻烦。”
  姜闹嘴唇已经没什么血色,舔了舔嘴唇,这一刻大脑转得飞快,嘴也飞快。
  她还要想要是对方要是一定要自己呆在他身边,或者撕票之类的该怎么办,不断浸泡在雨水之中她已经有些失温了,大口呼吸让自己大脑有足够的氧气考虑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她觉得现在简直就像拍电影,夜雨如银丝飘零,路灯的光愈发冷,这一幕让她思维再次发散到《夏洛特烦恼》里袁华在电话亭给秋雅打电话的雪夜,大概也是这样的黑,这样的冷,这让她也想打个电话给那狗东西,哈哈,老娘现在被人绑架啦!
  “给我……”
  黑衣人像是只会重复这样的一句话。
  “你要什么?你说,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我要……”
  “对,你要多少钱,你说一个数目!”
  “给我……”
  “……”
  她是什么人间小可怜?
  风无理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
  上周数学最后一道大题不会写啊呜呜呜。
  裙子蝴蝶结下不大的胸脯不断起伏,她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现在已经感觉到呼吸困难,吹完海风还光着脚在雨里死命跑了很长一路,如今全身被雨水浸透了,本就皮肤白皙的她沾着水后像是夜间发着光,雨水顺着裙子下面一双大长腿流向地面,赤裸着的脚脏兮兮的,她感觉视线逐渐模糊。
  如果那家伙回来后听到自己的噩耗,会不会哪怕难过一秒呢?
  一定会的吧;
  只是想到这样的答案,姜闹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容,随后缓缓向前倒去。
  她曾无数次鄙视过自己的恋爱脑,但是每一次甘之如饴;
  在她视线最后,那个黑衣人一手向她抓来,那只铁手仿佛能挖穿自己的喉咙。
  雨夜路灯下电光火石的一刹那;
  那只铁手被少女柔弱的手握住;
  再也难动分毫!
  只见姜闹在即将跌落时分忽然站住,而且伸出手握住对方的胳膊;
  眼睛一合一张之间,她整个人的气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刚刚还柔弱好像在雨中被摧残的娇弱百合,一眨眼间忽然成了浑身是刺的铁血玫瑰,本来伪装出来的凶狠褪去,眼神只有平静,她眸子微微抬起,打量了一番周围环境。
  无人的公园,漆黑的雨夜,昏暗的路灯;
  以及被自己抓着手臂不断挣扎的杀人犯。
  清纯甜美的小姑娘咧开嘴笑:
  “没想到我也会你的附身能力吧,又见面了,魍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