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忍界伐冰之家 > 第十二章 意外的影响力

第十二章 意外的影响力


  忍界大陆东部临近大海的一片港口城市中,三水环绕,一面临海的因幡并不十分出挑,如果不是古杉家族的族地在这里,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
  因幡东部有一个狭长的突出部,直插大海,当地人称为气多岬,直面翻滚而来海浪的悬崖峭壁上,有一座年代久远的神社,其中供奉着名为稻羽白兔的神灵,据说能为信徒带来好运。
  几百年前,巅峰期的古杉氏的族地,在更加靠近内陆的地方,雄踞东海岸的“出云之国”是这个古老的家族在火之国居民心中刻下的深深烙印,从达官贵人到升斗小民,偌大的国土上,不知道诞生了多少以“出云”为名的孩子。
  已经衰落了许多的因幡,连同周围一大片土地,曾是名为稻羽的封国,自古杉和火之国大名之族合流,不再以国主行事后,稻羽的辖地也缩小了一圈,名字也被大名下令改为因幡。
  沧海桑田,岁月变迁!
  很多都变了,唯有古杉家族还在这片代代相传的土地上,发挥着莫大的影响力。
  气多岬去往深海不到五公里,有一个名为淤岐岛的小岛,为鸟语花香,风景优美之圣地。
  这个岛屿并不随意接待外人,古杉家族数百年的积累和无数的秘密,就藏在岛上。
  往东北方向,船行不到三天,就是隔海相望的涡之国;南边则是看似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战乱年代却没多少人顾得上的波之国。
  失国的古杉氏,如今也保留了继承火之国大名的权利,几十年来,多方联姻,已经稳住了局面,开始以另一种方式,缓慢扩充实力。
  古杉卜水五岁的时候,向父母提出想要去木叶村学习忍术,让家族上上下下都很为难。
  为了打消少督“不切实际”的想法,父亲古杉正诚和麾下的顾问们商议了好久,决定举办一次“海东武道大会”,让儿子见识一下威风凛凛的武士是何等厉害,只会耍阴谋诡计,卑鄙无耻的忍者根本就比不了。
  准备了几个月后,最后关头被重新命名为“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赛事就拉开了帷幕。
  这个嚣张的名字,还真不是古杉卜水提出的,而是身为家督的母亲,嫌弃“海东武道大会”太过寒酸,于是就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
  原本只是一次让“没见过世面”的古杉卜水好好认清这个世界,没成想第一次举办就大获成功,出乎意料地让整个火之国,乃至于周边几个国家都轰动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以忍界现在的状况,争强好胜的武夫到处都是。
  不止是武士,忍者、傀儡师、赏金猎人等各色人等蜂拥而来,第一届“天下第一武道大会”也不再只和武士有关了。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古杉家族,也没有失了方寸,而是将原本的舞台,从普通的训练场,搬到了重新整修的淤岐岛上,然后紧急修订赛制,增加各种对战场景。
  那一场热闹整整持续了小半年,辛苦一场的古杉家族也没有白费功夫,从表现出色的武士、忍者、赏金猎人以及浪人中,挑选了不少优秀的护卫。
  尝到了甜头的家督琉璃公主和眼光不俗的古杉正诚,自此决定,每年都在淤岐岛举办一次“天下第一武道大会”。
  当然,如今不叫这个名字了,由于武士之外的参赛者们颇有意见,从第三届开始,赛事的名字就成了“格斗之王”。
  无数自认实力强大,默默无闻,又找不到机会表现的人们对“格斗之王”的称号趋之若鹜。
  每年的优胜者,都成为了一时的风云人物。
  尤其是八年前,还未成年的和马力压群雄,一举夺魁,被古杉家族招揽为顾问客卿,后又受到推荐,当上了火之国大名的守护忍,实现了阶层跨越,成了响当当的大人物后,更是将“格斗之王”赛事的热度推向了更高峰。
  现如今,“格斗之王”的赛事,成为忍界比肩中忍考试的盛会,虽然很少有大忍村的现役忍者参加,一些需要舞台展示实力的小忍村就不会挑三拣四了。
  家族的举措,古杉卜水不怎么插手,但正因为有这些意外的收获,父母反而不再十分强硬地反对儿子去木叶村学忍术了。
  今年的“格斗之王”赛事,已经是第十六届了,提前选拔赛和预赛已经结束,三个月后就是正赛,各种手段预热,让其早已经成为忍界居民津津乐道的话题了。
  这次和马前来,是代表大名和古杉家族交涉,想要以守护忍首领的身份,挑选几个合适的成员补充守护忍队伍。
  ……
  离淤岐岛不远的近海岛礁附近,黑色中长发的和马手持锡杖,猛然前冲,敲击在海面上,溅起的水花,犹如千本激射,向古杉卜水而去。
  闪避不及的身影,被打个正着,然后化作散碎的水流消散。
  “水分身?运用得挺熟练……”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侧后方传来了一阵波涛涌动的响声。
  “水遁·水龙弹之术!”
  一条咆哮的水龙蜿蜒盘旋上升,张开大嘴,向和马冲去。
  如此适宜的环境中,水遁的威力无疑大了许多,切磋良久之后,和马的身体也有些疲惫。
  “在战斗中如此熟练地使用B级水遁忍术,进步十分惊人!”
  说着的和马,抡圆了锡杖,狠狠地几下劈砍,将水遁抵挡,然后借着冲击波的力量后退,在水面上滑行很远,才止住去势。
  “如此,我也不能太过懈怠!”
  决定拿出真本事的守护忍头目,右手握持锡杖护在身前,左手查克拉刃不断蓄势,风属性查克拉性质变化加持下,幽蓝的刀刃都散发着“嗡嗡嗡”的震动鸣响。
  “水遁·水阵壁!”
  古杉卜水也不甘示弱,很快在身前竖起了一道防御忍术,迟滞对方的行动,然后准备施展最熟悉的雾隐之术,暂避锋芒。
  正在结印间,就见面前的水墙被强势突破,低估了和马的古杉卜水,眼睁睁看着查克拉刃直刺而来。
  “忍法·四刃铁爪!”
  上下翻飞的利刃,将古杉卜水身前的的查克拉防御全部撕碎,刃尖停留在忙乱双眼之前。
  “结束了!”
  “是啊!”
  古杉卜水苦笑着散去了积蓄的查克拉,
  “精通土遁和风遁的你,在海面上毫无悬念地击败了精通水遁的我,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我比你年长好几岁,而且战斗经验更加丰富,如若没有这样的实力,哪有资格成为守护忍的老大?”
  和马笑着回应道,
  “保护大名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得有牺牲的觉悟才行,去年就有两位同伴捐躯了……”
  火之国大名身边,也是一个波诡云谲的漩涡,无数人被卷入其中,死无葬身之地。
  作为忍界名义上权力最大的人,古杉卜水的外公,火之国现任大名,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只是年事已高,精力不济,让许多蠢蠢欲动的家伙,又开始不安分了。
  正因为如此,守护忍的任务也很重,招揽得力的干将,也是应有之意。
  “猿飞阿斯玛……不可靠吗?”
  “现在是没什么问题,将来谁说得准?”
  和马幽幽地叹道,
  “大名对他深信不疑,我可不敢做如此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