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忍界伐冰之家 > 第二十五章 蠢蠢欲动

第二十五章 蠢蠢欲动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忍者还没有足够的自信,挺身而出,直接主导忍界的走向。
  战国时代那种以家族为单位,征伐不休的环境中,千手家族和宇智波家族都没有生出建立国家,统治世界的想法。
  隔三差五就来一场大战,族中精华力量不断被消耗,挣扎求存就已经很吃力了,一个不慎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哪有闲工夫管世俗的权柄归属?
  即便是现在,以木叶村的体量,平时大几千,战时能紧急动员,扩充到两三万规模的忍军,以及寥寥无几的治政人才,即便能压制大名,取得管理火之国的资格,也没有办法真正将拥有亿万臣民的国家牢牢抓在手里。
  拥有忍者资质的,到底是少数,其中大部分也就能走到中忍的层次。
  要是旗木朔茂、波风水门或者猿飞日斩那种一人成军的天才到处都是,忍界早就翻天了。
  忍者村很强,而且越来越强,如果世俗的权力代表——大名一方不做改变,将来迟早会出问题。
  忍术的发展已经到了厚积薄发的阶段,各种理论层出不穷,有了成熟的教育体系,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的局面是可以预见的。
  就好比眼前的迈特凯和他的父亲迈特戴,忍术资质差得一塌糊涂,却任然有禁术——八门遁甲为他们开辟出了一条道路。
  感受到古杉卜水注视的目光,浓眉大眼的迈特凯露齿一笑:
  “惠比寿说得有点道理,努力为了梦想拼搏的青春确实很不错,可换个方向努力,也不是不行。我执着于体术修行,是因为没法在忍术和幻术的路上继续走下去了。你就算不当忍者了,也不代表资质不行……”
  “谢谢你的安慰,说得挺不错,下次没想好就别说了……”
  古杉卜水撇了撇嘴,
  “你们生在木叶村,最理想的职业就是忍者,就算当不成,也有其它选择。我不行,生下来就是贵族大少爷,如果不能在其它领域开辟出一条道路,就只能回来继承亿万家财了……”
  “有什么不好?”
  耿直的迈特凯不解地问道,
  “一般人想要都得不到……”
  “正因为我有了这些,才贪婪地想要得到更多,否则,余生岂不是很无趣?锦衣玉食,游山玩水,吟诗作对,最好不要太聪明,当个贤良的家督就够了……”
  “这还不满足?”
  “你不懂!与生俱来的泼天财富,并不是我奋斗得来的,甚至都不一定能完全说了算。说是身外之物,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可事实就是,我有很多事不能做。”
  顿了顿,古杉卜水自嘲地笑道,
  “比如说,想要当一个木叶忍者,就不行。明明大家都认为我地位崇高,贵不可言,可我‘屈尊降贵’去体验忍者生活,为什么就不行,到底哪里有问题?”
  惠比寿和不知火玄间对视一眼,想要做一点解释,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古杉卜水将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后将殷红如血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想不明白吧?阻力来自很多方面,表面原因是我的身份不允许亲临战场,根源还在于我本人并没有驾驭所处地位的能力,反而受到了其钳制。我要是有‘三忍’那样的实力,或者能将古杉家族麾下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几十万武装派上战场,帮木叶村迅速赢得第三次忍界大战的胜利,是不是结果就不同了?看似咱可以随心所欲,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你们可以选择退役不当忍者,我要是放弃家主继承权,想要全身而退都难,将来更是会连累家人。就这一条路,没得选,以我这止不住折腾的性格,当然不乐意了……”
  即便大部分都是乌合之众,人数多了,也是很唬人的。
  最危急的时刻,雾隐村的忍刀七人众都差点直捣黄龙,杀到木叶村本部了。
  第三次忍界战争持续了好多年,五大忍村都已经是强弩之末,战前的血勇早就消磨殆尽,完全就是靠一口气撑着,看谁挺得最久。
  古杉家族的鼎力支持,为木叶村最终赢得第三次忍界战争做出了重要贡献,别以为不亲自上战场就不算数,给钱给物资,也很重要。
  下了重注的古杉家族,在战后自然也得到了不少好处,至于古杉卜水这个少家督,更像是一个展示诚意或者维系纽带的棋子,看似表面光鲜,分量也很有限。
  就在少家督和几名木叶忍者闲极无聊,侃侃而谈的时候,天上响起了一阵苍鹰名叫的凄厉声,紧接着,翱翔着的黑影俯冲而下,停在一名护卫举起的手臂上。
  待仆人们将绑在鹰腿上的文书解下呈上来,看了几眼后,神色轻松的古杉卜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
  稍早些时候,在忍者学校老老实实学习的香燐,因为良好的资质,被调换了班级,进入的故事开始的地方,那个云集了木叶村大批忍族精英子弟的传说课堂。
  木叶忍者又不傻,稍加测试就明白,香燐的资质在同期女忍者中,是最顶尖的。
  虽然身份有些麻烦,也不至于像古杉卜水那样棘手,一介私生女罢了,还不至于无从处置。
  另一边,犬冢花说服家人,让香燐进入族地参观,带出了一黑一白两条忍犬,黑色的是魍魉丸,白色的是杀生丸,这种取名方式当真是让人心肝直跳。
  进入新班级不久,香燐就和犬冢牙发生了矛盾,继而打了起来,还闹得挺凶。
  起因不重要,小孩子之间的恩怨情仇,大人实在难以一一搞清楚,不过,打架归打架,观战并试图劝架的漩涡鸣人却受了池鱼之灾,不知道被磕到哪里,当场昏了过去。
  原本还叮嘱着香燐要和同学好好相处的户隐日出,只好将这一状况报告给远在数千公里外的海上晒太阳的古杉卜水。
  当然,最后附上的那一句结论最重要。
  『没有发现被人为控制或者诱导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