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忍界伐冰之家 > 第三十五章 鲜血的重量

第三十五章 鲜血的重量


  真实的想法,古杉卜水当然不会告诉木叶忍者,适当地满足不知火玄间、惠比寿和迈特凯等人的好奇心,也是出于过往的交情考虑,礼节性地回应罢了。
  夜幕降临,水中的血腥味,吸引了一大群鱼过来,远远地,星光点点的海面上,甚至有鲨鱼的背鳍隐现。
  打扫战场,救助伤者,清点损失后,古杉卜水才在木叶忍者的护卫下回到邮轮上暂歇。
  不久之后,被带离的良重,也在半崎的护送下回来了。
  见到己方没什么损失,良重提起的心也放下了。
  “卜水大哥,敌人被击退了?”
  “暂时安全了!”
  赢得很惊险,如果不是出其不意用了超越了常规的武器,结果还真不好说。
  经此意外,古杉卜水也收获了一次教训。
  忍者这个群体,并不能以常理揣测。
  按理来说,古杉卜水和雾隐村没有任何恩怨纠纷,虽然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古杉家族支援了大批物资给木叶村,算得上是雾隐村战败的间接元凶。
  两军对垒,无所不用其极,既然和谈了,就该既往不咎,合起伙来刮穷鬼……不对,是合作共赢吧?
  可雾忍们偏不,酉市熊手虽然是间谍,也不该直接杀掉吧?
  各大忍村哪个没有外派暗子侦查别国?
  将酉市熊手抓起来勒索赎金,或者换取被木叶村俘虏的间谍,明显更加划算。
  说白了,忍者虽然自诩为任务机器,实质上是十分崇尚唯我意志的好勇斗狠之徒,血雾里出身的雾忍更是个中翘楚,“鬼人”再不斩更是杀人如麻。
  指望这些人有长远眼光,会衡量得失分寸,实在是太想当然了。
  不过……
  “我会让部下查一查,到底因为什么而导致我们被袭击。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不找到幕后黑手,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
  古杉卜水冷静地做了决定,
  “对了,你那边,没出什么问题吧?”
  “还好!就是有人察觉到半崎举止有异,想要探一探底,好在被顺利敷衍过去了……”
  “那就好!至于那些不长眼的家伙,以后再处置……”
  受了一番惊吓的良重,安定下来后,心底反而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好奇心。
  “卜水大哥,听说你用了十分可怕的武器,将来袭的敌人打跑了,当真是太厉害了,很久没有五大忍村的忍者如此狼狈地被我们击败了……”
  “奇技淫巧之力,又不是我们真的有那么强……”
  “怎么会?以前那些木叶忍者,说起自家秘术,总是得意洋洋,貌似很不了不起的样子。现在被卜水大哥教训一顿,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大发厥词,不敢将我们放在眼里……”
  “不,木叶忍者还是很尊重我们的,只是……没有必要向平民那样畏惧我们的权势,虽然有求于我们,那也是公平交易,说是上下级关系都有点微妙……”
  古杉卜水悠悠地叹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用更多厉害的武器,来压制忍者村,让对方认清现实,臣服于大名的权威吧?”
  大抵就是你有神功,我有科技的套路,忍术再厉害,挨一发主炮,照样要死于非命。
  迎着良重忙不迭点头的模样,少家督继续解释道:
  “可是,你要明白,武器这种东西,我们能用,忍者也能用,要是双方都有同样的武备,你觉得,我们还有胜算吗?”
  忍者们虽然不像武士那样身穿重铠,可那并不代表他们就执着于忍术而不去用其它手段。
  某种程度上说,忍者们是最容易接受新思想,新技术的群体,什么有用,就学什么,只要能提升实力,来者不拒,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生死,所以绝对不会马虎大意。
  如果不是忍者数量实在稀少,撑不起一个高魔高武文明的基础,这个世界就没世俗科技发展壮大的土壤了。
  “诶?”
  被大表哥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的良重,支支吾吾了好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那我们就用更加厉害的武器继续压制,或者严守秘密,不给忍者们用……”
  如此天真理想的想法,差点将古杉卜水给逗乐了。
  前世的始皇帝,为了防止百姓反抗,将全天下的武器都收拢,铸造成大铁人,自以为可以成就万世基业,结果却是二世而亡,被一群手握削尖了的竹子和木片的黔首给掀翻了统治。
  以为不让反对者掌握有威胁的武器,就能长治久安的想法,实在是太可笑了。
  “说个你可能不乐意听到的结论,如果咱们想要将新军制,新武器在火之国推广,可能还没商量妥当,就被木叶村给先学去了。在推陈出新,兼收并蓄,去芜存菁的效率上,咱们拼死拼活都赶不上忍者……”
  一个层层分封制的老大国家,但凡是影响全局的改革,肯定是阻力重重,没一番明里暗里的较量,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不说别的,为了这五条船,训练有素的护卫队,以及领先半个时代的武器,古杉卜水整整花了十多年时间。
  这还是少家督在可以一言而决的家族内部试验的产物。
  让大名召集一大群贵族商议,要是没有天大的变故,恐怕等几十年后,良重继位都没法施行。
  而一切以生存和效率为先的雇佣兵组织——忍者村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事实也是如此,最先进的无线电设备,电子计算机,空调、微波炉等家用电器,一经现世,很快就能在木叶村推广开来,而古杉家族这种豪门大阀,还得私底下偷偷用,以免被人发现了,被视为违逆传统。
  “卜水大哥,是不是担心太过了?我觉得祖父大人虽然不够强势,眼光还是有的……”
  “年轻人,太天真!”
  古杉卜水撇了撇嘴,
  “这个军制改变,订购武装,重新整训,你知道要花多少钱?有人大发横财,有人血本无归,有人春风得意,有人权柄旁落。你说,会变成什么样子,又会不会有人铤而走险?”
  古杉卜水那个便宜表舅的遭遇,时刻都在警醒着少家督,自己身处的,是一条看似光鲜亮丽,实际上早就陈腐不堪的破船,修修补补还能用用,可谁要是想将这条船给拆了重做,就会被大家合力给扔下去。
  忍界这个阶层稳固的社会,已经占据了最高位的人们,是不会冒险接受太大的变动的。
  只要还没到非变不可的关口,就坚决不改变。
  “卜水……大哥?”
  良重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不敢相信地看着年长了近五岁的少家督。
  “你知道,古杉家纹,底色为什么是红色?”
  那是无数鲜血交汇的荣耀。
  没有前辈英雄鲜血浇灌的土地,没有无数敌人的血侵染的权柄,拿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