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朱元璋:咱真不想当皇帝!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皇太孙去哪儿了?

第三百二十九章 皇太孙去哪儿了?

随着秦德顺的一声「起驾」,沉重的龙撵被锦衣卫力士高高抬起,向着奉天殿的方向缓缓驶去。
  
  朱允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乘坐龙撵,但心里依然有点紧张。
  
  老朱感觉大孙的手心冰凉,却又湿乎乎的,就知道这孩子怯场了,不由使劲攥了下大孙的小手,给他传递了几分力量。
  
  「别怕!」
  
  「有皇爷爷在呢!」
  
  「我……」
  
  朱允熥犹豫了会儿说道。
  
  「皇爷爷,我总感觉像做梦一样,真怕一觉醒来又回到从前了……」
  
  老朱闻言桀桀怪笑道。
  
  「要不咱打你一顿,你就知道这是不是梦了,嘿嘿嘿……」
  
  朱允熥斜着眼瞪了老朱一眼,他算是彻底被这老头给搞没脾气了。
  
  今天这样严肃的场合,这老头竟然还有心情逗自己!
  
  不过,朱允熥心里还是有点顾虑,打算趁着老朱头心情好的时候说出来。
  
  「皇爷爷,孙儿可不会当皇太孙,不知道如何才能当好一个皇太孙。」
  
  「若是孙儿做得不好,您老可不能后悔!」
  
  老朱听到这话,心里仿佛被人揪了一下似的,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孩子别看平时表现得大咧咧,实际上心思比谁都细腻。
  
  看来太子府的十二年,对这孩子影响很大,让他总觉得没自信……
  
  「放心好了!」
  
  「只要你肯努力,咱一定会教会你如何做一个皇太孙的!」
  
  「而且,咱不会后悔。」
  
  「不管你将来如何气咱,咱都不会后悔!」
  
  朱允熥听了这话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那孙儿就放心了!」
  
  两人闲聊之时,龙撵已经来到奉天殿前。身为礼官的齐泰,看到老朱和朱允熥不按套路出牌,差点逼死他这个强迫症。
  
  然而,这还只是开始。
  
  老朱在下了龙撵后,领着大孙就踏上台阶,然后大步流星地走进奉天殿,一屁股坐在自己的龙椅上。
  
  齐泰见到此等景象,气得他撸胳膊就要上前劝谏,他可是准备了好几天了,皇帝也同意了的流程,皇帝咋就突然搞破坏呢?
  
  一旁的孔讷见状赶忙拉了下他,摇摇头示意他别冲动。
  
  「皇帝就是规矩!」
  
  孔讷在齐泰耳边说了这么一句,就开心地走进大殿,按照皇帝的剧本开演了。
  
  整个流程其实非常复杂,比如加冕、授封、受印、受册等等。
  
  然而到了老朱这里,只是命孔讷宣读了册封的圣旨,然后亲自将代表着太子身份的金册、金印交给大孙,就让大孙接受百官的朝拜了。
  
  一众官员见状无不欢欣鼓舞,因为这意味着今天可以早点下班了!
  
  只有齐泰鼓着个腮帮子一脸的不满,感觉自己耗费了无数心力打造的册封大典,全都付诸东流了。
  
  册封皇太孙后,整个朝堂没有多少变化。
  
  只是在正对着老朱的龙椅下方,加了一套供皇太孙听政学习的桌椅。
  
  自今日起,朱允熥在奉天殿也是有办公桌的人啦。
  
  朱允熥刚坐到小椅子上,奉天殿内外的文武百官就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恭贺声。
  
  「恭贺皇太孙正位!」
  
  「皇太孙千岁千千岁!」
  
  朱允熥坐在为自己打造的小桌子、小椅子上,听着文武百官的恭贺之声,渐渐恢复了几分清明。
  
  他们现在拜的只是我的位子。
  
  我要让他们将来心悦诚服地拜我这个人!
  
  朱允熥想到此处,脸上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心里的紧张也自然而然消失。
  
  跪在下方朝着朱允熥挤眉弄眼的冯胜,见到朱允熥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也顿时收起了玩闹之心,认真地按照规矩行礼。
  
  傅友德一直是武将典范,在原来的历史时空里,这老头除了死得晚点,几乎没啥缺点。
  
  他算是武将里看得最通透之人了,有点闲钱就买房子置地,一副知足富家翁的做派。
  
  然而,傅友德做了这么多努力,依然怕引起老皇帝的猜忌。
  
  但现在他不怕了。
  
  上位封朱允熥为皇太孙,意味着上位非但不会动他们这些老家伙,还要留着他们给皇太孙护驾!
  
  因此,相比于冯胜的喜极而泣、齐泰的莫名喜感、袁泰的苦尽甘来,只有傅友德的眼泪里饱含着无尽辛酸。
  
  只是一想起常升未能参加典礼,傅友德心里就不免有些遗憾。
  
  如果常升在场,一定会开心得疯掉吧?
  
  朱允熥在接受百官的朝拜后,又跟随老朱去了太庙拜祭,拜祭了老朱家的历代先祖。
  
  最后又接受一众藩王的朝拜,才算是把册封大典完成。
  
  不过,这也只是完成了今天的部分。
  
  未来几天还要祭天祭地,还要去钟山拜祭皇祖母、父王、母妃等等。
  
  虽说他从大同回来之时,已经去了凤阳中都一次。但在接受了册封大典后,还要特意跑一趟,以非常隆重的礼仪拜祭。
  
  朱允熥当了皇太孙后,权利地位没觉得提升,只觉得自己的生活快被「祭祀」给填满了。
  
  难怪古人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这简直跟后世的文山会海没啥区别了……
  
  朱允熥在拜祭过太庙后,又被一众官员簇拥着去了文华殿。
  
  到了文华殿,朱允熥终于可以坐在正座的位置上,接受百官的朝拜了。
  
  原则上来说,从今往后文华殿就是他的专属办公厅。
  
  如果老朱在后宫玩疯了,不想上朝了,那他就可以在文华殿替老朱处理公务。
  
  在文武百官退下后,一众藩王走了进来,也对着朱允熥朝贺了一番。
  
  只是他们的朝贺礼仪就不那么规范了,朝他挤眉弄眼者有之,朝他做鬼脸者有之,对他龇牙咧嘴,做出一副咬牙切齿动作者也有之。
  
  唯一的遗憾是没能看到朱允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谁让朱允炆的病生得这么巧呢,从大同府回到宫里就病倒了。
  
  好在朱允熞欢实了,敢朝他做鬼脸的那只就是他。
  
  朱允熥在文华殿接受了一众藩王的朝贺后,就被一干小王叔拉着去了大本堂。
  
  一众藩王到了大本堂门口就扔下朱允熥,急匆匆地跑向大本堂里。
  
  朱桂、朱植两兄弟站在门口,不住地朝着朱允熥招手。
  
  「大侄子,赶紧进来呀,就差你了!」
  
  朱允熥看着两人「招手」的动作,在心里暗戳戳的腹诽,给他俩换上花衣裳,都能扔到秦风楼当老鸨子了。
  
  朱允熥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他们一定在大本堂里做好了「陷阱」等自己跳进去。
  
  只是一想他们刚刚三叩九拜的,心里肯定憋着点气,他也就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然而,当他走进大本堂,看到齐刷刷坐在椅子上的一众小王叔顿时傻眼。
  
  没有陷阱!
  
  只有一只只傻鸟,傻乎乎的坐在椅子上,满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大本堂内的椅子早就被重新摆放了一遍,正对着门的中间空着,两排各摆了十把椅子。
  
  此时大明的一众藩王,按照次序整整齐齐地坐在上边。
  
  朱桂见到朱允熥走进来,嘿嘿坏笑着说道。
  
  「大侄子,你可别说我们欺负你,按照你皇爷爷的皇明祖训,在朝堂等正式场合,我们这些当王叔的要对你行君臣之礼。」
  
  「可到了私下场合,你得对我们行家礼!」
  
  「来吧,大侄子,赶紧把我们刚刚磕过的头还回来吧,哈哈哈!」
  
  在朱桂这番话一落下,大本堂内的一众熊孩子顿时鼓噪起来,一个个拍着桌子喊道。
  
  「还回来!」
  
  「大侄子,还回来!」
  
  「把我们磕的头还回来!」
  
  朱允熥看到群情汹涌,当即朝着朱桂躬身一礼。
  
  朱桂玩归玩,闹归闹,但见到大侄子给他行礼之时,依然老老实实地站了起来。
  
  只是嘴上不饶人,依然笑哈哈的说道。
  
  「弯腰可不行哟,我们可是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呢!」
  
  朱允熥见状,又对着几个比自己大的皇子行了礼。
  
  其他几个皇子就没朱桂这么懂规矩,大咧咧地受了朱允熥的礼。
  
  轮到一些年纪小的皇子,他们闹腾得可就欢实多了,非得让朱允熥跪下给他们磕几个。
  
  朱允熥也不客气,拎起年龄最小的伊王朱??,一屁股坐在朱??的座位上,然后将其放在自己大腿上,撩起他的下裳,对着他的屁股就是「啪啪」几下。
  
  「你个还穿开裆裤的小屁孩,也敢在本太孙面前冲长辈?」
  
  「看咱不打你个屁股开花!」
  
  朱??屁股上吃痛却不哭,只是嘴上不住地叫嚣着。
  
  「朱允熥打王叔啦!」
  
  「朱允熥,你目无长辈,殴打王叔,我要去父皇那儿告你的状!」
  
  朱允熥见朱??都被自己打屁股了,竟然还敢叫嚣,当即给他来了几下狠得。
  
  朱??才五岁,没几下就被打的呜哇呜哇的哭起来,朱允熥见这孩子哭了,当即将其放到地上。
  
  朱??重获自由,嚣张的气焰再次燃起。
  
  「朱允熥,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父皇告状,让父皇狠狠打你的屁股,呜哇哇……」
  
  大本堂里一众年长的皇子,看到朱??哭唧唧的样子,顿时爆出一阵大笑。至于那些跟朱??年龄相仿,或者年岁相差不大的小皇子们,则一个个小脸煞白,再也不敢在朱允熥面前以长辈自居了。
  
  朱允熥用巴掌镇压了一众小王叔后,又给他们每人发了个甜枣。
  
  「诸位王叔,咱们年龄相仿,让我管你们叫一声叔叔没问题,但让我将你们当成长辈则有点难。」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怕我当了皇太孙,就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今天在这里正告诸位,我依然是我,永远是我。」
  
  「只要你们不变,我亦不变!」
  
  朱桂等人听到朱允熥说出这番话,无不觉得鼻子一酸。
  
  「大侄子,有你今天这句话,十三叔就认定你了。」
  
  「以后你就是命人来砍我的脑袋,十三叔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只会觉得是自己有罪,对不起大侄子的这份信任!」
  
  朱瑛、朱植、朱权三人也相继表态。
  
  「大侄子放心,我们永远效忠你!」
  
  三人说完这话,再次朝着朱允熥拜倒下去。
  
  这一次跟刚刚在文华殿不同,在文华殿他们跪的是皇太孙,在这里他们跪的是朱允熥。
  
  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
  
  朱允熥将他们一个个相继扶起。
  
  「承蒙几位王叔看得起,大侄子也不说那些废话了,直接给你们每人一千股的明钢商会股份好了,权当是对几位王叔的谢礼!」
  
  几人听到这话,无不喜笑颜开,心想将来去封地盖王府的钱有了!
  
  「大侄子豪气!」
  
  「比你皇爷爷大方多了,哈哈哈……」
  
  一些年幼的皇子还不知道明钢商会的一千股股份意味着什么,但他们看皇兄们分到了,自己却没分到,心里自然很不开心。
  
  朱允熥索性来了个大水漫灌,给其他小王叔们也分了一千股。
  
  不过鉴于他们年幼,股份凭证暂时只能交给其各自的母妃保管。
  
  一众小王叔听到这话,无不欢欣鼓舞,再也不计较朱允熥「殴打」王叔之事了。
  
  朱允熥领着一干王叔「分果果」的时候,朱??也哭哭啼啼地跑到乾清宫找老朱告状去了。
  
  老朱对于自己的小儿子还是非常在意的,见到他哭哭啼啼跑过来,赶忙询问发生了何事。
  
  朱??听到父皇询问,当即转过身撩起下裳,露出被朱允熥打得通红的屁股。
  
  「父皇!」
  
  「朱允熥打儿臣,哇呜呜……」
  
  老朱看到小儿子的红屁股,心里就大致猜到发生何事了。
  
  「你给父皇说说,朱允熥为啥打你呀?」
  
  「十三哥说,按照父皇定的规矩,我们给朱允熥行礼,朱允熥也得给我们行礼。」
  
  「儿臣让朱允熥把儿臣给他磕的头还回来,他不还,还打我,哇呜呜……」
  
  老朱听到这话再也绷不住了,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秦德顺见皇爷笑得如此开心,又给皇爷加了点佐料。
  
  「皇爷,三皇孙……不不不,皇太孙也不是一味的打屁股,还是给了一众皇子们甜枣的。」
  
  「他从自己的名下,拿出一万多股明钢商会的股份,分给诸位皇子,每个皇子能分到一千股呢!」
  
  「嘶……」
  
  老朱听到大孙这么大方,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虽说他并不怎么关心明钢商会之事,但架不住他家有个长舌妇啊。
  
  郭慧妃见天地念叨着,什么明钢商会的股份有多值钱,寻常人家一百两银子都买不来一股。
  
  如果按照一百两一股来算,那一千股可就是十万两银子了!
  
  「这逆孙出手倒是大方,比咱这个当皇帝的大方多了……」
  
  秦德顺听出皇帝语气有点泛酸,赶忙替朱允熥解释道。
  
  「皇爷,这也是皇太孙对诸王的一片仁爱之心呀!」
  
  老朱听到秦德顺不住嘴地给大孙说好话,不由笑骂道。
  
  「你个老狗就别装了,给咱说实话,你手里是不是也有那逆孙送的股份?」
  
  「奴婢不敢欺瞒皇爷,奴婢手里确实有一百股,但可不是皇太孙送的,而是奴婢趁着明钢商会刚成立的时候低价买的……」
  
  老朱才不信这个鬼话呢,闻言不悦地翻了翻眼皮。
  
  「有多低?」
  
  秦德顺见皇帝如此刨根问底,只感觉一阵头疼,随即心虚地伸出一根手指。
  
  老朱见状当即惊呼出声。
  
  「啥?」
  
  「一两银子?」
  
  秦德顺闻言赶忙摆手道。
  
  「没!」
  
  「没那么便宜!」
  
  「奴婢买的时候是十两银子一股……」
  
  老朱听到这话,脸上的惊讶没有丝毫减少,只是对着秦德顺的脖子看了几眼,阴仄仄的说道。
  
  「你个老狗给咱注意点
  
  ,咱可是杀了一辈子贪官,可不想杀到身边人身上!」
  
  秦德顺闻言赶忙跪地请罪。
  
  「皇爷恕罪!」
  
  「奴婢哪敢贪污呀,奴婢这点钱,都是承蒙皇爷和各位王爷们的恩赏,一点点攒下的养老钱……」
  
  朱元璋听到这话,心里也有点后悔了,后悔自己刚刚把话说太重。
  
  但他才不会道歉呢,只是轻轻踢了踢秦德顺。
  
  「起来吧!」
  
  「咱又没说怎么着你,你摆出这个哭丧脸给谁看呢?」
  
  秦德顺闻言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心里皇爷这顿骂不白挨,自己那点黑钱总算是洗白了!
  
  朱允熥当了皇太孙后,一开始还挺新鲜,每天上朝的时候都去。
  
  然而,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天他就厌烦了。
  
  因为他只能听,听那些大臣跟皇帝奏对,而且还都是天南海北的事。
  
  有些事朝廷已经处理几年了,他听个只言片语根本就听不懂。
  
  然后,老朱有事没事还总问他有啥看法。
  
  他能有啥看法?
  
  只能说好好好,行行行,皇爷爷圣明之类的。
  
  相对来说,早朝虽然枯燥,但多少还能忍受。可对于每天都要早起,朱允熥实在是受不住了。
  
  以前跟老朱住在一起的时候还好,老朱会照顾他年纪小,每天都将早朝推迟一个时辰。
  
  现在他从乾清宫里搬入太子府,这早朝时间就恢复正常了。
  
  每天寅时末就开始上朝,这谁特么受得了?
  
  再加上他不喜欢太子府,总觉得太子府像棺材,压抑得他喘不上来气。
  
  因此,在正式册封皇太孙的第四天,朱允熥就翘班了。
  
  老朱像往常一般上朝,当看到大孙的座位上空空如也时,眉头不由紧紧皱起,心道这逆孙又出什么幺蛾子?
  
  但早朝的臣子已经到齐了,老朱只能先命众人奏事,暗暗给秦德顺一个眼色。
  
  秦德顺接收到皇爷的信号,当即跑去太子府询问,只见皇太孙连个人影都没,只有朱允熞贱贱地逗弄着青鸾大鸟,教它唱着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歌谣。
  
  「瓦蓝蓝的天上飞老楞,我在高岗眺望金陵……」
  
  「唱!」
  
  「哇啦啦的天上飞脑亨……」
  
  「四皇孙,您知道皇太孙在哪儿吗?」
  
  「知道呀!」
  
  「瓦蓝蓝的天上飞……」
  
  免费阅读..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