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朱元璋:咱真不想当皇帝!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第三百九十九章

朱樉第一个跳出来退货,其他藩王也紧随其后。
  
  一开始朱允熥敞开了卖铠甲,他们还以为捡了大便宜呢,再也不用看老爷子的脸色了,能从大侄子这里随便买。
  
  然后,他们砸锅卖铁地搞了几千副铠甲,心想这回可以无敌于天下,不用惧怕大侄子搞事情了吧?
  
  哪承想,这孙子转过头就搞出这么个玩意,这不是诚心耍人吗!
  
  朱椿和朱柏也反应过来,哪怕打赌赢了一千多副铠甲的喜悦都冲淡了。
  
  现在他们俩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之前买的铠甲能退货不?
  
  「大侄子,你不讲究啊,十一叔对你不薄啊,你咋能连我都坑!」
  
  朱柏不敢像朱椿那样随便,但也扭扭捏捏地抱怨着。
  
  「皇太孙,你十二叔攒点钱不容易,你看看……」
  
  朱棡听着一众兄弟的抱怨,这才明白当时他要买铠甲的时候,朱允熥不愿意卖给他了。
  
  敢情大侄子跟自己还是亲,不忍心坑自己啊!
  
  老朱听着自家这些不争气的儿子们抱怨,恨不得把他们都从城墙上扔下去。
  
  太丢人了!
  
  堂堂大明藩王,竟然因为几副铠甲的事情抱怨!
  
  「都闭嘴!」
  
  「让咱大孙的手下继续军演!」
  
  「还有?」
  
  众人听到这话无不惊诧莫名,心道这种打得又快、又远、又准的火铳,已经让他们非常头疼了,难道大侄子还有更厉害的武器?
  
  事实上还真有,朱允熥的火炮营还没上场呢。
  
  随着老朱的话音一落,梅殷再次拿出两面小旗,在城墙上挥舞几下。
  
  不多时,靖海军中的炮兵营上场。
  
  站在城墙上的众人,看到士兵赶着马车,将一杆杆又黑又大又粗的火炮推出来,一个个只感觉脚底板升起阵阵寒意。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火炮,那粗大的炮口,一看就威力不凡。
  
  大明其实并不缺火炮,只不过缺大型火炮。
  
  因为铸造大型火炮的难度很大,对材料和工艺的要求极为苛刻,哪怕是只能守城的碗口铳,都只能用铜来铸造。
  
  老朱也只在洪武五年的时候铸造了几千杆,分配给部分卫所守城之用。
  
  不是这东西不好用,实在是成本太高了,也太容易损耗了。
  
  因为碗口铳熔了就能当钱花,各地卫所时不时就报损耗,然后让朝廷给新的。
  
  老朱平时深居简出,也是第一次见到此等大炮。
  
  相对来说,蓝玉倒是早就见过这东西了,之前在大同府打北元***之时,朱允熥就给了他不少大炮。
  
  然而,他跟朱棡拥有一样的苦恼,那就是鬼知道大半年过去了,朱允熥这孙子又鼓捣出什么好玩意!
  
  总之,以他的角度看,城墙下的大炮不仅更粗了,也更长了……
  
  一众藩王看到黑黢黢的大炮被推上来,一个个更加沉默了。
  
  小小的火铳都能破甲,这么粗的大炮还不得把人给打飞了呀?
  
  某人像是猜到了他们的心思似的,特意给稻草人披上了铁质铠甲,还带上了头盔。
  
  与此同时,标靶的距离也被拉长了,一直推到了千步开外。
  
  站在城墙上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个黑色的小点。
  
  万事俱备后,城墙下方的火炮营这才发射。
  
  在一阵轰隆隆的炮声响过,一颗颗炮弹携带着刺眼的火光砸向一千步开外的标靶群。
  
  炮弹砸向地面后并未向一般的炮弹那般弹跳起来,而是在落地的瞬间发生爆炸。
  
  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再次将城墙上的众人震惊,很多人哆哆嗦嗦地指着爆炸的方向大喊大叫。
  
  「这炮弹竟然能爆炸?」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落地的炮弹竟然还能炸开!」
  
  众人之所以这样惊讶,主要是他们之前所用的炮弹都是实心弹。其主要杀伤能力是靠火药的推动,将实心的炮弹发射出去,通过物理撞击的方式杀敌。
  
  说白了,就是火药版的投石机,火药的作用就是单纯地作为推力。
  
  朱允熥是要引导工业革命的,自然不可能按部就班地发展,必然要选择跳跃式的前进。
  
  老朱见下方的火炮发射完毕,当场提议道。
  
  「诸位,咱们站在这儿也看不清,不如去现场看看如何?」
  
  朱允熥赶忙拦住老朱。
  
  「皇爷爷,此事万万不可!」
  
  「现在的火炮技术还不成熟,为了避免有哑炮,或者延迟爆炸的炮弹等情况出现,您还是不要过去查看了。」
  
  「您要实在想看,站在城墙上用望远镜看吧!」
  
  朱允熥说完这话,当场拿出一个双筒望远镜,对着老朱示范道。
  
  「您老只要将他放在眼睛上,就能看到远处的东西。」
  
  「哦?」
  
  老朱将信将疑地接过去,看向千步之外的爆炸现场看过去,顿时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这东西像是有仙法似的,竟然真的将远处的东西拉到他近前,让他看得无比清晰。
  
  「咦!」
  
  「此物不错!」
  
  蓝玉看着老朱手里的望远镜,心里跟小猫挠似的,想开口找朱允熥要一个,又碍于眼前人多,不好意思开口。
  
  正在他犹犹豫豫间,他突然发现傅友德竟然拿出一根圆筒,也对着远处的标靶看了起来。
  
  「老傅!」
  
  「你手里拿的是啥?」
  
  「千里眼呀!」
  
  蓝玉闻言不服气的道。
  
  「为啥老夫没有!」
  
  傅友德闻言冷哼一声道。
  
  「我可是靖海军都指挥使,你连个副院长都不愿意当,怎么可能有这东西!」
  
  蓝玉听到这话,气哼哼地一把将千里眼抢过,对着远处的标靶看了起来。
  
  「哇!」
  
  「此物端得神奇!」
  
  「竟然看得如此清晰!」
  
  傅友德见蓝玉这般没见过世面,脸上登时露出得意之情。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火炮的威力,他在靖海军都偷偷操练多少次了。
  
  他之所以拿出千里眼来看,不过是想确认一下,外加气气蓝玉这厮罢了。
  
  蓝玉透过千里眼看过去,只见地面上的标靶全都被打的横七竖八,铠甲上的甲片都散落一地成为铁片了,头盔也有被打成两半的。
  
  至于地面上一个个的深坑,更是带给他极强的冲击力。
  
  「他奶奶的,咱外甥孙果然又改进了火炮,比之前在大同用的火炮强太多了!」
  
  「老傅!」
  
  「是不是老夫去当什么劳什子院长,就能亲自训练火炮兵,并且捞到这样的千里眼?」
  
  傅友德闻言露出一丝窃喜。
  
  「这个可不好说!」
  
  「但是以皇太孙的大方来说,你都给他当院长了,他哪好意思不把东西给你置办齐当了?」
  
  「至于训练炮兵……」
  
  「皇太孙的意思说,将来陆军学院主打的就是火铳兵和炮兵的运用……」
  
  蓝玉一听这话,心里再也没有丝毫犹豫。
  
  「老夫明天就去陆军学院报到,再给那孙子卖几年命!」
  
  傅友德闻言开心的附和道。
  
  「这就对喽!」
  
  「咱们这些杀才,也只有跟着皇太孙干才有点意思,皇太孙这般重用你,你还整天躲在家里不见人,可有点不识抬举喽!」
  
  在两人对话的时间里,老朱那边也将标靶现场全都看了一遍。
  
  老朱在看过之后,心里的激动久久不能平静。
  
  他总算明白大孙为啥不将一众藩王放在眼里了,他手里握着这般威力巨大的火炮,能特娘的将谁放在眼里?
  
  恐怕在他眼里,自己这个皇爷爷都想废就能废吧?
  
  老朱想到这儿气得都快哭了,他一直以为大孙还小,需要自己这个皇爷爷为他撑起一片天,敢情这孙子自己就是一片天!
  
  「大孙……你真是太孝顺了,呜呜呜……」
  
  朱允熥正洋洋得意地等着老朱夸奖呢,哪承想老朱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皇爷爷,您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啊!」
  
  老朱一把抓住大孙的手,声泪俱下地道。
  
  「咱要谢谢你呀!」
  
  「谢我啥?」
  
  「谢你不杀之恩啊!」
  
  「你个逆孙都鼓捣出这么厉害的大炮了,竟然还没想着弑君篡位,咱不该谢谢你吗?」
  
  「呃呃……」
  
  朱允熥直接被老朱的脑回路整懵圈了,心道这老头咋不按常理出牌呀。
  
  老朱边上的一众藩王也傻了,他们虽然没有望远镜,但他们依然能看到标靶场的一片狼藉,知晓火炮的威力巨大。
  
  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父皇看了这般威力巨大的火炮,竟然想到的是这……
  
  老朱见大孙一脸的傻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的屁股就是「咣咣」两脚。
  
  「逆孙!」
  
  「说!」
  
  「还有多少事瞒着咱!」
  
  老朱越想越气,这逆孙翻修宫殿,搞出不用灯油的电灯不告诉自己。现在搞出这般军国重器,也没给自己透露一点风声。
  
  这还是自己盯得紧,天天命人在他身边监视的结果呢。
  
  要是把这逆孙放出去,还不得搞得天翻地覆呀!
  
  「皇爷爷,孙儿没有事瞒着您呀,您不是一直在我身边放眼线了吗?」
  
  老朱听到这话更气了,他确实在大孙身边放了不少眼线,眼线也确实传回来不少信息。
  
  然而,就跟养心殿里的灯泡似的,他都住进去快半个月了,也没搞明白啥叫正极负极,啥叫直流交流。只知道那玩意不能碰,碰上就浑身酥麻!
  
  他这个皇帝都看不懂,他仍在大孙身边的眼线更看不懂了。
  
  因此,每次传回来的线报都是皇太孙与匠人打造了可以发光的东西,取名叫电灯。
  
  皇太孙与匠人打造了可以传信的东西,取名叫电报。
  
  皇太孙与匠人研制了可以画像的东西,取名叫照相机。
  
  皇太孙与铁匠研制了可以发射火药的东西,取名叫新型火炮……
  
  老朱回想着自己之前看过的线报欲哭无泪,这特么通过字里行间,谁能看出来啥是啥?
  
  这真是不亲眼所见,你永远不知道逆孙又鼓捣出来啥!
  
  老朱薅着大孙的脖领子,阴森森地问道。
  
  「咱之前听说,你鼓捣出可以飞天的东西,那东西真能飞天?」
  
  「能!」
  
  「咱还听说,你鼓捣出可以画像的东西,只要咔嚓一声就能把人的容貌画进去?」
  
  「是!」
  
  「
  
  咱又听说,你正在研究千里传信的东西,只要这边刷刷写信,那边就能收到?」
  
  「回皇爷爷,只是理论上能做到,但实际操作中远没那么简单,需要先将文字转译成电码,再将电码发送过去,那边收到后再将电码转译成文字……」
  
  老朱哪听得懂这个,他只要知道逆孙没否认就行了。
  
  「中!」
  
  「咱算看明白了,你个逆孙是真不吹牛呀!」
  
  「这就是你想做那几件事的底气吗?」
  
  朱允熥闻言狡黠地望着老朱。
  
  「皇爷爷,您说的是哪几件事?」
  
  老朱瞪了逆孙一眼道。
  
  「还能是哪几件,就是你之前跟咱说的,能搅得天下大乱的几件事!」
  
  朱允熥笑嘻嘻地点点头道。
  
  「当然!」
  
  「孙儿正是因为有这些本事,所以才敢做那些事!」
  
  「但孙儿也知道欲速则不达,不做好万全准备之前,孙儿是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
  
  老朱听到大孙这样说,满意地摸了摸大孙的脑袋。
  
  「不错!」
  
  「总算有点皇太孙的样子了,哈哈哈!」
  
  老朱说完这番话,略微沉默下再次开口道。
  
  「改天带咱去你的作坊看看!」
  
  朱允熥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
  
  「嗯嗯!」
  
  「随时欢迎皇爷爷莅临希望学堂指导工作!」
  
  「咱指导个屁!」
  
  「咱不过是去看看热闹,看看你个逆孙又鼓捣出啥新玩意了!」
  
  老朱说完这话,开心的在大孙的脸蛋上捏了又捏,眼眶中也再次浮上一层水雾。
  
  这一刻老朱终于明白,不是朱允熥有意瞒着他,是他这个皇爷爷对大孙的关心还不够,根本不了解自家大孙的本事……
  
  城墙上的众人,听着两个爷孙间的哑谜,只表示听了个寂寞。
  
  他们既不知道哪几件大事,又不知道两人说的飞天、千里传音是什么玩意,只知道两人说得很有意思,跟神话故事似的。
  
  朱樉更是满脸的不屑,觉得这对爷孙俩吹得没边了。
  
  还飞天,他做梦飞天吧?
  
  至于千里传音,咔嚓一声就能将人的容貌画出来,这简直比做梦还扯!
  
  相较于他们的疑惑,距离城门楼较远的地方则依然沉浸在火炮的震撼中。
  
  朝鲜使节卢嵩都吓傻了,看着远处的一片废墟喃喃自语。
  
  「此乃天威!」
  
  「天威不可测啊!」
  
  他决定回到朝鲜就将此事禀明李成桂,让自家王上重新审视一下朝鲜跟大明的关系。
  
  还有之前忽悠的五百女真人,能放回去还是赶紧放回去吧,可千万别引起大明的仇视。
  
  一旦大明派出虎贲之师,带着这样的火炮进入朝鲜,朝鲜可没有城池能抵挡得住呀!
  
  安南使臣阮宗亮也是心头巨震,久久地沉浸在爆炸的威力下无法自拔。
  
  此时他只庆幸一件事,那就是大明立国以来,他们安南对大明还算恭敬,从来没主动挑起过事端。
  
  在震惊过后,安南使臣阮宗亮,看着城墙下犹自冒烟的火炮,突然生出一个荒唐的想法。
  
  既然大明现在如此强盛,还拥有如此威力巨大的火炮,若是支持安南国主,国主岂不是再也不用惧怕外戚胡氏的篡权了?
  
  只是要如何说动大明皇帝,让皇帝出动军队帮着安南平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