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朱元璋:咱真不想当皇帝!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尊敬的陛下,外臣还没说完呢……

第五百五十七章 尊敬的陛下,外臣还没说完呢……

帖木儿问的这个问题,也是为了探听大明虚实。
  
  反正如果他是大明皇帝,他肯定不舍得如此精致且含银量如此之高的银币大量流失。
  
  “回禀陛下,大明并未多加限制,只是要在大明购置五倍以上的货物,才能带走一定量的银币。”
  
  “不过,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会选择花光最后一个银币,坚决不带银币离开大明!”
  
  帖木儿听到这话大感惊奇。
  
  “这是为何?”
  
  “回禀陛下,我们是商人啊,商人是要赚钱的。”
  
  “带着银币回来,顶多能获利三两成。可带着货物回来,至少能获利三五倍。”
  
  “哦哦……”
  
  帖木儿闻言露出恍然的表情,不过很快这份恍然就变成了苦涩。
  
  因为他从中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那就是全世界的金银都将涌入大明!
  
  虽然帖木儿不经商,但他也深知自己的帝国并没有什么优质产品跟大明贸易。想要购买大明商品,只能用自家的金银去购买。
  
  长此以往,自己帝国的金银都将涌入大明,帝国内部将面临无金银可用的局面!
  
  “要不要限制一下金银的流失呢?”
  
  “陛下,您说什么?”
  
  帖木儿听到这话赶忙打了个马虎眼。
  
  “哦哦……”
  
  “我没说什么,只是觉得大明的银币制作过于精美了。”
  
  商贾闻言不约而同地赞叹道。
  
  “是啊!”
  
  “我们从未见过哪个国家的银币能制造得如此精美,且含银量如此之高。”
  
  “现在有些走海路的商贾,专门用船将各国成色不等的金银币运到大明,从大明兑换成精美的银币、金币带回去……”
  
  本来帖木儿就够闹心了,听到身边商贾这样说,更是恨不得立马封闭港口,将一个个奸商抓出来砍了!
  
  帖木儿不等商贾说完就气哼哼地转身离去,只留下一众商贾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咱们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那个谁,你可赶紧闭嘴吧,你非得把我们全都害死吗!”
  
  正当一众商贾忐忑不安,陷入一片沉默之时,一个宫廷宦官走出来,对几个人说道。
  
  “陛下累了,特意命我送你们出宫!”
  
  “今日宫中之事,出去可不许乱说,若是泄露了什么机密,帝国的法律绝不轻饶!”
  
  “请内官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乱说!”
  
  第二天,帖木儿又会见了一些专门研究东方历史的学者,跟他们探讨了下华夏的历史。
  
  第三天,帖木儿终于抽出时间来接见北元特使浩海达欲。
  
  浩海达欲在一众卫兵的列队欢迎下走进大殿,向着帖木儿恭敬的行礼。
  
  “大元太尉浩海达欲,代表大元额勒伯克汗,对帖木儿可汗致以诚挚的祝福!”
  
  “愿帖木儿可汗,永远受到长生天的庇佑,永远受到子民的爱戴,永远享受着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帖木儿在浩海达欲说完,当即命人为其赐坐。
  
  浩海达欲也不客气,大咧咧的坐在座位上仰视着帖木儿。
  
  “我听闻大元有意和我结盟?”
  
  “回禀陛下,不是大元有意和您结盟,是长生天的旨意引导着我们团结起来,共同对抗暴虐成性的大明!”
  
  “长生天么?”
  
  帖木儿闻言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表情。
  
  他并不信仰长生天,对伊斯兰也不是很信仰。
  
  只要有需要,或者说对帝国有利,让他信仰什么都不成问题。
  
  “那我多谢长生天的庇佑喽!”
  
  “不过,你们既然想结盟,那总得拿出点诚意吧?”
  
  浩海达欲不答反问道。
  
  “什么诚意?”
  
  帖木儿微笑着轻敲在扶手上,若有所思的说道。
  
  “比如说送来一个王子当人质?”
  
  “哦……”
  
  其实浩海达欲早就猜到帖木儿会提什么要求了,更何况两国结盟,互相派遣王子做人质,乃是自古以来的规矩,算不得什么过分的要求。
  
  只是北元现在的局势,好像不太适合派遣人质……
  
  “实不相瞒,我主额勒伯克汗登基日浅,还没有生下继承人,很难满足陛下的这个要求。”
  
  “如果陛下不弃,外臣可以作为人质留在贵国。”
  
  “你?”
  
  帖木儿目光变得深邃起来,用探寻的目光看向浩海达欲。
  
  “你今年岁数不小了吧?”
  
  浩海达欲一听这话就知道对方嫌弃自己老了,不得已他只能引用一句大明人的诗词。
  
  “老马趴在马槽上,其志向仍然以千里计。”
  
  “英雄虽然垂垂老矣,其雄心壮志依然不会停止……”
  
  “在下虽不敢自称什么英雄,但依然有几分才华,可供陛下驱使。”
  
  帖木儿听到这话,对眼前这个不起眼的老头不由肃然起敬。
  
  这不仅是个聪明人,而且是个哲人!
  
  否则,他又怎能说出如此富有哲理的话?
  
  老马志在千里,英雄壮心不已。
  
  这话说得简直太好了!
  
  帖木儿非常尊重有才华的人,只要你有足够的才华,哪怕是奴隶出身也会得到重用。也正因如此,他才能用短短几十年间,建造如此强大的帝国。
  
  “贵使不要见外,本汗刚刚跟你开玩笑呢。”
  
  浩海达欲闻言郑重其事的起身说道。
  
  “陛下,君无戏言!”
  
  “身为君主,当以稳重为要,不该跟臣下开玩笑。”
  
  “哦?”
  
  已经很多年没人敢对帖木儿说教了,哪怕这番说教是为他好,依然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不过,帖木儿在略微斟酌之后,还是起身表示了感谢,诚恳的接受了浩海达欲的建议。
  
  “本汗多谢贵使教诲!”
  
  “本汗保证以后不开玩笑了。”
  
  “现在咱们谈正事吧,既然贵国有意结盟,共同对抗大明,总得先说说贵国还有多少士兵,多少粮草,能够抵御多久吧?”
  
  浩海达欲听到这个问题当场感到一阵头疼。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他就算再会说,也改变不了大元是穷光蛋的事实。
  
  “回禀陛下,大元现在粮草匮乏,恐怕只能支持数月之久。”
  
  “武器、铠甲也严重短缺,士兵的弓箭还多以狼牙、石头混杂……”
  
  “不过,我大元人人尚武,妇孺亦可作战。”
  
  “只要陛下肯援助我大元粮草、武器,我大元可三百万人,足以耗尽最后一滴血!”
  
  虽然浩海达欲说得非常好听,但听得帖木儿依然一阵皱眉。
  
  这说白了不就是个穷酸破落户么……
  
  帖木儿早就知道北元日子艰难,可怎么也没想过,对方竟然能把日子过成这个熊样!
  
  “唉!”
  
  “贵使有所不知,我国也非常艰难。南方行省不断发生叛乱,如撒卜兹瓦尔最近也反叛了我,我正调集士兵进行征讨呢……”
  
  这就是典型的哭穷了,也可以理解成为之后的谈判增加筹码。
  
  浩海达欲自然不会拆穿帖木儿的谎言,只是顺着对方说道。
  
  “唉!”
  
  “陛下的艰难,外臣岂能不知?”
  
  “然大明崛起之速,实在是骇人听闻。若是不能及时遏制,恐怕天山东西迟早要成为大明人的领土……”
  
  帖木儿岂能中这么明显的激将法?
  
  听到浩海达欲故意刺激自己,帖木儿非但没生气,反而顺着对方哭穷。
  
  “那也没办法呀!”
  
  “谁让我国立国时间太短,民众穷困,府库不丰呢……”
  
  帖木儿本想再哭一会儿穷,但浩海达欲耗不起了。
  
  他已经从手下处得知,大元发生巨变,大明也已出兵。
  
  若是不能及时派兵救援,大元国祚势必将断绝。
  
  “陛下,您就直说吧,该如何才会结盟,才会出兵援助我大元?”
  
  帖木儿听到这话,脸上隐隐有些怒气。
  
  因为这不是一个智者该说的话!
  
  “你说呢?”
  
  “臣说……”
  
  浩海达欲表情一怔,然后恭敬的给帖木儿行礼道。
  
  “是外臣莽撞啦!”
  
  “我大元愿意尊陛下为长生可汗,代表长生天统领所有长生天治下的子民,共同对抗残暴的大明!”
  
  帖木儿听到这话,脸上登时露出欣慰的微笑。
  
  浩海达欲果然是聪明人,这么快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
  
  正当帖木儿想要开口答应之时,门外一个侍从走了进来,对着他恭敬的一礼。
  
  “陛下,学院那边准备好了,咱们随时可以出发!”
  
  “哦哦!”
  
  帖木儿赶忙终止了这次谈话,从宝座上走下来,热情的拉住浩海达欲的手往外走。
  
  “走走走!”
  
  “本汗先带你去看看我的学院,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帝国学者!”
  
  “陛下,结盟之事……”
  
  “结盟之事好说,咱们有的是时间详谈!”
  
  “唉!”
  
  浩海达欲听到这话,也只能硬着头皮跟随帖木儿去所谓的什么学院。
  
  列基斯坦学院位于撒马尔罕的正中心,占地面积极大。
  
  不过此时只有几座大殿完工,其他很多区域还堆放着不少建筑材料,显得有些杂乱。
  
  但即使如此,建成的建筑物依然非常恢弘,彰显着帖木儿对知识的重视。
  
  浩海达欲一看到马车停下的地方,就知道帖木儿的目的是啥了。
  
  无非是带着自己见识一下他的文治武功呗?
  
  武功暂时不用看,帖木儿能打下这样广大的帝国,就足以见证其武功不凡。
  
  至于文治么,只能通过学院和学者的衬托了。
  
  “外臣到达撒马尔罕这么久,竟不知贵国还有如此恢弘壮丽的学院?”
  
  帖木儿一听这话,脸上登时露出得意的笑容。
  
  “贵使过奖啦!”
  
  “本汗非常重视文教,在决定迁都至撒马尔罕之时,就决定建一所当世最大的学院。”
  
  “这里不仅要传授神学,还要传授诗歌、律法、哲学等知识!”
  
  “本汗要将全天下的学者都汇聚于此,让他们再次讲学、探讨,传播知识!”
  
  浩海达欲一边听,一边拍着帖木儿的马屁。
  
  虽说浩海达欲是在拍马屁,但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帖木儿的远见卓识。
  
  在他们四大汗国之中,像帖木儿这么尊重知识的帝王可不多。
  
  “浩海达欲,你猜此学院建成之后,能容纳多少学生就读?”
  
  浩海达欲看着巍峨的宫殿,尽可能的给出一个夸张的数字。
  
  “恐怕不下于千人?”
  
  帖木儿闻言不屑的撇撇嘴,然后伸出一根手指。
  
  “贵使格局低了!”
  
  “本汗要将其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学院,可供一万人就读的学院!”
  
  帖木儿骄傲的说完,就等着浩海达欲传来惊叹之声。然而等了好一会儿,他都没听到浩海达欲惊叹,只是等到句模棱两可的话。
  
  “还可以吧……”
  
  浩海达欲轻飘飘的一句“还可以吧”,让帖木儿非常受伤,也让闻讯赶来的皇太孙马黑麻非常生气。
  
  这座学院虽说说祖父提议建造,但建造过程中可是他全程参与的,是为他基础之用的地方。
  
  然而,自己和祖父付出了如此多的精力和汗水,这个北边的蛮子竟然只说了一句还可以,简直是欺人太甚!
  
  “敢问大元使者,难道你见过比之更大的学院吗?”
  
  浩海达欲本能的点点头,不过在点完头就意识到不对劲,又补救似的摇了摇头。
  
  但他的动作早就被皇太孙马黑麻发现了,上前追问道。
  
  “你在哪见过?”
  
  帖木儿闻言不悦的瞪了孙儿一眼,恼怒孙儿沉不住气。但对于浩海达欲的出言不逊,他也非常不满,只是不好意思发作罢了。
  
  “贵使若是知道什么,不妨直言,本汗不是小肚鸡肠之人。”
  
  浩海达欲才不信帖木儿这番鬼话呢,在他看来这世上就没有大度的帝王。
  
  不过鉴于对方的狂妄,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搬出大明来震慑一下对方,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同时也给帖木儿营造点危机感,让他知道只有跟大元结盟才是唯一出路。
  
  “既然陛下问起,那外臣就冒犯了。”
  
  “我曾经代表大元出使过大明,大明位于都城的国子监就有一万多名学者,专门研习大明帝国的法律、文学、诗歌、历史等经典。”
  
  帖木儿和马黑麻闻言,脸上立马露出不屑的表情。
  
  “我们列基斯坦学院建成之后,也能容纳上万人再次学习!”
  
  浩海达欲闻言坏坏的一笑。
  
  “尊敬的陛下,外臣还没说完呢……”
  
  “我刚刚说的国子监,只是大明的老皇帝所建立的学院,他们的皇太孙所建立的学校还没说呢,嘿嘿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