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朱元璋:咱真不想当皇帝!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扔护城河里淹死算逑!

第五百八十三章 扔护城河里淹死算逑!

最新网址:www.ishuquge.org洞神宫。
  
  张邋遢自从自爆身份,就一直被老朱安排在洞神宫。
  
  虽说洞神宫占地不大,用来安置张邋遢显得有些狭小了,但老朱为了表示对张邋遢的尊重,命人将洞神宫里里外外全都重修了一遍。
  
  不论是建筑等级,还是建筑材料都是对标皇宫。
  
  不过张邋遢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大多数时间都是跟着郝文杰他们混在医馆,只有晚上才会到洞神宫休息。
  
  这一日张邋遢刚回到洞神宫,就看到一个俊逸的身影站在院内的梧桐树下,脸上写满了焦虑和不安。
  
  张邋遢一看这脸色,眉头就是一皱。
  
  因为在他的认知里,能让皇太孙如此为难的事只有一个,那就是老皇帝陛下。
  
  “皇太孙殿下,可是宫里……”
  
  朱允熥艰难的点点头,随即给周围的锦衣卫一个眼色,锦衣卫立马站到几十步开外,并阻止任何人靠近。
  
  “张师父,孤想请你给皇爷爷续命!”
  
  “啊?”
  
  张邋遢一听这话差点吓死,赶忙摇头道。
  
  “殿下,别人不知道贫道是什么货色,您难道还不知吗?”
  
  “贫道真没有这么大本事啊!”
  
  朱允熥斩钉截铁的道。
  
  “不,你有!”
  
  “殿下,贫道真没有……”
  
  “你必须有!”
  
  “必须有?”
  
  张邋遢脑中霎时现出一片清明,想到了某种可能。
  
  “殿下的意思是贫道必须有这个本事,并且大张旗鼓的做出来吗?”
  
  朱允熥闻言满意的点点头。
  
  “张师父不愧是得道高人,真是一点即透!”
  
  “孤现在怀疑皇爷爷可能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
  
  “你赶紧设计一套类似五丈原诸葛亮穰星那样的仪式、仪轨,然后详细的讲给皇爷爷听,让他老人家听了安心、放心!”
  
  “为了增加这事的可信度,你最好说的有点难度,并明确告诉他,只要坚持着撑过五月初十那天,他至少还能多活三十年!”
  
  “哦哦,贫道明白……”
  
  “不过贫道有个疑惑,为何是五月初十?”
  
  “因为……”
  
  朱允熥满脸懊悔的道。
  
  “因为我嘴欠!”
  
  张邋遢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可能是他这个便宜徒弟之前跟老朱说了什么,让老朱信以为真了。
  
  “贫道明白了……”
  
  “对了殿下,若是贫道该做的都做了,皇帝陛下还是在那天仙逝,贫道……”
  
  朱允熥闻言立马知道张邋遢担心什么了,赶忙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若是皇爷爷不敌天命,此事也与你无关,只能说天命若此!”
  
  张邋遢闻言躬身一礼,口中称颂无量天尊。
  
  朱允熥在跟张邋遢说清楚此事后,当场留下跟张邋遢设计给老朱续命的细节。
  
  钱是必须要花的,阵仗还必须要大。
  
  唯有这样才配得上老朱的身份,并且让老朱深信不疑。
  
  同时此事还不能扩散出去,只能用其他借口掩人耳目。
  
  这倒不是朱允熥怕有“魏延”那样的人坏事,实在是怕传出去不好听而已。
  
  毕竟他一直暗戳戳的主导大明的工业革命,科技革新呢,哪能带头干这种封建迷信的事?
  
  张邋遢在跟朱允熥密谋一晚后,第二天就带着仪轨和阵图进了宫,坐在老朱的龙塌前详细的给老朱讲解了一番。
  
  老朱见张邋遢设定的仪式这么复杂,阵仗这么浩大,当场就信了几分,连精神头都好了不少。
  
  “张真人,您可是陆地神仙,您可不会跟那逆孙一起骗咱吧?”
  
  “陛下谬……”
  
  张邋遢刚想习惯性的谦虚几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轻咳声,赶忙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陛下,此事不能明说,恐泄露天机于陛下不利。”
  
  “不过贫道就是活例子,贫道今年活了近两百岁了,若是没点通天的手段,岂能活这么久?”
  
  “哦哦哦!”
  
  老朱一听这话更加笃信了,心底充满了无限希望。
  
  “张真人若是真能替咱续命,咱定当在武当山为张真人兴建天下第一道场!”
  
  张邋遢也不客气,闻言当场称谢。
  
  “贫道替三清祖师谢过陛下厚恩!”
  
  “不过续命之事还需陛下配合,否则纵使贫道法力无边,也难以撼动命数!”
  
  老朱听到这话,脸上颓态尽失,竟然挣扎着坐了起来。
  
  “张真人有什么嘱托咱,咱一定全都照办!”
  
  张邋遢看到老朱坐起来的场面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可是分明记得自己刚进来的时候,老朱还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这才跟对方说几句话啊,对方竟然能自己靠着枕头坐起来了?
  
  难道说,自己真的有法力,会仙术?
  
  虽说张邋遢心中好奇,但还是硬着头皮按照朱允熥给的剧本忽悠。
  
  “陛下,贫道听闻您最近饮食不调,特意进献养生仙露一坛。”
  
  “您每日只需饮上三盏,再进食一些五谷杂粮之物,保养好龙体,才能熬得住天刑雷劫!”
  
  “啊?”
  
  老朱听到这话老脸都是一哆嗦。
  
  “咋还有天雷哩,咱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呀!”
  
  “陛下,此乃对抗天命,强行为您续命,天道岂能那般轻易放过?”
  
  “不过还请陛下放心,贫道已经召集道门九千九百九十九名弟子,在京城布下周天星斗大阵,替陛下扛下这天刑雷劫!”
  
  老朱听到这话,又是一番千恩万谢,精神头又好了几分。
  
  张邋遢趁着老朱精神头好,赶忙命人将所谓的仙露呈上来。
  
  “陛下请先饮了这碗仙露,恢复几分精神后,贫道再为您讲述具体细节。”
  
  “好好好!”
  
  老朱想伸手去接,却发现自己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好在朱允熥一把接过来,并拿起汤匙一点点的喂他。
  
  老朱看了眼碗里的仙露,只见仙露呈现乳白色,汤匙搅拌的时候略显粘稠。
  
  但他实在是没食欲,只能硬着头皮喝上一口。
  
  然而,在仙露入口后,老朱竟发现此物出人意料的好喝。
  
  当朱允熥再次将汤匙递到他嘴边的时候,他竟然隐隐有点迫不及待了。
  
  “快点!”
  
  “换大勺!”
  
  “好嘞!”
  
  朱允熥赶忙命人拿大勺,然后一勺一勺的喂老朱吃下。
  
  “皇爷爷觉得这仙露味道咋样?”
  
  “不错,酸酸甜甜,还有点杏仁、芝麻的味道……”
  
  朱允熥闻言,暗暗在心里吐槽。这老头味蕾这么灵,基本上可判断是在装病了!
  
  所谓的仙露,不过是加强版的杏仁露罢了。
  
  朱允熥怕老朱营养跟不上,又命人将蛋黄研磨成粉放入其中,又加入了大量的糖霜,这才有了仙露。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仙露确实有效。
  
  老朱在吃了仙露后精神竟然大好,肚子竟然还发出一阵“咕咕咕”的叫声。
  
  “对不起张真人……咱……咱要出恭!”
  
  朱允熥听到这话,赶忙抱起老朱来到隔壁,将其放到马桶上。
  
  在一番天雷地火般的声响过后,老朱只感觉浑身轻快,通体舒泰。
  
  “果然是仙露!”
  
  “咱只喝了这么一点,身体就大好了!”
  
  “张真人进献仙露有功,赐张真人金丝浮沉一柄……”
  
  张邋遢听到这话,强忍着笑意,隔着屏风朝着老朱躬身一礼。
  
  “贫道谢陛下赏赐!”
  
  事实上这仙露完全是皇太孙鼓捣出来的,只是借他的手献给老皇帝罢了。
  
  不多时,老朱处理完出恭事宜后,在朱允熥的搀扶下,神清气爽的从屏风后走出来。
  
  “张真人为咱做这么多事,可有啥为难的地方?”
  
  “若是有难题您尽管跟咱说,咱还没咽气呢,还能撑着大明这片天!”
  
  老朱再说到这番话的时候,脸上霸气显露,仿佛又变成了那个飞扬跋扈的嚣张老头样子。
  
  朱允熥躲在一旁,看到老朱这般神采飞扬,激动的差点哭出声,那个熟悉的皇爷爷又回来啦!
  
  不过,朱允熥很快就意识到一个问题,刚刚老朱说的这番话,可没写在他的剧本里!
  
  张邋遢闻言也是一愣,因为他已经跟朱允熥商量好了,朱允熥也表示会全力配合他,实在是没有什么难题。
  
  然而,老皇帝都亲口问了,他要是一点都不为难,那就是让老皇帝为难。
  
  因此,张邋遢略微沉吟会儿,显得有些为难的提了几个小要求。
  
  “陛下就是不问,贫道也是要向陛下请示的。”
  
  “张真人但说无妨!”
  
  “陛下,此次阵仗太大,要兴建十二座高塔,用以镇压京城地气,以免雷劫之下引起地气震动,继而影响京城的稳固。”
  
  老朱听到这话赶忙附和道。
  
  “这个提议好!”
  
  “张真人是缺钱还是缺物,尽管跟咱大孙提!”
  
  “虽然咱大孙不咋聪明,处理政事的能力也一般般,军事上更是跟咱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好在还算有点孝心,对咱这个老头子还是挺在意的,一定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若是那逆孙指望不上,你就去找郭慧妃,郭慧妃这些年也攒了不少体己钱,约莫有千八百万两银子……”
  
  朱允熥在听到老朱贬损他的时候,脸上已经有些不开心了。在听到老朱和郭慧妃这老两口,瞒着他偷偷攒下上千万两银子的私房钱,把他惊讶的嘴巴里能塞进去个鹅蛋!
  
  “皇爷爷,您和郭奶奶都干啥了,竟然攒了这么多钱?”
  
  “再者说,您俩偷偷攒钱干嘛,孙儿是缺你俩吃了,还是缺你俩穿了!”
  
  “这要是传出去,你让天下人咋看我!”
  
  老朱见朱允熥气鼓鼓的生闷气,有些心虚的辩解道。
  
  “大孙莫生气,这事咱也不咋知情,都是你郭奶奶在操作,咱也是从秦德顺那厮的嘴里得知,你郭奶奶竟然攒了那么厚的家底……”
  
  朱允熥故作生气的道。
  
  “哼哼!”
  
  “我等会就命人抄了皇宫府库,将库房里的银子全都充公!”
  
  “别别别!”
  
  “你要是敢那么做,你郭奶奶能跟你急!”
  
  老朱话音一落,就听到郭慧妃哭哭啼啼的声音。
  
  “朱允熥,若是你真能给皇爷续命,咱亲自把银子送去北宫,嘤嘤嘤……”
  
  老朱一看到郭慧妃出现,脸上立马露出复杂神色。有厌烦,有无奈,还有一点点欣慰。
  
  “你咋又来了,咱不是让你管好后宫,没事别来咱这儿吗!”
  
  “皇爷!”
  
  “您都这样了,臣妾怎能放心的下?”
  
  这时秦德顺赶忙补了一句。
  
  “皇爷,虽然您不让郭慧妃过来,但郭慧妃每天处理完后宫的事,都会来到殿外等待。只是没有您的召见,她不敢进来惹您厌烦……”
  
  郭慧妃听到这话,赶忙配合的嘤嘤嘤起来。
  
  老朱听到郭慧妃的嘤嘤嘤,不悦的瞪了秦德顺一眼。
  
  “谁说咱厌烦郭慧了?”
  
  “你个死太监,咋老传瞎话哩!”
  
  老朱怼完秦德顺,又赶忙安抚郭慧妃。
  
  “郭慧啊,咱这些天确实冷落你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咱,实在是咱这身体……”
  
  “不过现在你不用担心了,咱刚刚喝了张真人进献的仙露,感觉身体大好了,过不了几日就能痊愈!”
  
  “哦?”
  
  郭慧妃听到这话果然止住哭声,然后满脸惊喜的看向老朱,想要扑上去,又碍于身边碍事的人太多,只能强忍着心中的冲动,跟老朱眉目传情。
  
  “皇爷,您说的是真的?”
  
  “当然!”
  
  “不信你看,咱现在的精气神是不是比前些天好多了?”
  
  郭慧妃定睛细看,还真看出点不一样来。前几天老朱可是病的连说话力气都没了,现在一口气说这么多,竟然连个大气都不喘。
  
  “天可怜见,真是太好了!”
  
  “张真人,妾身谢谢您的大恩大德,若是陛下真能逃过此难,妾身愿意献出全部家当,助您兴建武当山道场!”
  
  张邋遢听到这话,心里不禁感慨。
  
  武当山这个道场修的是真不易啊,老皇帝答应过,晋王答应过,皇太孙答应过,现在连后宫之主郭慧妃都许诺了。
  
  若是再修不成,那只能怪三清面子不够喽!
  
  “贫道替武当山全体修道之人,谢过惠妃娘娘慷慨!”
  
  “不过,眼下钱物方面倒是不缺,只是大明承平日久,城内城外都是繁华人烟。”
  
  “贸然修建如此多之高楼高塔,恐怕会对百姓造成困扰。”
  
  老朱是看过阵图的,知道十二座高塔要占据多少地方。
  
  因此,听到张邋遢这个提议后也是非常为难。
  
  然而,还没等老朱想到合适的办法,朱允熥那边就抢着开口了。
  
  “此事交给孙儿去办吧,孙儿保证办的妥妥帖帖!”
  
  “你?”
  
  “皇爷爷忘了孙儿当年扩建玄武湖的行宫,整体搬迁村落之事了吗?”
  
  老朱一听这话,顿时满意的点点头。
  
  “好!”
  
  “就按照你当年那事的标准来,凡是搬迁百姓,每家都在别的地方重盖一座比之前还气派的宅子!”
  
  老朱刚说到这儿,就看到王德颠颠的跑了过来,趴在朱允熥耳边耳语了几句。
  
  老朱见状立马不乐意了,大明还有啥事是自己不配知道的?
  
  “你俩叨咕什么鬼话呢?”
  
  王德忐忑的看了眼朱允熥,见朱允熥朝着他点点头,这才一五一十的说道。
  
  “陛下,衡王殿下已经被锦衣卫带回,目前正跪在午门外请罪。”
  
  “啊?”
  
  老朱听到这话,脸上闪过一丝愤怒。
  
  他虽然重病在床,但从未松懈过对国家大事的掌握,对于宗室之事更是异常关心。
  
  因此,他早就知道朱允熞干的那些混账事了,只是一直没心情处置罢了。
  
  然而,正当老朱想严惩朱允熞之事,正好看到一旁黑着脸的大孙。
  
  老朱暂时压下心中的想法,试探的询问道。
  
  “大孙,你觉得该如何处置朱允熞那个混账!”
  
  朱允熥闻言想都没想,气哼哼的开口道。
  
  “处置啥?”
  
  “依我看,直接命人把朱允熞这混蛋套在麻袋里,扔到护城河里淹死算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