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之商女无双 > 之最终回

  这日,阳光正好,董悠正懒懒的躺在叶家庭院的藤椅上晒着太阳,如今离她清醒过来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在这三个月里,她可算是享受了一把众星捧月的感觉,衣食住行全部都身不由己,连睡觉都有某个厚脸皮的人要陪着,说什么反正就差一张证了,也不在乎什么避不避嫌的问题了,想到这,董悠既好笑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想什么呢,这么开心?”叶然刚拿了本书出来,就看到董悠脸上浮现出的柔和笑意,惊艳之下又觉得好奇,不由的问出声。
  “我啊……在想某个厚脸皮的人是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董悠转过头笑看着叶然,话语中带有七分调侃三分认真。
  听到她的问题,叶然挑了挑眉,随后眉头微微蹙起。
  董悠看到他的反应,先是愣了愣,而后小脸有些阴沉了下去。
  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回答吗?至于让他想这么久?
  就在她要出口打断这个问题的时候,叶然终于出声了。
  “太久了。”他说,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单论喜欢的话,可能是某个人在背地里说我是‘披着羊皮的狼’的时候就开始了。”
  董悠原本想要开口指责的话在听到他的答复以后又都咽了下去,心虚的垂下眼睑,她没想到,当初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被他听到了,给没想到的是,这人一记居然记了这么多年!
  手指习惯性的抚上自己的小腹,董悠的心虚在霎时间就消失的无疑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咬牙切齿的意味。
  “怎么?难道我当初还冤枉了你不成?”
  嗯?怎么这情况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叶然回头,看到董悠手上的动作,顿时心中一虚,两人的状态立马逆转过来。
  “没有没有,老婆大人说什么都对!”叶然那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说着就想跟着抚上她的小腹。
  手还没碰到,就被董悠“啪”的一声打开,叶然的笑容一僵,神色中带有了些无可奈何。
  “哼!”沐悠冷哼了一声,转头便不再理他。
  想想她就来气,这个人不就欺负她刚刚苏醒体力虚弱吗?居然在她醒来的第一天就……越想,她心头的火窜的越高,想来能把性子淡然的董悠逼到这份上的,也就叶然一人了。
  “小悠,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才刚恢复没多久,现在又有身孕,千万不能生气。”一旁的叶然及时的发现了她的情绪,温声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哄着。
  见她没有搭理自己,叶然无辜的摇了摇头,同时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只录音笔递到她面前。
  “这是什么?妈妈的录音笔好像不是这个。”董悠看着眼前的东西不解的抬头看着他。
  “这是罗瑞尔被抢救后,用最后的时间给你留下的话……”
  董悠听到叶然的解释,立刻抬手接过了录音笔,神情有些黯淡。
  七年,谁知道她内心深处是有多痛恨这个词语,当她醒来的时候,周边的事物已经辗转了几轮,她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不曾看到,只能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他们的消息。
  在叶然鼓励的目光下,董悠依在他的怀中打开了声音,自从上次母亲最后的话是用录音笔传递之后,她心里就已经对它有了几分阴影,却不曾想到,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第二次。
  “沐悠,你一定要幸福。”
  久违的声音传来,董悠的指尖微微一颤,从罗瑞尔虚弱的声音她可以感觉到,当时的他是有多么虚弱。
  “沐悠,我知道我快离开了,在此之前,我唯一的遗憾便是,没能亲自和你说一声对不起,现在想想,当初为了得到家人的消息而那样伤害了你,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沐悠,从那天开始我就发过誓,此生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伤,谁都不行!可是命运却太爱开玩笑,会让我在那样的情况下遇到我的母亲,那一刻,我的思绪中只有一个想法,小悠、母亲,我该怎么选?这道题对我来说,太难太难,所以我选择放弃……”
  “沐悠,其实在人生的最后一刻,我已经很满足,至少,我知道了自己的亲身父母是谁,如果可以,我请你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情,回美国看看爷爷吧,他已经老了……而我,再也没有机会陪他,再叫他一声‘爷爷’……”
  “沐悠,你一定一定,要幸福,带着我所没能得到的幸福,一直走下去。”
  “其实,这样的结局,真的已经很好了,不是吗?”叶然看着怀中已经红了眼眶的董悠,心疼的将她搂的更紧。
  董悠不语,将脸埋在他的怀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你挡住了我的阳光。”犹记得,她与罗瑞尔的第一次见面,那少年一脸的生气,那时,她已经从他的眼中看出丝落寞,没曾想,最后这样的少年,竟然会这么早的就离开人世……
  手悄悄的附上左臂,董悠的神色更是低落了些,在她七年前昏迷过去的那个瞬间,她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离自己而去了,没想到……会是橙子。
  她总有种感觉,橙子是为了救自己才会消失,不然就凭那一枪,自己早就不应该存于世间。
  连带着的,除了容貌没有改变,她过目不忘的能力也跟着消失了。
  “叶然,如果以后我变笨了,你会不会嫌弃我?”董悠闷闷的声音自叶然的胸口处发出,有些孩子气的味道。
  叶然听到董悠的问题有些好笑,“看来是真的变笨了,不然问不出这么傻的问题。”
  “叶然!”董悠蓦地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眯眼看他。
  “笨点好。”叶然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再次将她拥入怀中,满足的喟叹道:“最好笨到别人都嫌弃的地步,这样就没人和我抢你了……”
  反常的,董悠没有反驳他,而是安静的靠着他的怀抱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罗瑞尔的事……你不打算告诉小寒吗?”叶然在她的耳边低声询问。
  “不了,告诉他又能怎么样?徒添伤感罢了,我想我的亲人都能够开心的生活着,所以对于罗瑞尔……原谅我自私一回。”
  “那沐承呢?你也不打算告诉他真相?”
  听到这个人的名字,董悠的秀美蹙起,心中思绪纷乱,良久,才摇头道:“算了,不告诉他了,他要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小寒肯定也会知道,那样就麻烦了,而且他现在不见人影的,难道我还为了告诉他真相特地找他不成?”
  “是!老婆说的对!”叶然说完便不再说话,只是看着董悠的目光愈发的柔和。
  他的小悠,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即使那人曾经那样的对她,她的心中依旧留有一片柔软的角落。
  这样的她,让他怎么可能放手?
  “小悠,小然,你们两人别在那里卿卿我我了!快点过来看看你们结婚的礼服和婚纱,还有宴请名单!”
  林晚夏一大早起来就没看到这两人的踪影,一出屋子看到在院子里甜蜜的两人,欣喜之下便是暴躁,合着她每天累死累活的帮两人准备婚礼事宜,这两个当事人倒是逍遥快活了!
  叶然董悠听到林晚夏的声音,默契的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里都看到了相同的无奈。
  “好了好了,我们这就去!”叶然扶起董悠,慢悠悠的朝屋内走去,林晚夏有意无意的扫过董悠的小腹,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笑意。
  **
  “卡特?夜暖?简?”屋里,董悠一脸诧异的看着手中的男方宴请名单,而后狐疑的看向叶然,“这几个人和你有关系吗?”
  “和你有关系。”叶然一脸淡然的回视董悠,接着补充道:“这些在我看来都是能威胁我地位的危险人物!”
  董悠扶额头痛的看着叶然,辩解道:“卡特学长就和我在大学里见了几面,况且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
  “我找人调查过,卡特迄今未婚,你说,一个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不结婚是要做什么?指不准心中还放不下某些人,所以还是请来比较安心。”叶然翻看着手中的礼服照片,一脸的认真。
  董悠黑线,手又指向夜暖的名字,“那暖暖呢?他和我又没什么关系!”
  “你看,你都叫他暖暖了,从来也没见你叫我然然,还说没什么关系!”叶然不满的皱了皱眉,漂亮的眸中闪烁着期盼的神色。
  然然?董悠脑中想起这个称呼,顿时起皮疙瘩起了一身,饶了她吧!这根本像是母亲唤孩子的语气!
  “那简又是怎么回事?他可是我的侄子!”
  “只要不是儿子,其他的一切称谓都是幌子。”叶然这次头也没抬。
  董悠的嘴角抽了抽,看着眼前的男人,只想一脚踹过去!她发誓,要不是自己已经怀孕,她绝对会悔婚!
  “老婆……”叶然见眼前的人久久不出声,抬头看到了董悠的脸色,知道自己有些过分,顿时神情一变,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董悠好不容易攒起来的气恼被他这么一看,顿时心头一软,消了大半。
  哎,算了!她这辈子是栽在这个男人手上了!只要是以爱为名,任何事她都能宽容。
  **
  与此同时,A市的一条小巷里,沐寒蹲在一个人的面前,那人躺在地上,不顾满地的灰尘和身上的脏乱,看模样正在睡着觉。
  不知过了多久,直至沐寒感觉到自己的腿有些发麻,这才慢慢开了口,“爸……”
  原本在睡觉的人听到这句话身子止不住的颤了颤,眼看他看再也装不下去,干脆起身也坐了起来。
  “年轻人,你怕是认错人了,你穿的这么好,我这么穷困潦倒的人,怎么会是你的爸爸?”沐承说着站起身就要像别处走去。
  “爸,我姐她已经醒过来了!”沐寒看着这样的父亲,再多的怨恨也在这瞬间消失不见,七年了,这七年来发生的事情太多,而沐承也消失了七年,直到今天,他才得到关于他的消息。
  “什么?”沐承的步伐一顿,随即回头激动的看着沐寒,胡子拉碴的脸上流露出的全是喜悦。
  “爸,姐已经醒来了,她渡过了这次劫难,所以你不用再赎罪了!”沐寒上前紧紧的握住自己父亲的手,眼眶已然湿润。
  “小悠她好了!小悠她活过来了!”沐承不断地念叨着这句话,布满血丝的眼中不再晦暗,出现了一丝光亮。
  “爸……我们回家吧,家里太冷了,我一个人,很是孤独啊……”
  沐承听了这话,看着眼前一脸落寞的儿子,再也忍不住,“噗嗵”一声,他跪倒在自己儿子的面前。
  “小寒,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姐啊!”沐承的声音嘶哑难听,带着浓浓的愧疚与悔恨,让沐寒的眼睛也红了好几次。
  好久,沐寒才伸手扶起他,“过去了,都过去了……”
  这一世,至少他和他的姐姐都很幸福,至少他们都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至少他们让那些人都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唯一狠不下心的,便是自己的父亲,唯一缺少的,也是那份亲情……
  但愿从此以后,所有人都能得到自己的幸福……这样,便好。
  **
  婚礼最终定在了多米尼克国的圣乔治教堂,那是一个小国,教堂最独特的地方是靠近大海,走在路上都能闻到海的味道。
  当天来的人有很多,不负叶然所望的,卡特、夜暖、还有简都来了,除此之外萧家的人几乎到齐了,其中也包括了萧德。
  音乐声响起,董悠在沐恩的牵引下踏上红毯,后面,是夜晚和叶乐作为花童为她提着裙摆。
  沐寒嘴角噙着笑容看向不弃,意思是,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不弃咬了咬牙,“你自己看着办!”
  沐寒抱着不弃,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而在一个角落里,沐承正静静地看着董悠,这几年的时光让他华发早生,不过他却一点也不在意,就算小悠一辈子也不原谅他,那也没关系,只要她幸福就好。
  “不离,其实……你是喜欢小悠的吧?”
  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砺,不离早就脱离了稚气,气场比之当初的夜森还要更甚几分,特别是周身的气息愈发的冷凝,可是在看到董悠的时候,这种气息却是柔和了下来。
  听到夜森的话,不离眼中柔和的色彩褪了几分,嘴角的笑容不变,淡淡道:“只要她幸福就好,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唉……”夜森叹息着摇了摇头,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感情这东西,本身就强求不来,有的,只是谁比谁更勇敢,更坚持!而幸好,他这生没有错过自己的挚爱,想着,夜森握紧了身旁萧云的手,萧云对上他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
  这天,天空很蓝,空气很清新,教堂中,牧师庄严地说着宣誓词。
  “叶然,你是否愿意娶董悠为妻,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叶然看向董悠,眼中深情流转,嘴角的笑容比之阳光还要耀眼几分,一时间竟让董悠走了神。
  “我愿意!”
  “董悠,你是否愿意嫁叶然为妻,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董悠抬眸,眸中波光潋滟,笑容的弧度渐渐地扩大,将笑意一直传达到了叶然的心里,然后一字字郑重回道:“我,愿意!”
  自此,只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悠然,一世!
  
  ------题外话------
  今天是中秋节,祝大家中秋节快乐!顺带连国庆节的也提前祝贺了!这两篇番外就当做双节的礼物了!(好吧,其实是我速度太慢,一直拖到今天才写完。)
  自此,重生之商女无双就真的完结了!尽管不舍但是也很开心。
  最后,祝各位在节日中吃好玩好睡好,最好还是不长体重的那种!